刘立强:红旗渠上空永远翱翔的雄鹰——献给敬爱的任羊成叔叔

刘立强:红旗渠上空永远翱翔的雄鹰——献给敬爱的任羊成叔叔

老英雄任羊成在红旗渠前】

6月29日,杨贵叔叔的儿子杨志勇在微信上说:任羊成叔叔于下午病故,老英雄享年95岁。

紧接着,林州市的李俊生等朋友也纷纷告知了这个天大的噩耗。

我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就在一半个月前,我和朋友们还去到任叔叔家中拜望了他啊!

第二天,我与任叔叔的夫人通了电话,并请朋友们敬献了花圈,沉痛悼念任羊成老英雄、好叔叔。

悲伤哀痛无比的思绪一下子将我拉回到难忘的时光隧道之中——

今年5月中旬,经过近一年的筹划,我们终于在12日中午从北京赶到了河南省的林州市。

从严格意义上讲,我们都是太行山的儿女,父母都是太行山百姓养育、保护下成长起来的那一代共产党人。其中有当年亲自批准将漳河水调给林县的陶鲁笳叔叔的儿子陶晓东;有父母亲在林县、平顺交界阱底村出生入死打游击的诗人、作家阮章竞叔叔的女儿阮援朝伉俪;有著名军旅作家魏巍叔叔的女儿魏平;还有霍小健、牛宁、刘卓、王明明、张增辉等朋友们。他们的父母有的就曾长期战斗在太行山上;有人的父辈还曾是太行抗大一分校的学员。

我们这些人打小就都是在红旗渠精神熏陶下成长起来的。

当天下午,在红旗渠廉政教育学院里,大家荣幸地与健在的红旗渠老英雄、老模范张买江、李改云、刘朋英、郭秋英、郝顺才等人见了面,崇敬地聆听了他们的感人讲述。

刘立强:红旗渠上空永远翱翔的雄鹰——献给敬爱的任羊成叔叔

【与修建红旗渠的英模们合影留念。摄影:李俊生

当年,他们可都是大名鼎鼎的修渠英模,在后来的岁月里也都吃了许多苦、经了许多难。

我们兴奋地与各位老英模倾心交谈、合影留念。就像久别的家人一样……

如果借用当今的流行词来形容那时的心情和场面,只能是一个字:“嗨!”

而老英雄任羊成叔叔因为年事已高,行动不便,未能亲自到场。这不得不说真是一大憾事。

座谈会上,我们也都不约而同地在心中为马有金、路银、常根虎等被迫害致死的特等劳模们,为吴祖太等81位修渠烈士们,为杨贵叔叔、李贵叔叔等当年林县县委班子的成员们,虔诚地献上了馨香瓣瓣和祈福绵绵。

刘立强:红旗渠上空永远翱翔的雄鹰——献给敬爱的任羊成叔叔

【在红旗渠纪念馆,向牺牲的先烈们献花默哀致敬!摄影:李俊生】

在接下来四天的学习中,从红旗渠渠首到青年洞,处处可见人声鼎沸、摩肩接踵、如织如潮。

刘立强:红旗渠上空永远翱翔的雄鹰——献给敬爱的任羊成叔叔

【青年洞前,我们在国家主席李先念的题词前合影留念。摄影:李俊生】

伟大的红旗渠精神薪火相传、后继有人!

在展览馆的众多生动实物展品前,在红旗渠雄伟险峻的景点上,在与林州市领导和红旗渠干部学院师生的激情对话中,历史的真实镜像,现代的影像技术,交替更换着剧场小舞台和天地间大舞台的艺术形象,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再现,反复冲击着我们的心扉,再三震撼着我们的灵魂。

其间,我们多次看到了任羊成叔叔就像那矫健无畏的雄鹰,在高高天际上和在悬崖峭壁间,舍命盘旋、一飞冲天!

我们无数次地为修建“人间天河”世界奇迹的那一代英雄们淌下了激动的热泪、献上了真诚的掌声。

刘立强:红旗渠上空永远翱翔的雄鹰——献给敬爱的任羊成叔叔

【为表示对演职人员的衷心感谢,我们与他们合影留念。摄影:李俊生】

5月13日,也就是与各位老英雄、老劳模座谈见面的次日下午,我们集体前往任羊成叔叔的家中拜望。

他就住在林州市区的一个僻静小院里,毗邻周边的高楼大厦,院内还种有翠绿的菜苗,屋内摆设简朴至极。

只有著名记者魏德忠拍摄的黑白照片和不知名姓画家绘制的彩色画像挂在墙上,默默地向人们述说、展示着老英雄当年的风采和荣光。

真应该感谢林州市政府和红旗渠管理处的领导和同志们,为老英雄安排了这么好的颐养天年之处。

杨贵老书记的儿子杨志勇和李贵老县长李贵的儿子李晓红和我们一行人共同见到了任羊成叔叔和他的家人们。

我们向任羊成叔叔表达了对他老人家的仰慕、敬佩和思念之情。任羊成叔叔也与我们进行了沟通和交流。他的家人还简单向我们介绍了老英雄日常起居的具体情况。

刘立强:红旗渠上空永远翱翔的雄鹰——献给敬爱的任羊成叔叔

【千言万语说不完、道不尽。摄影:刘卓】

言谈话语中,我不由得想起前些年任羊成叔叔与自己多次通电话的情景。那时的他,闻声如同见面。和蔼可亲、头脑清楚、思路敏捷、有问必答……

刘立强:红旗渠上空永远翱翔的雄鹰——献给敬爱的任羊成叔叔

【老英雄笑容可掬忆当年。摄影:刘卓】

我的心底猛地升起“廉颇老矣”的无尽感慨和怅然!

回想当年,我的父亲刘建勋和杨贵叔叔曾经在红旗渠工地上,两位老人相约后,简简单单地共同请任羊成叔叔吃了顿午饭(详见后文任羊成叔叔的回忆纪念文章)。

在征得挚友杨志勇的赞同后,我代表父辈和我的女儿,并以我们父女俩的名义,向任叔叔的夫人转交了我们的一点点心意。唯望老人家健健康康、晚年幸福。

同时,我送给了任羊成叔叔当年复信的复印件,请他和家人留作纪念。

刘立强:红旗渠上空永远翱翔的雄鹰——献给敬爱的任羊成叔叔

【大家与老英雄夫妇告别留影。摄影:李俊生】

临别之际,小小院中,春风徐徐、暖阳煦煦。我们与老英雄夫妇合影留念并依依惜别。

突然间,我不由自主、情不自禁地亲吻了老英雄那依然刻满岁月风霜的额头,任叔叔也随即用他那布满老茧的双手紧紧地握住了我的双手……

刘立强:红旗渠上空永远翱翔的雄鹰——献给敬爱的任羊成叔叔

【深情吻别老英雄。摄影:李俊生】

我心知肚明,两代人之间的千言万语,尽在无声处。

那一瞬间,我只觉得就如同五雷轰顶般,仿佛是与父辈们发生了一次心灵上的碰撞,感受了一次精神上的洗礼。

我是一名有着54年党龄的中国共产党党员,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

可就在那一刻,我知道我同时拉起的是两位为共产主义事业、为人民福祉奋斗毕生的父辈的大手!

而如今,他们终于在天堂相聚了。祝愿他们安息安好!

几十年来,在朋友和党史专家的帮助下,我先后出版过几本书、发表了数十篇文章。但还从未完完整整地披露过一篇前辈写的纪念文字。

今天,我认为有必要、也是必须的——将23年前的2000年6月1日,任羊成叔叔写给我的(严格地说,是他根据回忆口述,又多次修改后,请人代笔成文寄给我的)怀念我父亲的文章全文,通过昆仑策研究院公布于世。

任羊成叔叔自幼家庭贫苦,因母亲无奶、靠帮人放羊的父亲挤羊奶喂养才得活长成,故起名“羊成”。

在修建红旗渠中,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担任了工地除险队队长,曾经受过四次重伤,腿部骨折两次。

他那身先士卒、舍生忘死、凌空除险的英雄事迹广为传颂,人们称他为“飞虎神鹰”。

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原大地上就能听到学校里孩子们这样的朗朗读书声:“除险英雄任羊成,阎王殿前报了名。”

1965年和1966年,任羊成叔叔先后被评为“红旗渠建设模范”和河南省的“特等模范”。

在之后相当长的时间里,他却因所谓的“杨贵帮派”受到了极不公正的对待。但是,他始终赤心不改、坦然面对。

1979年,担任红旗渠青年洞管理所所长的任羊成叔叔在河南的“揭批查”中,被诬为“假劳模、真帮派、黑典型”。撤职后,每月只有36元的生活费,伤残缠身,无钱医治……

在众多老同志的反映呼吁下,江泽民总书记后来对红旗渠劳模问题作出了重要批示。

直至2002年秋,安阳市政府才下发文件,恢复了任羊成等4名老英雄享受省级劳模的待遇。

2006年3月,胡锦涛总书记代表党中央给杨贵彻底平反,恢复了名誉。

下面就是任羊成叔叔寄给我文章的全文:

怀念刘建勋书记

任羊成

惊悉刘建勋同志逝世,我的心情十分沉痛。刘建勋同志是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好书记。在他生前,我曾有幸多次受到他的接见。他平易近人,情系百姓,关心群众疾苦。他十分关心和支持林县红旗渠的建设事业,多次亲临红旗渠工地视察和指导工作。

刘立强:红旗渠上空永远翱翔的雄鹰——献给敬爱的任羊成叔叔

【杨贵(前)、李贵(随后)率领林县县委领导走在修建红旗渠队伍的最前列。摄影:魏德忠】

我第一次见到刘书记,是六十年代初在红旗渠工地总指挥部。当时,红旗渠工地正在紧张施工,炮声震天、人山人海。因山石风化和崩山放炮的震动,经常有山石塌方滚落,发生了数起人身伤亡事故。为了保证正常施工,在县委的领导下,我们组成了敢死队。我担任队长,我们头戴柳条帽,腰系缆绳,飞身跃下悬崖,在半山腰奋力排石除险。建勋同志到工地视察,他看到我在工地悬崖上飞来飞去除险,就对陪他的县委书记杨贵同志说,他一定要见见我,并请我在一块儿吃顿饭。中午,我从工地除险回来,浑身是汗,满身尘土都没来得及洗,杨贵书记就把我拉到饭桌前,介绍说:“这是省委的刘书记。”刘建勋书记紧紧握住我的双手说:“任羊成同志,听说你在阎王殿里报了名,辛苦了,人民感谢你!”他一边说着,一边拉住我坐在他的身旁。工棚里只有二位书记和我三个人。省委书记与农民坐在一起吃饭,亲亲热热,问长问短,使我感到亲切的就像一家人那样无拘无束。那时,在工地最好的饭就是白面条了。干部的定量标准是每人每顿四两。我确实有些饿了,面条一端上来,我顾不得吃相,狼吞虎咽,两碗面条霎时下了肚。我抬头看见两位书记每人只吃了一碗,省下的都给我扣到碗里,边扣还边说:“吃吧,能吃就能干!”不用几口,两碗面条我又吃光了。建勋同志问:“伙房还有没有了?”炊事员不好意思地说:“没有了。”建勋同志又问:“还有啥吃的没有?”炊事员说:“只有冷黑圪垯(红薯面馒头)。杨贵同志说:“黑圪垯也行,他不怕冷。”先端上来四个,我全部吃了。后来又取来两个,我吃了一个,留下了一个。建勋同志硬是把留下的那个又给我塞在衣服口袋里。这时我才想到,我倒是吃饱了。可是,两位书记在工地上跑了半天,只吃了二两面条。我觉得怪不好意思。就在我大嘴小口吃黑圪垯时,建勋同志关心地说:“老杨呀,在高空干这样艰苦危险的活儿,吃不饱饭可不行,你有没有粮食?如果没有,我解决。全省每人每天省一口就够他们吃了。只要少出事故,加快速度,就都有了。”杨贵同志说:“我们还有点储备粮,能够管饱除险队员的肚子。”

杨贵同志还给建勋同志介绍了我在除险时被石头砸坏三个门牙,满嘴流血,吐掉牙继续除险的事迹。杨贵同志感慨地说:“都要像任羊成同志这样不怕牺牲,不怕苦和累,红旗渠水不愁到不了林县。”刘建勋同志一再讲:“了不起,全省人民都要向你学习!”

刘立强:红旗渠上空永远翱翔的雄鹰——献给敬爱的任羊成叔叔

【1966年2月23日,刘建勋接见任羊成、王磨妞、李科成、王实存等修渠英雄模范。摄影:魏德忠】

领导无微不至的关怀和鼓励,使我暗暗下定决心:多除险少出事故,用自己的危险换来大家的安全,早日把红旗渠水引到林县,为人民造福,这就是我的愿望。

1964年4月5日,是林县人民欢天喜地、载歌载舞的喜庆日子,分水岭拥挤了数万欢庆的人群,这是为了鼓励林县人民的斗志,为红旗渠进行的试通水剪彩仪式。红旗渠通水的事实粉碎了那些攻击红旗渠“漳河水要能到林县,公鸡也就会下蛋;红旗渠修多长,死人排在渠里有多长,杨贵就是当今的秦始皇”的言论。在那次剪彩仪式上,省委刘建勋书记、文敏生省长都出席了,并代表省委、省政府剪了彩。

剪彩仪式结束后,建勋同志要杨贵同志把我叫到他面前,说他要见见所有的敢死队队员。于是,我们全体敢死队队员站到他面前点名。我向刘书记报告:“红旗渠敢死队队员一个不少,全部到齐!”刘书记十分高兴,上前一一同我们握手,激动地高声说:“阎王爷不要你们,我们要。同志们辛苦了!”然后还和我们合影留念。

刘立强:红旗渠上空永远翱翔的雄鹰——献给敬爱的任羊成叔叔

【空中鸟瞰青年洞】

后来,在红旗渠正式通水典礼和省里召开的劳模会上,我还多次见到过刘书记。只要一见到我,他总是一把手拉住我,夸奖我是红旗渠上不怕死的飞人,是当代英雄。鼓励我们要再为林县做出新贡献。记得1971年2月,省里组织我们赴外地学习交流,刘书记光听我试讲,就用了近四个小时。他要我放开胆子,丢下稿子,当时怎么想的,怎么干的,就怎么讲。要把林县人民艰苦创业的事迹讲出来,把红旗渠精神讲出来。他要我们这些劳模当好红旗渠的传人,把红旗渠精神代代传下去!

刘建勋同志永垂不朽,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2000年6月1日

先辈虽作古,伟业必永存!

文字尽朴实,光华照后人!

这些天来,每每想起敬爱的任羊成叔叔,看到他的写给我的信,看到他与我们这些晚辈的合影,我的心中悲恸难止、 眼中热泪盈眶。

刘立强:红旗渠上空永远翱翔的雄鹰——献给敬爱的任羊成叔叔

【任羊成老英雄晚年语重心长告诫下一代。来源:网络(修版:刘卓)】

老英雄退休后经常说的那句话:“可不能忘了红旗渠!”就会在我的耳边隆隆作响、经久不息……

在离开英雄的林州市、英雄的红旗渠之前,我们一行人特意地专门在新落成的纪念碑前集体留影。

纪念碑的碑体洁白,字体鲜红。高高矗立在碧水蓝天的红色大地上。

刘立强:红旗渠上空永远翱翔的雄鹰——献给敬爱的任羊成叔叔

【在新建成的习总书记讲话题词纪念碑合影留念。摄影:李俊生】

碑上镌刻的正是去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率中央领导集体视察林州市、红旗渠时说的那句话:

“红旗渠就是纪念碑!”

谨以此文纪念敬爱的老英雄任羊成叔叔!

永远不忘红旗渠的建设者、捍卫者和继承者!

【完稿于任羊成叔叔仙逝的“头七”祭日】

(作者系老一辈革命家、原中共河南省委第一书记刘建勋之子;来源:昆仑策网【原创】,作者授权首发)

【本公众号所编发文章欢迎转载,为尊重和维护原创权利,请转载时务必注明原创作者、来源网站和公众号。阅读更多文章,请点击微信号最后左下角“阅读原文”】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昆仑策研究院):刘立强:红旗渠上空永远翱翔的雄鹰——献给敬爱的任羊成叔叔

(浏览 21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