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印记】老三团浴血林县城 | 李明生

【河顺文艺.第604期】

【红色印记】

【红色印记】老三团浴血林县城 | 李明生

□ 李明生

如今林县已成为林州市,农茂粮丰、山青水秀、风景如画,上百万人口安居乐业。但有多少人会知道今天的幸福生活是用多少英雄的鲜血与生命换来的呢?
 

【红色印记】老三团浴血林县城 | 李明生

钟鼓楼记载三团史,老城墙溯源八路军。为了回顾历史,缅怀英雄,我走访了城里、南北关,西券和桃园以及桑园的老者,查阅了一些抗战史料,整理出此文,以飨读者。
 
【红色印记】老三团浴血林县城 | 李明生

1

厉兵秣马

林州(原林县)位于太行山东麓,是太行腹地通往中原地区的重要咽喉,战略地位十分重要。19438月初的一天,八路军太行四分区三团团长周克东和政委崔建功急忽忽来到分区驻地壶关,向分区黄新友司令员报到,司令员微笑着说:马上要打一场大仗,这次给你们三团啃块硬骨头!
周团长和崔政委会意地对视了一下。黄司令员收敛笑容,移步到墙边指着林南战役作战地图》说:“我军将以15个团的兵力,分为东西两个集团,以钳形攻势,集中优势兵力,将敌伪分割包围,各个歼灭。
 

【红色印记】老三团浴血林县城 | 李明生

卫南、林南战役图

黄司令员介绍了战役部署后,具体下达作战任务:你们三团秘密绕过敌据点,直插林县城,与二十团分别从城南、城西实施突破,抢占城内各要点,聚歼敌指挥机关——刘月亭的伪二十四集团军前敌指挥部和李同秀的伪保安司令部。并加重语气说:林县城一战关系极大,是整个战役中的‘挖心战’,你们一定要像一把利剑,狠狠插进敌人的心脏!"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继续道:上级还决定抽调你们六连协同友邻部队攻击豫北交通要道——合涧之敌。这样,你们的任务就更艰巨了,这就是说,你们一共只有4个连队去完成这个任务。不过,友邻部队也在支援着你们。相信你们一定能够很好地完成任务。
 
请首长放心,坚决完成任务!周团长向下拽了拽衣衫坚定地回答。
在团里召开的临战动员会上,各连连长争当突击连。最后决定把突击队的任务交给三连,并分工由戴参谋长带领三连参加战斗。
 
灼热的夏夜与战斗激情使干部战士们难以入睡,从三连那边传来深沉而有力的歌声:
看吧!
千山万壑,铜壁铁墙,
抗日的烽火,燃烧在太行山上,
气焰千万丈。
…….
听吧!
母亲叫儿打东洋,
妻子送郎上战场。
山高林又密,
兵强马又壮,
敌人从那里进攻,
我们就叫他在那里灭亡!
……
参谋长戴光,心潮激荡,迎着隐隐约约的歌声来到三连。
 
喔,三连一排在挑灯夜战呢!
 
参谋长来了。
 
大家立即停止了歌声,放下手中正在捆扎的登城器材,地一下向戴参谋长围了上来。
 
这么晚了,同志们怎么还不睡?
 
首长不是也没有睡嘛!这几天大家的劲儿憋得鼓鼓的,哪里睡得着!"一排长高得胜先开了腔。接着,你一言我一语地抢着说开了。
 
“这次战斗是我们团组建以来打的第一个大仗,一定要让小鬼子知道我们三团的厉害!”
 
“就请首长看我们的实际行动吧,你指到哪里,我们保证打到哪里!"
 
自从团长、政委接受任务回来,大家听说要打林县城,三团干部战士那个热劲就甭提啦。决心书、保证书、立功计划像雪片似地向团部飞来,连养伤的轻伤员也坚决要求参加战斗连队,练兵场上战士们对着草人"杀"声一片。
 
【红色印记】老三团浴血林县城 | 李明生
 
816日夜幕降临,部队从壶关整装出发,天空骤然间乌云滚滚,闪电雷鸣,滂沱大雨哗哗地下个不停。峡谷汇流成河,山径坡陡泥泞。透过闪电的光,看到队伍像一条巨龙飞腾在太行山间。
 
翌日拂晓,雨过天睛,东方露出了鱼肚白。部队登上1600多米的林虑山顶,山的东边林县城已经隐约可见。村庄袅袅炊烟刚刚升起时,部队兵分两路从小西天和关岭沟到桃园沟集结。
 

【红色印记】老三团浴血林县城 | 李明生

(林南战役八路军西集团军从晋东南过来途径黄华镇桃园里沟)

 
桃园村距县城约10余华里,树木茂密,行迹稀少,有利于部队隐蔽集结。为不走漏风声,三团立即派出了步哨和瞭望哨,严格控制林县城方向的过往行人,并严禁烟火和响动。经过雨夜的百里山地行军,战士们困乏极了,但谁也没有睡意,忙着擦拭武器,整理装备器材。为了恢复体力,迎接夜晚的战斗,干部不断地暗示战士抓紧时间休息。上午周团长带领侦察兵化装成老百姓,从郭家园村找到熟悉地形的民兵做向导到林县城进行侦察,了解到了城内敌人的兵力部署和工事设防等情况。太阳快要落山了,晚霞映红了山头,周团长根据侦察的敌情,在村边召开会议,再次研究战斗方案。最后团长向大家下达了战斗任务。

 

【红色印记】老三团浴血林县城 | 李明生

天渐渐地黑下来,桃园沟附近一片寂静。各连队经过临战动员后,迅速作好了战前准备,全团以三连为前卫,成一路纵队悄悄离开桃园沟,绕过桑园、郝家庄等敌据点,神不知鬼不觉地插到了林州西南城郊(现黄华镇),迅速占领了冲击出发位置。
【红色印记】老三团浴血林县城 | 李明生

2

发起攻击

18日零时30分,乘敌人熟睡之机,三连发起进攻。
 
上!随着三连连长孙占科坚定的攻击命令,尖刀排犹如离弦的箭,迅速接近护城外壕,架梯越壕而过,不到10分钟就登上了城墙。戴参谋长和孙连长紧跟着尖刀排,猫着腰沿城垣一直飞奔到南城楼附近,敌人始终未察觉。此时,八路军攻打桑园据点的枪声惊动了南门之敌。敌人开始疯狂射击,密集的火力如狂风呼啸一般,但尖刀排没有一个人放慢步子,个个似猛虎下山,疾速猛扑南城门楼,一排手榴弹将守敌一个班消灭得干干净净。
 
后续分队赶到后,戴参谋长立即指令一个班控制门楼,接应团主力入城,其余顺城墙向东疾进。当部队进到城东南角时,哒哒哒……”敌人碉堡内的机枪几乎同时吐出了疯狂的火舌,组成了一道火力网,严密地封锁了前进的道路。孙连长身负重伤,一个示意,尖刀排长高得胜代理连长迅速指挥战斗。

 

【红色印记】老三团浴血林县城 | 李明生

桃园沟郭家园八路军战前动员地遗址(现村卫生室)

突然,南城墙上两挺机枪怒吼起来,顿时压住了敌人火力。啊,原来机炮连上来了。当三连快接近碉堡时,敌人又拼命射击起来,子弹啾啾地在耳边呼啸。在这样的时刻,进与退都会造成很大的伤亡,情况十分紧迫,戴参谋长命令:
 
第一、第二爆破组上!
 
本来就贪生怕死的敌人,闻声吓懵了,顿时乱成一团,停止了射击。三连除留少数战士佯攻外,连主力趁机迅疾绕过碉堡,从城墙内弦死角直插东门。
刚前进百十米,迎面碰到一个连的伪军跑步增援。消灭他!戴参谋长命令部队就势隐蔽伏击。离伪军20多米时,手榴弹和短促火力瞬间在敌群中开了花,敌人倒下了一大批,其余就像惊散的羊群,抱头乱窜。战士们喊着缴枪不杀!”“缴枪不杀!,一拥而上,50多个敌人乖乖地当了俘虏。当冲到东门附近时,伪军已有外逃迹象。尖刀排从左侧攻击,迅速控制城门通道,二排、三排猛扑城门楼。伪军仗着居高临下,扔出一排排手榴弹。战士们冒着枪林弹雨,冲破硝烟,直扑门楼。冲在最前面的是五班一个小战士,简直像猛虎那样快捷。突然,一块弹片打中了他的左肩,身子一晃,倒了下去。片刻,只见他右手艰难地撑地而起,又猛冲上去……
东城门楼被拿下来了,歼敌约20人。这时,大约一个排的敌人,企图通过北吊桥外逃。三连的轻机枪在门楼上一阵扫射,封锁了吊桥,把敌人堵了回去。恰好高得胜带领尖刀排赶到东门口,20多名伪军又成了俘虏。三连攻占东门后,一部分奉命配合四连攻打敌碉堡,其余立即抢修工事,准备消灭反扑和企图越过东城门向东关逃跑的敌人。
 
三连战士们押着俘虏一批批送往收容所。东城门上只剩下戴参谋长、高得胜和五六个战士了,但敌人的散兵还在不断向外逃窜。戴参谋长与高得胜研究,由他带一名通信员在城门河附近伏击拦阻。四五个战士在城楼上大声吆喝:缴枪不杀,八路军优待俘虏!再跑就机枪扫射啦!制止了散兵外逃,又俘虏了30多名伪军。
 
正当三连夺取东门的时候,四连已迅速逼近敌碉堡。此时,碉堡内的敌人才如梦初醒,慌忙射击。四连在三连一部和重机枪排的支援下,组织密集火力封锁了碉堡上的射孔,突击班张吉生带领爆破组趁势奋勇而上,几个鱼跃就到了敌人射口的死角地带,安上了炸药包。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砖石块夹着硝烟飞溅而起,敌人的碉堡被掀掉一角。同志们,冲啊!随着四连指挥员苗扶中的喊声,四连和三连指战员争先而上,全歼了碉堡内的守敌。从战斗发起,仅仅一个小时三团就完全控制了南门和东门,友邻部队也在西门、北门顺利展开,城内之敌已成瓮中之鳖。
 
【红色印记】老三团浴血林县城 | 李明生

 

战斗中迎来了18日的晨曦。经过半夜的激战,出现了短暂的宁静,战士们整理着武器弹药,准备迎接新的战斗。
 
为了阻击城内的伪军外逃和南关日军的救援,南城门洞已经用砖石泥沙堵起来,团指挥所就设在这里。团首长正在紧张地研究、部署攻打敌司令部。突然,伪军约两个连的兵力,沿着南北大街两侧,疯狂地向南门扑来。伪军前敌指挥部企图重新夺回南城门,打通与南关日军的联系,然后在日军掩护下夺路逃跑。
 
决不能让敌人得逞!周团长立即命令重机枪排用火力封锁街道,七连占领房屋院落进行抗击。敌人在督战队的驱使下,以密集的队形蜂拥而来。当进至有效射程时,七连连长贾生银一声令下,各种火器一齐怒吼起来,冲在前面的伪军倒下了一大片,其余的趴在地上不敢动弹。这样,击退了伪军三次反扑。
两个小时后,敌人狗急跳墙,竟然出动成营兵力,以猛烈的火力再次向南门扑来。七连指战员发扬“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不畏匪众,不怕牺牲,冒着抢林弹雨顽强抗击,逐房逐院与敌争夺。正当七连与敌英勇博斗之际,东南方向响起了激烈的枪声,一支队伍向敌猛扑而来。原来是四连指导员苗扶中,见攻势有增无减,南门吃紧,主动带着队伍前来支援。伪军受到四连猛烈侧击,顿时混乱,50多人当了俘虏。四连还缴获了三挺机关枪。
 
9时许,在南大池(即阜民池)附近,日军30多人在炮火掩护下,突破了友邻部队的围困与阻击,向南城门奔袭而来。日军的迫击炮猛烈射击着,南城门周围硝烟弥漫,炮弹掀起阵阵碎石尘土。伪军见日军接应,壮起胆子,重新组织队伍向南门扑来。此时,三团腹背受敌,形势十分严重。在此关键时刻,周团长与崔政委简短地交换意见后,命令七连迅速占领南城墙,打垮日军进攻。七连接受任务后,把伤员较大的六个班合并成四个班,立即占领了南城墙。日军一个操刀的家伙举起大刀:杀击!,当日军开始冲击临近城墙时。七连一齐开火,一下子就撂倒了十几个,那个拿指挥刀的家伙也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其余的慌忙卧地,再也不敢进攻了。
【红色印记】老三团浴血林县城 | 李明生

3

血染的风采

 
崔政委来到七连阵地,看到这种情况,命令部队一面炮击,一面用简单的日语喊话。狡猾的日军开始后撤,但并非真撤。不一会儿,掷弹筒接连发射,罪恶的弹片飞进了崔政委的左肩。战士见崔政委负伤,顿时义愤填膺,用迫击炮猛烈轰击,打得日军仓皇逃窜。
 
崔政委被扶送到团指挥所,卫生员立即对伤口进行了包扎。
 
【红色印记】老三团浴血林县城 | 李明生

突然耳边传来了嗡嗡声,一会儿四架敌机飞来。三连、七连正在东、南城墙上,人员暴露。打,无有效的对空武器;藏,没有可隐蔽的地形。日伪军正在加紧反扑,坚守阵地不容有丝毫疏忽。戴参谋长沉思片刻,立即命令三连代理连长高得胜带领几名战士组织监视组,登上东城门楼,加强目标的监视。部队就近隐蔽在东北城墙边一块谷子地作好战斗准备。敌机低空盘旋,在寻找攻击目标。
 
突然,高得胜大声喊了起来:“敌人在摇旗。"
 
举目望去、果然,在敌人的前敌指挥部和保安司令部等多处房顶上都有人摇晃着旗帜,当敌机飞临上空时以侧翅作答。很可能是敌人的联络信号:"这一判断很快从一个被俘的伪军军官口中所证实。戴参谋长即刻将这个情况向团指挥员作了报告,同时也仿效摇旗。不一会,三团已占领的制高点上,都摇起旗来。敌机在头顶上来回绕圈,捕捉目标,然而回答它的都是"这里还为自己人所占领的联络信号。敌机整整盘旋了半个多小时,始终不敢在三团阵地上投弹扫射。最后盲目打了一梭子子弹,灰溜溜地飞走了。
就在敌机临空的时候,日军一个中队出援南门。他们仗着武器的优势,拼命炮击。一时间,南城门一带硝烟翻滚,砖石腾空,西南城墙被轰塌了几个缺口。随之,日军分多路发起冲击。英勇的七连指战员虽伤亡较大,但仍在团机炮连的火力支援下顽强抗击,打垮了日军两次冲锋。与此同时,城内伪军见主子来援,便壮起胆子,拼凑兵力向南门方向疯狂反扑。四连指战员与敌展开了殊死搏斗,连续打退敌人一次又一次冲击。
 
【红色印记】老三团浴血林县城 | 李明生
伪军垂死挣扎,使用炮火轰击,四连伤亡较大,指导员苗扶中身负重伤,情况渐趋严重……在这紧急关头,周团长显得异常镇定。他请求围困南关日军据点的七六九团加强牵制,派出部队驰援南门,并与二十团首长取得联系,请他们加速由城西北向城西南进击,对反扑南门的伪军实施包围。还命令三连除留一部坚守东门外,主力火速增援四连。然后周团长带着参谋长和警卫员跨出指挥所,沿着屋檐迅速地行进。刚到东西大街十字路口,砰! 突然一声冷枪,罪恶的子弹让周团长一个趔趄倒了下去。
 
作战参谋和警卫员急忙把他拖到屋角进行包扎,但殷红的鲜血透过绷带渗满了周团长的整个胸襟。他微微睁开双眼,断断续续地说:"我……不行了,告诉政……委,连长……,坚持——到底!年仅28岁的周团长,流尽了最后一滴血,献出了生命。战士们顽强抗击,终因力量悬殊而阵地失守。
 
为周团长牺牲而极度悲痛的崔政委,听到南门失守,不顾左臂受伤,立即把戴参谋长叫回团指挥部,召集干部商量,决心组织部队重新夺回南城门,并确定由戴参谋长指挥战斗。崔政委忍着剧烈的伤痛,巡视了四连、七连,并作了战斗动员,不少战士眼眶里含着晶莹的泪花,振臂怒吼:夺回南城门,为团长报仇!
上!崔政委抡起驳壳枪准备带领部队冲锋,被旁边四连几个战士拉住,一班长刘玉恩含着热泪请求说:
团长牺牲了,你又负了伤,担子更重啦!请首长放心,我们保证夺回南城门,不完成任务决不回来见你!
为团长报仇,冲啊!
 
战士们怒吼着,分两路向南门冲去。这时,三连主力也已赶到,立即投入了反击南城门的战斗。差不多同一时间,七六九团一个连已在南城门外与日军接火,二十团一个连已迂回到城西南向伪军发起攻击。英勇的战士以自己的热血描绘出一幅幅可歌可泣的画面:四连一个高个子轻机枪射手,头部挂了彩,鲜血顺着脸颊往下流,他没有吭一声,也没有包一下,仍然紧抱着机枪猛烈射击,直至昏迷过去。
 
三连一班的一个战士首先冲上南城墙,突然腿部中弹负伤,从城垣上跌滚下来,昏了过去,当他被激烈的枪声惊醒后,忍着剧烈疼痛,顽强地一步一步爬上城墙,连续向敌人投弹。在友邻部队的协同下,经过半个小时的激战,终于又收复了南城门和西南城墙,粉碎了敌人救援和外逃的企图。城内伪军几经打击,元气大伤,又见主子受挫溃败,救援无望,将残部龟缩于城钟鼓楼(现市二实小)附近,妄图凭借二十四集团军前敌指挥部(现二实小东小区)和保安司令部(现文庙东的小区)的核心阵地负隅顽抗。时近中午,林县城内除城中孤立据点外,残匪已全部肃清,敌核心阵地被三团和二十团围得水泄不通,挖心"战斗的时刻就要来到了。

 

【红色印记】老三团浴血林县城 | 李明生

【红色印记】老三团浴血林县城 | 李明生

4

红旗在钟鼓楼上飘扬

为了更好的协同作战,三团戴参谋长与二十团团长楚大明商定,于12时整向敌指挥机关发起总攻。三团七连以一个排坚守南城门,连主力与四连全部主攻伪保安司令部,三连除留少量兵力控制东门外,连主力配属二十团围攻敌指挥部。总攻击的准备工作紧张地进行着,戴参谋长和总支书记张清洁分头到各连作了战斗动员。城内很多群众开门启户,来到硝烟未尽的大街小巷,给部队送来茶水,帮助照顾伤员,战士们手捧茶水,不禁热泪盈眶
12时整,三团和二十团的迫击炮弹向敌核心阵地猛烈轰击,四连、七连在弥漫的硝烟中,由东、西南向司令部发起冲击,相继突破敌阵,进入前院以短促火力将敌击退。向纵深发展时,七连遭正房内敌机枪火力封锁,四连迅即从侧翼迂回,用集束手榴弹从窗口投向屋内,一声巨响,敌机枪顿时成了哑巴。四连乘势突入,在一片缴枪不杀的喊声中,那些保安队的头子们乖乖地举起双手投降了。
 
【红色印记】老三团浴血林县城 | 李明生
与此同时,三连与友邻部队也一举突破敌人阵地,用炸药包炸高墙,突入伪前敌指挥部厢院,与敌展开白刃巷战,不足半小时浴血奋战,钟鼓楼全部被八路军占领,除敌总指挥刘月亭负伤只身逃跑外,敌伪全部被歼灭,其参谋长何光弟被击毙。与此同时,八路军警备三十二团一部全歼了刘月亭的警备营,七六九团一部也攻克了城西桑园、郝家庄的伪军据点。
这时插在钟鼓楼顶上、用烈士鲜血染红的旗帜,在骄阳的照耀下高高飘扬!
【红色印记】老三团浴血林县城 | 李明生

 – 作 者 简 介

【红色印记】老三团浴血林县城 | 李明生

李明生  曾军旅生漄十几载,参加地方工作几十年。业余时间热爱新闻,摄影,诗歌,文学,写作。发表过数百篇(幅)作品,散见报刊、杂志,网络。《林州市交通志》主编,现为某局退休干部。 

-End-

版权声明:【河顺文艺所使用的文章、图片及音乐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敬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河顺文艺):【红色印记】老三团浴血林县城 | 李明生

(浏览 146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