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眼中的李达上将

王晓建

笔者曾在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李达上将办公室工作,目睹耳闻过这位老将军如何对待工作、对待生活、对待同志、对待自己……



不计名分只重工作

李达是一个埋头苦干,不计名份只重工作的人。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他本已担任红二方面军参谋长、援西军参谋长职务。但援西军和陕北红军一部改编为八路军一二九师后,他最初仅任师部参谋处长,而首任参谋长并未到职。李达实际上是以参谋处长的身份做着参谋长的工作。直到1938年12月,李达才被任命为参谋长。在这一年多时间里,他没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1943年9月,一二九师刘伯承师长赴延安后,李达兼任太行军区司令员。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他指挥部队取得了诸多战役战斗的胜利。

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中共中央决定成立晋冀鲁豫军区,李达二话没说,回到军区参谋长的岗位上。1950年2月,西南军区成立,李达担任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

1953年4月,中央军委将他调往朝鲜,担任志愿军参谋长,他又是二话没说,马上赶赴朝鲜履任。1958年5月,李达在“反教条主义运动”中,受到错误的批判,被免去国防部副部长、训练总监部副部长职务,仅保留上将军衔,调到国家体育运动委员会担任副主任兼国防体育协会主任。李达把个人的委屈荣辱放在一边,一到国家体委就全力以赴工作。


1960年,李达(右一)陪同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右五)参观革命历史博物馆。


1980年初,李达由副总参谋长的岗位上退下来,被任命为中央军委顾问。他说:“让我当个总参顾问就行了,我一样能给军委和总参当参谋。

”别忘了太行山”

1950年2月,李达担任了西南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不久,刘伯承创办的南京军事学院在西南军区招收学员,十五军的一批干部,包括军长秦基伟在内,都被招收了。临动身前,李达在重庆会见了十五军赴南京学习的同志们,勉励大家努力学习,尽快掌握驾驭现代战争的能力。会见结束后,他宣布请大家吃一顿饭饯行。“不知李副司令员要请咱们吃什么好吃的?”十五军的同志们悄悄议论着。来到饭厅,大家一看摆在桌子上的饭,全乐了,

原来满桌都是黄澄澄的小米干饭。李达笑着说:“没想到吧?今天请你们吃太行山的‘沁州黄’,希望同志们不论走到哪里,南京也好,北京也好,都别忘了太行山的艰苦日子,别忘了太行山的父老乡亲!”



十五军是太行军区的老部队,李达的话说到了同志们的心窝里,大家一边品尝香喷喷的小米饭,一边回忆太行山的战斗生活,都倍感亲切。末了,秦基伟军长代表同志们说:“请‘五号’放心,我们一定保持艰苦奋斗的老传统!”“五号”是李达在战争年代的代号,建国后许多老同志、老战友、老部下仍习惯这样称呼李达,因为他们觉得,这个老称呼亲切。

什么将?芝麻酱

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始实行军衔制。评定军衔时,李达的夫人张乃一有一次问李达:“你能评个啥衔?”李达想了想,回答说:“也可能中将,也可能少将,我为党为人民做的贡献太少了。”

不久,担任国防部副部长、训练总监部副部长的李达被授予上将军衔。可他却像根本没有这回事一样,从未向家人提起自己的军衔。所以,孩子们都不知道爸爸究竟授了什么军衔。女儿所在学校里的军队干部子弟不少,听同学们谈论谁的父亲是中将,谁的父亲是少将,她便也想问问父亲的军衔。

一天,女儿问李达:“爸爸,你是什么将?”李达怔了一下,随即笑着回答说:“小孩子打听这干什么?……我是什么将?芝麻酱、黄酱!”

孩子们过了许久以后才从报纸上知道,父亲的军衔是上将。

吃饭轶事

李达终生保持着艰苦奋斗的老红军本色,透过生活中一些似乎不起眼的小事,颇可看出他为人行事的准则。以吃饭为例。李达平时在家吃饭,掉在饭桌上的饭菜也要拣起来吃掉。有一次,警卫员劝他:“这样怕不卫生,别吃了。”他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还是将桌子上的一片菜叶挟进了嘴里。

李达常常到总参谋部开会,有时候因为会议拖得较长,需要加一点餐,他就吃烤馒头片。管理部门看不过去,提出给他搞点“可口”的,他坚决不同意,说是烤馒头片最可口。每逢下部队或外出开会,李达都叮嘱秘书事先通知接待单位,要求一切从简,不准超过标准。1975年5月,李达前往吉林白城地区观看沈阳军区的打坦克演习。一到白城,他就当面向沈阳军区领导同志讲:要遵守“四菜一汤”的客饭标准。沈阳军区领导同志还是想“表示表示”,就由白城地方政府出面,设宴招待了一次。李达弄清了这里面的奥妙,不留情面地批评了此事。

李达到大庆油田参观时,恰逢几百名军队和地方干部也来参观,油田领导同志决定用大庆生产的东西宴请前来参观的全体同志。李达不悦地说:“我是来大庆学习干打垒精神的,谁愿吃就请谁吃好了,我不参加。”干打垒即大庆人在大庆创业初期居住的土坯房、地窝子,李达的印象特别深刻。当时的油田领导宋振明解释道:“大庆的干打垒房,已经换成了砖瓦房。砖瓦是自己烧的,鸡、鱼、肉、酒和蔬菜也是自己生产的,请首长放心,干打垒精神并没有丢。”李达认真地说:“自己生产的东西也不能大吃大喝,铺张浪费,要多为国家经济建设积累资金。干打垒精神实质上就是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精神,从大吃大喝中能看到干打垒精神吗?还是按规定的标准吃饭为好。”

1978年4月,李达赴成都军区检查工作。成都军区的前身是西南军区,李达曾在西南军区任职5年,又多年未回过四川,成都军区领导同志因而决定:一定要热情款待李达,接待任务交给了韦杰副司令员。韦杰抗日战争时期曾任太行军区第五军分区司令员,也早就想好好接待接待老首长。

可李达却叫随行人员告诉韦杰,一定要坚持“四菜一汤”的标准,一定不能搞特殊。韦杰见没有商量余地,只好按“四菜一汤”的标准办了。可他心里着实过意不去,就想出了一个办法:每顿饭加一个四川风味菜。李达吃饭时见多了一个菜,马上责问道:“不是说过了吗?为什么不按规定办?”韦杰笑着回答:“小平同志不是说过可以加个炒鸡蛋嘛,现在不过是把炒鸡蛋换成了一个菜。”李达正色说:“小平同志是讲过干部下部队加个炒鸡蛋的话,但他讲的是领导干部下部队最多加一个炒鸡蛋。现在,咱们坚持‘四菜一汤’不是更好吗?”

对子女的“关照”

李达的子女都经受过一番磨炼。出生在战争年代的,度过了动荡不安的童年和少年;出生在建国后的,“文化大革命”中也曾到干校劳动,有的还遭受过歧视。这一切,李达心里都清楚,他是疼爱子女的,但在疼爱的同时,他对子女的要求也非常严格。他从不肯为子女安排工作、调动、提升等问题动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建国初期,李达在老家的大儿子找到李达,想让当了“大官”的父亲给自己找一份工作。李达对儿子说:“我是农民的儿子,也该有个儿子当农民。不要因为我作了官,儿子就不能当农民了。”于是,大儿子又回到农村。上世纪五十年代,李达还送给儿子一辆架子车,鼓励他在老家搞好农业生产。



李达的大女儿李晖在新疆军区(一度改称乌鲁木齐军区)边防部队工作多年,李达从未向军区领导同志打过招呼,而军区领导同志中,有好几位都是李达在战争年代的老战友或老部下。直到李达到新疆军区检查工作时,秘书把大女儿找来见面,军区领导同志才知道此事。李达曾对乌鲁木齐军区政委谭友林说:“咱们是老关系,孩子在你这里,可不能搞特殊!”时隔近20年,谭友林对李达的话仍记忆犹新,感慨地说:“他这样‘关照’子女,使我很感动。”

后来,女儿李晖和女婿甘友光调到了乌鲁木齐的军区总医院工作,李达见到他们时还询问了此事:“你们不是在边防工作吗?怎么调到乌鲁木齐来了?”得知女儿女婿是组织上因为工作需要调来的,没有找任何关系,李达才放了心。

1978年国庆节,李达亲笔写下了一首七言长诗,题为《勉致儿女们》。在这首长诗中,李达追述了自己的苦难身世和革命经历,教诲子女们:“千万不能忘过去”,“切盼奋勉各自强”。

忧心之事

1980年1月13日,李达被任命为中央军委顾问,从副总参谋长的岗位上退了下来。1982年,他当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退居二线后,他仍然参加许多通知他出席的会议,经常下部队调查研究,向军委和总参谋部提出一些建议。

他说:“让我当顾问,我就要当一个名符其实的顾问。”他既为国家、军队建设的新进展感到欣慰,也为一些单位和个别人搞不正之风感到忧心。有一次,他在批阅文件时,忽然停下了笔,仿佛自言自语似的对办公室工作人员说:“眼下这股吃喝送礼、铺张浪费的作风是什么时候开始严重的?怎样才能有效制止呢?”言为心声,他晚年常常思索的,就是这方面的问题。李达总爱提起刘伯承元帅的一段话:“刘帅常常告诫大家,不管你当多大的官,一个口令能让几万人立正。但你要切记,这一点权力是党给的,是人民赋予的。你自己没有什么了不起,你决不能自我膨胀,不能忘乎所以!”

李达还喜欢吟诵两句古训:“历览古今多少事,成由谦逊败由奢。”他以刘帅的告诫和古训格言自律,也以此提醒周围的同志们。一直到他病重住院、身体状况恶化以后,还曾就端正党风、纠正社会上的不正之风问题给中央顾问委员会的领导同志写过信。

(浏览 166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