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网

赖若愚在太行

二十、动员三反

一九五一年十二月十四日,赖若愚同志以省政府主席的身份,在省政协第七次会议上致开幕词,号召在全省范围内,开展一个增产节约的运动。为了开展这一运动,首先必须开展一个大张旗鼓、雷厉风行的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的群众运动。他说:这次会议,应该是这一运动的开头,所以这次会议应讨论出具体的办法。只有把这个三反运动搞好,才能有效地开展增产节约运动。

十二月二十八日,他在闭会词中说:这次会议最突出的是通过了关于增产节约和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运动的决议。在这次会议闭会之后,将在全省范围内,展开一个包括各方面的、各个系统的,群众性的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的运动。首先应该是自上而下地开展起来。先从领导机关反起,从省人民政府以及所属各机关、各企业部门、各工厂开始,从省级、专级到县级,由上而下地开展起来。他说:“三反运动也是思想改造运动,必须用毛泽东思想批判和清洗那些反动的腐朽的思想。经过这一运动,应当建立一些必要的能够行得通的制度,堵塞一切漏洞,进一步树立廉洁奉公、勤俭朴素的革命风尚。把一切腐朽庸俗的风气清洗干净。”他说“有些人担心过或还在担心着共产党是否也会腐化起来,这种顾虑般是无害的,但也表现了对共产党没有彻底的认识。工人阶级的政党共产党,除了人民和国家的利益之外,再没有其他的利益。因此,共产党能与一切危害人民和国家利益的行为进行最彻底的斗争,也能对自己的缺点和错误进行彻底的斗争,而且也敢于接受一切善意的有益的批评,只有工人阶级的政党能够这样做,因此,共产党就保证不会腐化。个别党员的腐化堕落、贪污蜕化是有的,但如果有了,也能及时加以处理,绝不包底。所以希望各界人士,也大胆揭发共产党员的贪污浪费行为和官僚主义作风。如有人敢于报复,就一定受到制裁。”

一九五二年元月一日,赖若愚同志在《山西日报》上,以“迎接一九五二年为增产节约二万亿元而奋斗”为题,发表文章说:为了实现这一任务,第一必须大张旗鼓地、雷厉风行地开展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的群众运动。第二必须继续加强对干部和人民群众的思想教育。第三必须充分发扬民主,发挥人民群众的积极性、创造性、主动性。第四必须改善领导、提高领导机关的工作效率。特别是对如何改善领导,提高领导机关的工作效率问题,他针对山西的具体情况指出:机构重叠,政出多门,手续繁杂,办事迟缓,这种情况决不能够适应一九五二年的需要,必须彻底改变过来。为此,他提出四点办法:第一,实行精简,并适当调整机构、减少层次。多一个层次,就要多一层手续,多一个在文件上签字的人,多一层依赖或推诿的心理。凡是可能减少的层次,要坚决减掉。第二,明确规定职责,每一级、每一部门、每一个人的职权和责任,都必须规定得清清楚楚。第三,尽量减少会议,减少表格和文件。第四,改善会议制度和办公制度,建立工作的检查制度。所有制度的规定和执行都必须注意效能。要以最少的时间和精力解决更多的问题。制度要简单易行,决不可繁杂琐碎。一九五二年应该使一个问题推来推去久拖不决的情形,各个部门相互纠缠、相互抵消力量的情形彻底清除。使我们的工作更科学一些,更战斗化一些。赖若愚同志是以战斗的姿态来动员三反,指导三反运动的,他要求通过三反运动使山西整个的工作有一个新的变化。

二十一、一心为公

赖若愚同志是山西人,家乡五台县距太原也不远。由于历史的原因,五台县的人,解放前在太原做事的很多亲戚、朋友、熟人以及通过种种关系想要找他办这样那样事的也很多。赖若愚同志身为省委书记,省政府主席,手中的权的确很大。但是他克已奉公,从不谋私,只讲真理,不讲面子。

他对党的事业,人民的事业,总是满腔热情,认真负责,竭尽全力去办。他平易近人,接近下层,他喜欢下级干部或群众找他谈问题,他也常常主动找下级干部和群众谈问题,了解下边的情况,掌握第一手材料。人们常常听到这样的对话:“你为什么不找我?”“你太忙了!”“忙是凑起来的,你也不找,他也不找,我就不忙了”。“可是问题迟迟解决不了,总想找你谈谈。”“我是不怕忙,不怕麻烦的,你要是早来谈那就更好了。”这是多么真挚,多么亲切的对话。他真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深入下层,体贴民情,全心全意,不遗余力地为人民办事。

赖若愚同志从太原解放后,在山西工作两年零八个月中,对他自己、对家属子女、对亲戚朋友,非但不允许享受任何特权,而且要求更严,不徇私情,不讲面子。一次,他的只有六岁的男孩子来小达,在院里玩,看到萄葡架上一串串的萄葡快要成熟了,为了回答妹妹和平提出的:“葡萄为什么会长大?”的问题,就用棍子打下了两串解剖。这事让他看见了,把孩子叫到家里,谈了一个多小时的话,进行了认真的教育。他的警卫员替孩子讲情,他连警卫员一起批评。并且要求他负责管理好院里的萄葡,不许任何人摘取,成熟后交公。他的弟弟来秉良在市委组织部工作,因为参加妻弟的婚礼,走了几天,赖若愚同志知道后,把弟弟叫到办公室进行了批评。弟弟申明向部里请过假,赖若愚同志说:你去参加婚礼,影响不好,你向部里请假他们不好不准。今后如果离开工作岗位,除了向部里请假外,还必须亲自向我请假。这虽然带点家长作风,但是他认为严格要求自己的兄弟是绝对必须的。赖若愚同志的大哥解放前在太原揽工,解放后仍做包工头。他克扣民工,贪污公款,在民主改革运动中,被群众揭发检举,查出了他的问题。为此他曾去求赖若愚给予庇护。但若愚严肃地说:“你应当老老实实把问题交待清楚,听从政府的处理。”最终他因触犯法律而被判刑,并且因病死在监狱里。赖若愚同志的妹夫韩国俊,在抗日时期给日本人当过汉奸,有过不少罪恶。抗战胜利后又投靠阎锡山。一九四七年,五台县解放时,逃到太原,当了屠宰场的场长。一九五一年镇反时,他被群众揭发检举出来,逮捕归案,判了死刑。赖若愚同志的妹妹为此多次找他,亲戚中也有人来为他说情,但赖若愚同志都严肃地拒绝了,有人背后说他“六亲不认”。赖若愚同志说:“权是人民的,我不能以权谋私。他欠下人民那么多债,不还怎么行!你们应当明白,不是我六亲不认,是他早就不认六亲了,他只和日本帝国主义亲,和阎锡山亲,做了很多危害人民的事,判他死刑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谁也管不了。”赖若愚同志是一个头脑清醒,立场坚定,党性坚强,立党为公的共产党人。

(浏览 1,631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