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顺民间文艺.第37期】教师节颂歌

【河顺民间文艺.第37期】教师节颂歌

教师节,旨在肯定教师为教育事业所做的贡献。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通过了国务院关于建立教师节的议案,确定了1985年9月10日为中国第一个教师节。

难忘师恩,终身铭记

师恩难忘

【河顺民间文艺.第37期】教师节颂歌

教我成长的三位师尊 / 新生

?????我的老师很多,他们和她们都是我的恩师,每一位都给我洒满了雨露和阳光,使我从柔弱幼苗成长为参天大树。

值此教师节之际,我的心中在第一时间闪现出三位师尊的光辉形象,这三位师尊在我眼前微笑,那慈祥的目光使我感恩的泪花飘洒,也给了我今后的助力。

第一位师尊,是一位我们学生备受敬仰和尊崇的人物,小时候,什么人的话可以不听,但他的话我一定听从,于是,就有身边的人为叫我听自己的话而拿来师尊的话“镇压”我,然而却每每见奇效,师尊的话成了对方的尚方宝剑,屡试不爽,我自然而然地成了一个乖乖娃,惟命是从,不敢稍有懈怠。

师尊知识渊博,情怀宽广,心系苍生,他教我的每一篇文章,吟诵的每一首诗词,都滋养着我的身心,丰满者我的灵魂,小小的我,从此有了初心,追寻着这个初心的印记,我一身正气凛然,无私无畏,堂堂正正的走向他老人家给我指明的方向。不瞒你说,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做到了每天向他三请示三汇报,那不是狂热的尊崇,是从心底的折服和敬仰;那不是个人迷信,是他的言行感化,醍醐灌顶,觉悟由此而生。后来,尽管没有这仪式般的尊崇,但心底里感恩却与日俱增。

他就是—国父毛泽东先生!

【河顺民间文艺.第37期】教师节颂歌

第二位师尊,是一位不苟言笑,做事认真,心有所系,日有所行,虽百折而不改初衷;他不是共产党员,却一心向党,觉悟之高,没有哪一点不像共产党人。他一生忠诚教育事业,桃李满天下,学所成者众,虽暮年而余热不断,倾心奉献,无私无悔。

师尊知识宽博,心系我身,教导严苛,不留私情。我受过他的骂,挨过他的打,小时候在他面前常常颤颤兢兢,惕厉忧勤;等到我大了,老了,他还对我严苛的一丝不松,只不过不厌其烦,谆谆教导的成分增加了几成。在我病到膏肓,被医生预言只有三个月生存期的时候,他默默地为我送屎送尿,擦腚洗身,洗衣买饭……。他在我的面前,永远都露着慈祥的微笑,乐观的微笑,用他宽博的知识作话题,给我聊天解闷,用古人、今人故事鼓励我战胜病魔,乐观人生。从小管到老,使我有怨也有恨,有缘也有成,有幸能长成,只不过怨变为了爱,恨转为了情,也算受用无穷,享用终身。

他就是—家父魏老先生。

【河顺民间文艺.第37期】教师节颂歌

作者的父亲▲

第三位师尊,是一位和颜悦色,勤谨事业,惮心竭虑,视生如子,不把自己所有脑洞的东西掏给你不罢休的慈祥先生。他曾是一位军人,钢铁般的意志;他是一位共产党员,真正的初心不改的战士;他是一位老师,在三尺讲台,泼墨挥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教文识字,也教人做人。

师尊知识广博,心尤喜我,我虽不是他的孩子,他却视我如子,盼我成才,盼我成龙,遨游天地,为社会服好务。如此,也不枉他一番苦心孤诣,成就他的梦想。在他自己,我的成功就是他的—中国梦!窃以为,他对我的期望值,高远,圣神,远超自己的亲儿子!我毕业了,他还追踪着我,要求我用他教的心理学,在学校实践和探索,把一个差班变成了红旗班;我从事史学研究了,他从老家山东寄过来一封封信,一本本书,一份份资料,让我研习,汲取精华,而寄来的所有这些,上面爬满了他用心血批注的文字。我回报他的是我的著作,他又把我的书一篇篇的细读细阅,就是“的”和“地”也在给我变换,一丝不苟的精神让我边读边哭,边哭边叹,唏嘘不已,为师如此,幸甚至哉!在我自得意满的时候,他敲打我,教我慎独,清者自清;在我死去活来,有今天没明天的时候,他要我咬牙坚持,与病魔顽强抗争。那一张张人民币寄给我的是救急,是希望;那书信和电话成就了我一个抗癌斗士!卿不负我,我不负卿,终于,我康复地站在他山东老家他的面前!看着师尊变了像的衰老模样,我潸然泪下,师生相拥而泣,倾诉衷肠,互祝安好。就在昨天(9月9日)晚上,我和师尊再次通了电话,想说的话儿说不完,最后一句话:“祝福92岁的师尊健康无恙,安度晚年!”

他就是–师范老师李琮先生。

【河顺民间文艺.第37期】教师节颂歌

作者与李老师(右)▲

国父师尊教导我,怎样走人生的路,为谁生,为谁死,把握前行的方向,不忘初心。

家父师尊教导我,怎样学习,怎样生活,怎样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本色为人。

师范师尊教导我,用学来的知识,服务社会,服务广大人民群众;自己是渺小的,人民是伟大的;只有深入老百姓之中,你才会获得第一手资料,才会汲取丰富的营养,去实事求是的做好本职工作。

教师节,师尊节,缅怀国父师尊,缅怀家父师尊,祝福师范师尊!愿天下的师尊永远是人们的偶像,永远是人们前行的无穷动力!

【河顺民间文艺.第37期】教师节颂歌

新生? ?本名魏俊彦,林州市河顺村人,50后,大学文化,长期从事红色文化史料的研究和写作,编著出版有《血荐轩辕》《林州热土领袖情》等10多部文学、历史书。

? ? ? ? ? ? ? ? ? ? ? ? ??

9

10

【河顺民间文艺.第37期】教师节颂歌照片|作者提供

班主任? /?李明生??

从小学、中学到大学:

从工厂、农村到军营;

方方面面,行行业业,

只要学知识,学技能,

学奋进,学做人,

处处都有老师的身影。

一生中有许多老师值得敬重,

教师节,

最让我回忆的老师,

还是读高中时期的班主任。

?

【河顺民间文艺.第37期】教师节颂歌

魏老师年轻时照片▲

?

他英俊潇洒,玉树临风:

他年幼爱读书自己把自己反锁家中,

偷偷地学,悄悄地读,

小伙伴隔墙给他扔进充饥的烧饼。

他长在战争年代,

抗战时期去逃难怀揣书本。

?

他的声音像百灵,

讲课像唱歌,优雅动听。

讲高尔基的《海燕》绘声绘色,如雷贯耳,

到如今,都如同身临其境、记忆犹新。

他抓班级管理,像慈父,

对学生恩威并举,既教知识,又教做人,

班级评比总当标兵。

他做事,像慈母,

体贴入微,楚楚动人。

为学生避酷暑,到九孔桥下去降温

为增加学时,忘我工作,加班加点,

补习勤工俭学少学的课程。

他爱学生如子女,

腾出宿舍让给备考的学生。

他爱岗敬业,

像红烛,燃烧自己,照亮他人,

白发苍苍还继续返聘:

他大爱无疆,春蚕到死丝方尽,

三尺讲台站了一生。

?

我们爱老师,苍天也眷顾,

老师的爱子身患绝症又起死回生。

他弟子三千,榜上有名,

还有的在中南海人民大会堂荡漾着回声灬

?

有人还活着,已淡出江湖,

但是,我的班主任,

虽然人己离去,

但江湖上还流传着他的故事,不朽的人生。

魏元喜,

班主任老师,

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

【河顺民间文艺.第37期】教师节颂歌

李明生??现为某局退休干部。从军十几载。参加地方工作后,业余时间热爱新闻、文学、写作,曾当过通讯员,记者,主编了《林州市交通志》。在中央省市媒体发表作品数百篇(幅),曾立功获奖。拍摄的《今昔比》组图,评为全国交通新闻摄影三等奖。拍摄的红旗渠劳模筑路《凌空除险》图片,与魏德忠拍摄的《凌空除险》图片,被原新华社社长穆青,以《两张闪光的照片》为题,写了长篇通讯,并载入《十个共产党员》一书。

9

10

【河顺民间文艺.第37期】教师节颂歌

生命中最好的老师 / 时光清浅

教师节前后,我总会想起我生命中最好的老师——我的伯父。

小学四年级时,我们又换了新老师,数学老师就是我的伯父。那时候,在校园里人人皆知伯父是最受学生喜爱的老师。但是对我来说,伯父还只是伯父,只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伯父,是个与我父亲特别聊得来的我的伯父。尽管他们一刚一柔,一个属虎一个属龙。

当伯父真的成为我的老师后,我才开始仔细打量他:紫棠色的脸上,目光是那么温暖而不失威严,嘴角总是挂着一丝暖暖的浅笑。他讲课的声音磁性中充满亲切感;他讲课的语言幽默风趣,富有启发性,总是激起我们强烈的探究欲望;板书工整、严谨而美观。我小小的心灵完全沉醉在伯父的数学课里,我从来没想过数学课竟然这么迷人。我的成绩在四年级之前虽然也算班级前茅,但唯有伯父成为我的数学老师之后,我的数学才稳居第一。不止是我,就连班里无恶不作的“带头大哥”的数学竟也稳拿第二。

在伯父接我们班之前,我们短短三年的小学生涯里已换过十来个老师了。每当有新老师接我们班,开场白总不外乎这句话:“你们班是全校最乱的一个班,没有一个老师想教你们。”以我现在作为老师的眼光来看,倒也是理解这句话的,频繁的换老师会导致学生还没适应新老师就又得适应下一个老师,班风就像一锅大杂烩,什么味儿都有。我们早已习惯了各个老师嫌弃的眼神和挖苦的语言,虽然这并不全怪我们。

可是,自从伯父来了,我们这个学校最乱的班级竟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班里的“捣蛋王”变成了全校品学最优良的孩子。连捅厕所这种又累又脏的活儿也被我们班抢着承包了;“带头大哥”不再率他的“虾兵蟹将”去“兴风作浪”了;那个天天只知在班里当“导演”的小个子也不胡乱折腾了;还有那个不知学习为何事的“小柿盖”竟然也变成写作业最快的那个了,偶尔放了个屁,被大伯调侃成“放了个鸽子屁”,他也一脸兴奋;再也没有老百姓来班里告状说谁谁又偷了她家的鸡;校园附近的菜地,也终于能看到瓜果成熟的模样了;铁厂看场子的门卫终于能清闲一些了,苹果园的地枪再也没有发过威……我们居然蜕变成了学校最好的班级,成绩也是最棒的。

【河顺民间文艺.第37期】教师节颂歌

在我的记忆里,伯父没有呵斥过我们一次。他信任的目光,鼓励的话语,包容的胸怀,无时不刻都在悄然改变着这三十八个曾经令校园里所有老师失望叹息、望而止步的少年们。

寒风刺骨的早晨,伯父陪我们去跑步,咚咚的脚步声里和着的是我们和伯父的笑声。一向怕冷的我,冬天也开始变得温暖起来了。课堂上,伯父永远在激励我们一题多解。那时候,我们似乎都变成了小小数学家,每道题都变成了挑战大脑的游戏,思维的火花在课堂上点燃了我们前所未有的快乐。

以至于上语文课时,我们都偷偷地做起了数学题,当我们被语文老师发现后,他气得铁青的脸扭成了狰狞的麻花,早已被他“千锤百炼”的男生们习惯性地被叫出去抽打。自尊心的受挫变成了男孩子们身上的伤和嗷嗷的求救声。就这样,我从未发过火的伯父,竟也前所未有的大发雷霆,说我们太不懂事,说我们不顾忌老师的尊严。可我们个个觉得心里委屈,我们只是太爱伯父的缘故。我们个个不得其解,似懂非懂。但是伯父在我们心中的分量不见减少,反而更重了。

伯父用他的善良、慈爱、包容,无声无息地改变着我们。有伯父在的数学课,是我们最大的享受。

可是好景不长,短短的一个学期刚刚结束,伯父因为生计,为了我堂姐弟四个的生活,不得不到我姑父的厂子里帮忙,以改善家境。当得知这个消息后,我们个个垂头丧气,感觉乌云布满了整个教室,我们的心变得好重好重。同学们个个像掉了魂似的,面无表情。可是无论我们再难过,数学课上还是换成了那个经常对我们破口大骂、对男生无数次下拳脚的老师。男孩子们又疯了,虽然没有之前猖狂,带着一种伤感的疯,如同淋湿了翅膀的鸟,想飞却再也没有了之前的不羁。女孩子们也忧郁了,焦虑了。我不得不再次沉浸在我搁置了许久的小说里寻求安慰。思念大伯的心化成了无数次的潸然落泪。

想起曾经的自己一直是个上课游离的孩子,是伯父改变了我。有段时间,我的惰性发作,借故生病不去上早自习。是伯父担忧我,执意送我去医院,被医生看穿后,伯父却只是慈爱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就再也没有了逃课的念头。

……

思念如荒芜的杂草肆意疯长,蔓延在无数个日夜里。

“荣昌老师回来了!”那个敲钟的男生疯也似的跑进教室里喊着。“噢,噢……”全班同学情不自禁地欢呼起来,教室里沸腾了,我们激动地蹿到教室门口,窗户前面,张望着外面,满脸兴奋地搜寻着那个让我们黯然神伤又牵肠挂肚的影子。很快,我们看到了伯父,伯父那熟悉而又温暖慈爱的目光瞬间就把我们饥肠辘辘的伤感融化了。我们巴不得一下子就跑到伯父身边,伯父远远地看着我们笑,教室却成了我们的牢笼,那个和伯父站一起的数学老师成了我们的狱长,把我们与伯父硬生生地隔开了。看着伯父的影子渐渐消失在校园里,长长的泪水已布满了每个少年的脸……

伯父,他还是走了,尽管他后来回来依然一直做教师,但他却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的小学时光里。

是的,伯父,他走了。他永远地走了,在我十六岁那年的冬天。他,那个世界上最好的人,我生命中最好的老师,竟然被病魔永远的带走了。

那天,所有认识他的人无不怀着沉重伤感的心情前来哀悼他。那些无数个他教过的学生,大学生、小学生,好学生、坏学生都不约而同地赶来了。尽管 人群变成了海洋,世界却变得那么安静,那么忧伤,那么绝望。

伯父永远地走出了我的世界,我生命中最好的老师,永远信任每个孩子的老师,永远对每个孩子充满期待的老师,永远被所有人尊敬的伯父,这次是真的离开了……

从此,我的伯父,我的小学数学老师,我生命中最好的老师,成了我无数次魂牵梦绕的追忆,成了我工作后的精神偶像,他不断激励着我,鞭策着我……

时光清浅 :80后小学教师。崇尚自然、本真、素简的生活。爱好读书、旅行、摄影。

(原文载于芝兰园)

– End –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林州河顺民间文艺):【河顺民间文艺.第37期】教师节颂歌

(浏览 561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