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斯亮:网络,请留一方净土给他们!

 

照例懒洋洋地翻看“头条”,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这不是志珍吗?连忙点开视频,只见志珍站在中央电视台演播大厅的舞台上,略显尴尬地说:“我又出洋相了……”。主持人撒贝宁手里拿着个一块黑色的碎块,很显然是从志珍的鞋后跟掉下的掉的很不是时候也很不是地方,志珍局促地往后倒退,鞋渣却掉得更多。

陶斯亮:网络,请留一方净土给他们!王志珍院士受邀参加中央电视台《开讲啦》节目。(图片来源:网络)
我与志珍相识于二十多岁的芳华之年,近六十了,一直保持着联系,对她非常了解。志珍是上海人,天生丽质,身形矫健,在国外工作生活了很多年后来又当了领导,在常人的理解中,她的生活即使不高级奢华,精致讲究总该是有的,但事实并非如此。这一辈子,孑然一身,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科研上,一周七天,一天十几个小时泡在实验室,几十年如一日。像大多数女科学家一样,与脂粉和首绝缘,舍不得花时间保养皮肤和穿衣打扮,几乎没见她穿过高跟鞋,正式的皮鞋都很少见,穿的都是便于走路的家居鞋,衣服好像是随手捡来穿上的,我老笑她抠门儿因此掉鞋跟这种事,在我看再稀松平常不过却没想到网络上会掀起一股不大不小的风波
对这件事,大部分人都很感动,认为从这个细节中体察到了科学家的价值观和人生观。但也有一些人认为是作秀,说志珍容妆那么精致,眼镜那么高级,头发做得那么考究,怎么偏偏就掉了鞋跟呢?看到一篇文章我们是穷,又不是傻写道 央视《开讲啦》王志珍院士鞋子掉块引起诚信危机。一部分人赞同撒贝宁,认为王志珍是专心研究的好学者,另一部分人质疑王志珍为何没发现鞋子上的灰尘,怀疑炒作。作为一位80多岁的老人,志珍在舞台上确实光彩照人,且不说那精致的妆容和漂亮的发型多半要归功于央视化妆师的功力,单就是为了表达对观众的尊重,刻意地打扮了一下,也无可厚非。只是她没有料到,郑重其事地穿上平常少穿的一双皮鞋,竟然老化掉了鞋跟……
由于在统战部做过知识分子工作,我有幸结识了很多我国优秀的科学家,他们几乎都是像志珍这么简单、简朴的。我的另一位老朋友,“中国超导之父”、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赵忠贤院士,几次去人民大会堂开会,由于衣着太过朴素,都被工作人员带到司机休息室。我国著名药理学家秦伯益院士,80多岁时还经常骑个老自行车到处跑,背着个双肩包穷游中国。还有布鞋院士、获得“感动中国人物”称号的著名遥感学家李小文,曾被保安当作农民拦在院外不许进……这样的人和事数不胜数。真正的科学家心里只有自己的科研,事关国家重托和民族荣耀,衣食住行的基本生活都简而又简,哪有时间和闲心去作秀和炒作?!
写到这儿,我想到中国互联网的生态,可以说极其复杂,一言难尽
相较于现实,虚拟的世界让中国人感到相对平等,草根也有机会一步登天从理论上说,人人都可以通过互联网成名成家,发财致富比如神奇的网络带货流量密码,或者有惊艳的才华独门绝活的手艺……董宇辉、仙人、巧妇九妹、守山大叔等等,均是时代的弄潮儿。
有时在网上也能感到一些人类共情的美好,多半是针对具体的人和事的社会事件,如早先的铁链女事件唐山打人事件刘学洲自杀事件鼠头鸭脖事件……还有今年的淄博“赶烤”、贵州BA”、北极鲶鱼炫富、旧火重燃的朱令铊中毒案等等,网民表现或高兴或愤怒,或质疑或赞同,这些反应都是正常的。还有网上对解放军科学家消防队员快递小哥寒门学子英模人物等,都是充满崇敬和同情很多外国朋友,如竹内亮导演德国小伙子马克俄罗斯的优优唱中文歌的卢旺达乐队、正能量网红美国小伙郭杰瑞等等,也都受到中国网民的喜爱很多中国人与外国人的婚姻,特别外国父母收养中国残疾儿,网民们都予以满满的祝福……这些折射出的是中华民族的朴实善良,四海之内皆兄弟的包容,千年文明古国该有的样子。
可是一旦涉及意识形态,网上看到的则是另一番景象,可以说是大V们的战国时代,那叫一个乱!看上去言论似乎很自由,可以想骂谁就骂谁,可以宣泄情绪,将胸中的戾气恶气怨气都一股脑儿倾泻到网上,甚至可以小小不然地造个谣什么的。但互联网的公平自由是跛足的,理性的爱国主义科学求实的精神人文的素养人性的善良,往往被狂热的民粹主义反智言论粗鄙的语言暴力所碾压网暴,几乎无人可以避免。如果说注册的大VV们还是有自己想法与立场的话,那么评论区简直没法看了,恶毒粗鄙冷酷帽子横飞,棍棒乱打,为所欲为,毫无底线。中国互联网已经成为网络暴力和造谣中伤之疡。
至于我本人,力主中庸之道,极为赞同易中天的评价:中庸是中华文明的智慧。但是并非没有立场和信仰,做不到完全的中庸,因为我的骨子里毕竟还有湖南人的基因,因此路见不平,难免嘚吧几句。先前就因为没管住嘴,从此“辉瑞陶”大帽如影随形,但年过八旬的我已是百毒不侵,奈我其何?我甚至想干脆用“辉瑞陶”做网名吧,女儿笑说“小心辉瑞告你侵权。”
如今,对网络爱也罢,恨也罢,不可争辩的事实是,人们已经离不开了,那些大大小小的V既然选择了进这个拳击场,那就得承受挨几记老拳。但是,希望我们的网友能够网开一面,善待我们的科学家和专家,他们是国家的财富,社会的栋梁,民族的希望,不应成为大众娱乐的对象,更不该成为网络暴力的受害者
例如,著名生命科学家饶毅教授,有一段对他攻击得很凶。虽然我与他有分歧,也曾指名道姓地反驳过他,但是对他的网暴令我痛心。我相信饶毅是有科学家素养的他不该对核检中发生的那些事负责,也绝不是一个贪财之人,否则他不会放弃美国的终身教授,毅然回国效劳。
还有,世界级伟大科学家杨振宁,二十多年来一直被持续网暴。暴民心理阴暗,是羡慕嫉妒恨之巅峰。在杨翁结婚十一年时,曾接受杨澜采访,杨振宁说翁帆是上帝给他的最后一件礼物”,翁帆说杨先生是她生命的引领人,还说很享受目前这种象牙塔式的生活。前一阵,网上广为流传所谓翁帆的一首诗,煞有介事地说杨翁分手了,不久即被打脸,2023年,102岁的杨振宁与翁帆庆祝了结婚20周年,谣言不攻自破。2020年我写了你们哪来的底气辱骂杨振宁?,得到了绝大多数读者的支持 ,即便这样,现在仍有暴民在精神凌迟他。我曾问过杨振宁的一位朋友:杨振宁被这么样的谩骂,他会后悔回国吗?”“到了杨振宁这个身份上,他会在乎这些吗?顿时,我觉得自己好幼稚好肤浅。
最近对两位国家功臣的攻击同样令人愤慨。
一位是钟南山院士,2003年抗击非典及三年抗击“新冠功勋卓著,获得共和国的最高荣誉。谁想新冠刚过,一扭脸儿,有人就开始网暴钟院士,拿他的挂号费说事,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猜测,逼得钟南山院士不得不以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科学声誉。公立医院挂号费的标准,是各医院在国家相关规定的框架内制定的,钟院士哪有权力给自己定高价挂号费?其实,一线城市三甲医院,很多顶级专家挂号费都在左右,但这是特需门诊的挂号费。绝大多数专家也看普通门诊,为大众病人服务,这个挂号费就很便宜。像钟南山这样的院士,又这么大岁数,主要精力应该放在科研以及重危疑难病人的诊治上,还在出门诊,已经是患者大大的福祉了

陶斯亮:网络,请留一方净土给他们!2020年1月,一张钟南山院士乘火车前往武汉的照片感动了全中国。(图片来源:网络)

还有一位就是著名肝胆外科专家黄洁夫他是公认的第二次移植高潮的推动者和当之无愧的学科带头人,在国际上为中国赢得荣誉无数。但最近网上对他的攻击颇猛,还将他与余茂、帝井少辅相提并论,“”便是卖力地倡导2023年要让中国成为第一器官移植大国,后面的评论骂骂咧咧,不堪入目。还有的视频与言论,把器官移植与杀人犯罪混为一谈,甚至质疑我国每年失踪的人口与此有关。这些人无知得太离谱了,我来普及点常识吧!中国一直禁止人体器官买卖,政府在2011刑事法修正案正式出台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虽然这条黑产业链不能说完全灭绝,但它绝不是我国脏器移植的主要来源。恰恰,推广和规范自愿的器官捐献,才是杜绝非法器官买卖的正道。
陶斯亮:网络,请留一方净土给他们!2018年,黄洁夫出席第71届世界卫生大会“器官移植服务的全民覆盖”主题边会。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中国都是用死囚犯来做脏器移植供体。虽然那时使用死刑罪犯器官有法可依,却陷入医学道德困境,因为死囚不等于尸体,后者没有医学价值。我曾听做死囚脏器摘除的医生说过他们的经历,认为那是他们的噩梦。世界卫生组织以及世界上100多个国家向我国提出抗议。黄洁夫说做这样的移植手术,失去了医生的尊严。在医者道德感的驱使下,黄洁夫多年来一直奔走呼吁,要求停止使用死囚脏器,回归人道与文明。但黄洁夫面对的是一部法律、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千年传统、对死囚脏器移植缺乏认识这样三座大山。黄洁夫以愚公移山的精神,豁出去了的勇气,在全国政协会议上揭开死囚移植这块疮疤,中央领导立即认识到这是有关中国国际形象的重大问题,经过壮士断腕,刮骨疗毒式的改革,中国政府正式向世界宣布,从201511号起,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公民自愿捐献将成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渠道。黄洁夫及同道,终于拼尽全力,将中国的器官移植事业推到国际的人道高地上,以特有的中国模式在阳光下绽放。
做移植手术的医生们终于可以对“捐献鞠躬致敬,并有尊严地进行手术了。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以器官捐献的方式延续了生命的价值,使我国成为世界第二大脏器捐献国著名歌手姚贝娜就捐了她的角膜。我的女儿也是第一批登记的人体器官捐献志愿者之一。在黄洁夫及同道领导下的中国人体器官与移植委员会”和“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成为我国每年30器官移植需求者的重生之源,所有器官移植专家都是中国的光明使者,黄洁夫值得被写入中国医学发展的史册。

陶斯亮:网络,请留一方净土给他们!器官摘取手术时,医务人员都会向捐献者默哀鞠躬,表达深深的敬意。(图片来源:网

若论为国家为民族做出的贡献,网上那些喷子们比之判若云泥,但大部分科学工作者在网上没有平台,对于网上的污蔑造谣,没有渠道、也没有精力抗争或者只是不屑于理会网上这点事,结果往往妖言惑众,以讹传讹,任由名誉人权遭肆意践踏。我一厢情愿地写了这篇小作文,是想呼吁善待我们的科学家,给他们留一方净土。叶企孙谢家荣束星北姚桐斌汤飞凡这些中国科学巨擘的悲惨遭遇,不能在中国大地上重演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天道和圣):陶斯亮:网络,请留一方净土给他们!

(浏览 4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