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一个值得仰望的文化高度

屈原:一个值得仰望的文化高度

屈原:一个值得仰望的文化高度

又逢端午,遥祭屈原。一个人与一个节日、一种民俗关系如此之紧密,中国历史上唯此一人。

?

屈原,一位让世代中华儿女年年记起的先祖,一个让历代文人仕子朝诵夜吟的巨擘,是我们这个民族灿烂精神篇章中的一个厚重的标题。【微信公号:老子微言V】

?

拂去历史的云烟,掸落鏖战的尘埃,一尊伟岸的独行者身影从遥远的两千多年前渐行渐近。屈原,是中华民族的一根铁骨。

?

历数古今中华先贤,列在前几位的,当有屈原。更有人认为,他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真正具有纪念价值的爱国精神缔造者,第一个真正具有忠肝义胆、满腹才情,敢于以身殉国、以身殉道、以身殉志的爱国主义战士。

?

屈原:一个值得仰望的文化高度

《离骚》之后无《离骚》

感谢司马迁,从浩浩汤汤的历史长河,从亘古不息的汨罗江中,打捞起这位中国古代伟大的政治家、思想家、外交家、文学家,他在《史记》中用了1200多字让后世记住了那个不屈的脊梁。

?

屈原是战国后期楚国人,籍贯湖北秭归,生于公元前340年左右,卒于公元前278年。年轻时的屈原担任过楚怀王的左徒,伴随左右,深得器重,参与和执掌楚国 许多重要军政外交事务,起草宪令,修正法度,展示了高超非凡的治国理政才干。这一意气风发、豪情满怀的时期,确立了他事业的高度。

?

屈原人生的另一个高度是他的文学成就。他创作的《离骚》《天问》《九歌》《九章》《招魂》,耸立起中国文学风光雄奇的巅峰。《离骚》被公认为中国古代文学史 上篇幅最长、最具有浪漫主义色彩的政治抒情诗;《天问》以奇特的诘问形式、异常神奇丰富的想象力,一连向上苍提出170多个问题,涉及天文、地理、文学、 哲学等许多领域,既敬天尊神法道,又借天问道、借古喻今,叩问现实,质疑巫术的盛行,充满科学求索精神;

?

在祭歌基础上提炼而成的《九歌》,结构精巧,斑斓 绚丽,美轮美奂,塑造了或优美妖娆或庄重典雅的云中君、湘君、湘夫人诸神形象,成为传世经典之作。《离骚》之后没有《离骚》,《天问》之后《天问》不再, 《九歌》之后难寻《九歌》,屈原之后的中国文化人都聚集在这座高山之下,刨挖文学的泉眼和思想的深井。

?

屈原:一个值得仰望的文化高度

钢筋铁骨的屈原精神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溯寻中国文化的源头,都不能不端视屈原的身影,触摸“屈原精神”的钢筋铁骨。

?

一是国家至上。屈原志存高远,心系国家,襄理朝政,竭力勤勉。他主张对内变法图强、对外联齐抗秦,一度使楚国富足强盛,实力雄厚,威震诸侯。他“明于治乱, 娴于辞令”,“接遇宾客,应对诸侯”,对内对外都是一把好手。

?

但他并非总是春风得意,他遭遇到了一个强劲的来自外部却深潜楚宫的政治对手。秦相张仪是中国 历史上着名的谋略家和纵横家,诡计多端、老谋深算、胆略过人。他一生有两件最得意的政绩,一是几度破坏楚齐联盟,为秦国成就霸业扫清了前障;二是成功地离 间了楚怀王与屈原的关系,使楚国驱逐忠良,丧失清醒,丢掉了雄起的基础和机遇,最终为秦所灭。

?

这两件事合而为一,那就是张仪打败了屈原。张仪十分清楚屈原 是楚国唯一使他感到威胁的对手,他收买靳尚,设诡郑袖,蒙骗楚王,谗害屈原,可谓用心良苦,心机算尽。屈原清醒地认识到楚国真正的敌手是强秦,“横则秦 帝,纵则楚王”,不是楚吃秦,就是为秦所吃。但屈原贵在心系国家,失在忽视了小人的力量。两人较量的最终结果是,正不敌邪,屈原惨败。从一定意义上说,楚 秦之战实质上是屈张之争,屈死而楚灭,张狂而秦胜。尽管如此,屈原至死也没有放弃对国家的责任和对使命的担当。

?

历史的篇章总是飞扬着流畅与滞涩的墨迹,正 邪不分、忠奸难辨的故事时常发生,让人嗟叹,但车轮总能曲曲折折歪歪扭扭地往前走。中国“大一统”的思想并非始于秦始皇,春秋战国诸侯之间的征战其实都是 统一战争,是诸多帝国梦的灰飞烟灭与推倒重来。屈原的政治见识使他看到了战争的性质,知道战争的赢输决定着国家的存亡,而不仅仅是一城一池的得失,因此他 的忧虑远比一般人要深沉、痛彻得多。

?

国之将亡,已无暇计较个人恩怨了,为了维护国家利益,他不惜牺牲个人前途直至自己的生命。一切幻灭之后,他拼将生命全 部能量的最后一跃,也是以身许国。这种为国尽忠的信念,构成屈原精神的主体,渐渐凝成中华民族传统精神的核心。

?

二是忠君忧民。屈原身居庙堂而心忧天下,身居荒野却顾盼庙堂。他对楚怀王曾有深厚感情,一度几乎寄予了他所有的政治理想和事业追求;而又怒其不争、怨其不 察、恨其不用、哀其不幸,悲叹昏聩之君误国、蛊惑之佞亡国,可谓爱恨交织。即使屡遭离间、屡受陷害而被疏远、流放,他仍然一步三回头,期盼君王的幡然醒悟 和召回。

?

在“楚才晋用”的时代,屈原有足够的理由选择离开,像春秋时期的孔子一样周游列国,一边寻找明君,开辟自己的政治试验田,一边传大道,宣扬自己的 政治和道德主张,但屈原宁死也不愿意离开楚国一步,对国家、君王的忠诚日月可鉴。即使对昏聩的新主顷襄王,屈原也同样抱有过幻想,浪迹荒野之时仍以诗赋寄 情,提醒朝廷,但终究是一厢情愿、枉自多情。屈原的忠君情结和爱民情怀并存,对民生有更多的体恤,在忠君与爱民的矛盾中备受煎熬。

?

他“长太息以掩涕兮,哀 民生之多艰”,以民为本,敬天法祖体恤苍生,为民请命,对百姓充满深深的同情和哀怜。屈原身为宗室重臣,却站在劳苦大众一边,反对世卿世禄、限制贵族特 权,明知这样必定会触犯贵族垄断集团的利益,但他“岂余身之惮殃兮,恐皇舆之败绩”,对民众、对王权的忠诚昭然若揭。两千多年来,屈原这种忧国忧君忧民的 情怀一直深深地影响着中国传统知识分子。

?

三是坚持真理。真理贵在发现,难在坚持。坚持真理是需要智慧的,屈原负责过许多国计民生大事,对政治、社会、文化、外交等领域有着自己的想法,他的倡导法 制、鼎新革故、推进民主、选贤用能等改革思想,对于建立一个强大的楚国无疑是很有价值的。

?

譬如他提出“举贤而授能兮,循绳墨而不颇”,以奴隶傅说、屠夫吕 望、商贩宁戚成才的故事为例,说明不拘一格选用人才的重要性,这一人才兴国的思想在那个时代是具有先进性和开拓性的。坚持真理也需要勇气,屈原对“世溷浊 而不分兮,好蔽美而嫉妒”、“世溷浊而嫉贤兮,好蔽美而称恶”的世俗污秽深恶痛绝,敢于剑挑楚国政治的失误、吏治的腐败、贵族阶层的贪婪,甚至胆敢指责楚 怀王、抨击顷襄王,威风凛凛,寒光闪闪,锐气逼人。

?

坚持真理更需要百折不挠的毅力,屈原的远大抱负和政治理念一旦确定,便坚贞不改、矢志不渝,“虽九死而 犹未悔”。即使在遭贬放逐的路上,仍以“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来自励,像一个战士,义无反顾。屈原的耿耿正气,感染着一代又一代为真理而斗争 的勇士。【微信公号:老子微言V】

?

四是情怀高洁。屈原有着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和高贵节操的坚守。“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这些葳蕤芬芳、烁金 泛银的精美文字,像镜子一样照映着他那纯净的灵魂与高洁的思想境界;

?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深固难徙,更壹志兮……精色内白,类任道 兮……嗟尔幼志,有以异兮;独立不迁,岂不可喜兮!”他以橘言志,表达了自己表里如一、坚贞不屈的品格;“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举世皆浊 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表达了他洁身自好与清醒自重的秉持;

?

“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表达了他爱憎分明、刚正不阿的浩然正气;“宁溘死以流 亡兮,余不忍为此态也”,“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表达了他对“贤圣逆曳兮,方正倒植”的昏暗时代的猛烈抨击和 对黑恶势力决不妥协,纵然招致灾祸也决不苟且偷安的坚定决心。

?

屈原:一个值得仰望的文化高度

? ? ? ?喜欢他那么久 曹护卫的话音一落,还没等那位须发皆白的公孙先生说话,公孙先生身旁的一位面目阴鸷、穿着一袭黑色道袍的中年男子便阴恻恻的出言道:“嘿嘿,曹惊雷,你莫非是糊涂了不是?区区一个地仙初期的小子,看上去还是乳臭未干,你却是冒冒然带进我等秘所,还说什么可堪大用,莫非想要糊弄公孙先生不成?” ? ?风小天闻听此人出言对自己藐视异常,心中不免有几分恚怒,看其修为,也不过是灵仙初期而已,只是自己身在此处,还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状况,却是不宜发言,只是冷冷地盯着 公孙无妄心中那个气啊,自己堂堂逆生盟的盟主,天仙后期的高手,如此屈尊纡贵结交一个小小的地仙后期,甚至不惜用自己久悬的逆生盟副盟主之位来当表示自己的诚意,可是这个小子竟然如此不识相,竟然无视自己的多次示好,连这逆生盟的副盟主也不肯接受,实在是太气人了,若非这小子刚刚有功于逆生盟,公孙无妄都有心拂袖而去了!? ?好在公孙无妄城府够深,勉强地笑了笑,举起酒杯,按捺着心中的不快说道:“那好,人各有志,风小友不愿加入我逆生盟,那是我逆生盟没有福气,老夫自然也不能勉强,请干了这杯!” ? ?说完,公孙无妄一扬脖子,将酒杯中的就一饮而尽,“啪”地一声扣在面前的桌子上,心中的那丝不快却是最终没有压制住,尽显于脸色之上。? ?风小天如何看不出来公孙无妄心中不快,觉得再留在此地也没甚趣味,便站起身来,对着公孙无妄说道:“公孙先生,在下已然叨扰日久,这个月的上缴仙石的任务却是还差得很远,这便请辞!” ? ?公孙无妄点了点头,说道:“嗯,风小友去意心切,老夫也就不留你了,至于你这个月的任务却是不用愁,你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我逆生盟怎么能没有表示呢?” ? ?公孙无妄说完,一击掌,进来两个面目俊秀的童子,身上一股乙木之气,显然也是草木精灵所化,这两名童子手中个托一个玉盘,每个玉盘上却是都堆放着洁白的仙石!? ?公孙无妄指着玉盘中的仙石说道:“这里一共是一百二十块下品仙石,足够风小友一年不用辛劳了,便作为老夫和逆生盟的一点心意吧,还请笑纳!” ? ?风小天正要推辞,一旁的曹惊雷却是发话了:“风兄弟,逆生盟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是这点仙石还是不缺的,风兄弟你就收下吧!” ? ?风小天想了想也是,自己来此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挣点儿仙石也是应该的,便大大方方地收下了,只是自己的储物戒指已然被王都监收走了,释迦塔又不能暴露,风小天只好便一并将那两个玉盘从二位童子手中接了过来,就那么端着对公孙无妄说道:“长者赐,不敢辞,既然公孙先生有次美意,那在下就生受了,谢过公孙先生赐下仙石!” ? ?公孙无妄见状,微微一笑说道:“呵呵,风小友无须客气,这些仙石就这么拿着也是在是惹眼,老夫知道你们的储物法宝都被都监们搜走了,也罢,老夫便好人做到底,这个储物袋子便也送了你吧!” ? ?公孙无妄说着,手一挥,一只灰色的储物袋缓缓地飞至风小天的身前。? ?风小天也不客气,一把抓过储物袋,将一百二十颗仙石一股脑儿地储物袋中,便是那两个玉盘都没有落下,全装了进去,然后将储物袋顺手放入了怀里!? ?公孙无妄见状心里冷冷笑了一声,暗自忖道:“哼哼!先让你高兴一会儿,这些仙石也不过是拿出来做做样子而已,迟早还是老夫我的!” ? ?“多谢公孙先生,时间不早了,在下这边告辞!”收拾停当后,风小天却是一刻也不想多呆,朝着公孙无妄一拱手,便要告辞离开!? ?“公孙先生,请允许属下送送风兄弟,不然的话,他一个挖矿奴隶的身份,行走在外面很是危险的!”曹惊雷赶紧上前朝着公孙先生请示道。? ?“哎呀,对了,小曹,老夫一会儿有事情问你,你先稍等一下,随老夫到殿后一行,然后也便留在你那个西瓜都监的身边暂时不用回来了,省得来回跑,就让风小友先等上一等,反正也不急在一时!”公孙先生佯装想起什么事,便吩咐曹惊雷道。? ?曹惊雷不虞有他,便抱歉地朝着风小天一笑,然后便站到了公孙无妄的身边,而公孙无妄也带着歉意地对风小天说道:“风小友,你暂且由小李子带领着,到一旁的偏殿休息一番,我问完小曹事情之后,马上便让小曹带你出去!” ? ?接着,公孙无妄又吩咐李曦果道:“小李子,你要代替老夫好好招呼风小友,切不可怠慢了他,若风小友有什么不满,老夫惟你是问!” ? ?李曦果如何不知公孙无妄的意思,表面上一本正经地说道:“属下谨遵公孙先生之命,请公孙先生放心,属下一定会好好招待风小友的!” ? ?李曦果刚一说完,耳边便传来了一丝细微的声音:“小李子,将这个小子带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干掉,毁尸灭迹,莫让小曹事后抓住把柄,另外那些仙石,你留下二十块作为做这件事情的奖励!”正是公孙无妄的传音!? ?李曦果心中一喜,抬起头,正迎着公孙无妄意味深长的眼神,便会意地笑了笑,然后朝着风小天笑容满脸地说道:“风小友,请随我来!” ? ?曹惊雷虽然感觉风小天让李曦果领走有些不妥,可是也不以为这李曦果胆敢下手加害风小天,也高声说道:“风兄弟,你先等我片刻,我和公孙先生去去就来!” ? ?风小天朝着曹惊雷微微一颔首,便在李曦果的带领下朝着偏殿行去,而曹惊雷则是跟随着公孙先生去了殿后,余下众人也是一哄而散,各自回到住处修炼去了!? ?而风小天则是在李曦果的带领下,走了很久一盏茶的工夫,绕绕弯弯地穿过无数的房屋,还是没有到达目的地,不禁有些不解地问道:“李兄,这偏殿未免有些太偏了吧,为何这么许久都没有到呢?” ? ?李曦果心里暗暗一笑,想道,正是要引你至偏僻之处才好下手啊,嘴里却是笑着说道:“嘿嘿,风小友稍安勿躁,偏殿嘛,自然是偏了点,前面不远就到了,风小友便随我到那边,等曹惊雷过来!” ? ?风小天闻听这李曦果的笑声有几分得意之意,嘴上虽然没有说话,心里却丝毫暗暗警惕,这个李曦果一直和自己作对,此番引自己到如此偏僻之地,难免不会有什么坏心思,自己还是小心些为妙啊!对方,心里暗自计较。? ?而曹护卫,也就是那黑色道袍男子口中的曹惊雷却是气愤不平地说道:“李曦果,你休要满嘴喷粪,这位风小友是曹某好不容易才请来的贵客,若是你惹恼了他,影响了咱们的大计,可是吃罪不起!” ? ?那李曦果闻言却是仰天哈哈大笑起来,口中轻蔑地说道:“哈哈,就这小子还是贵客?曹惊雷,你脑子还真是坏了,把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请来当什么贵客,以我看,还是速速将其除去,免得走漏了消息,你我都跟着遭殃!” ? ?这李曦果说着,手里突地现出一柄折扇,身形微动,就要动手斩杀风小天,他倒不是真的对风小天有什么成见,只是他一向和曹惊雷不太对头,所以一见风小天是曹惊雷带回的人,自然心里便有几分不爽,很自然地排斥起了风小天,也没兴趣了解风小天是何等样人,便要出手将其打杀,在众人面前折了曹惊雷的面子便可!? ?这位公孙先生实力固然高超,眼力自然也是不差,他发现这李曦果和曹惊雷为了他要大打出手,可是他自己作为这个事件的起因,却是镇静异常,神色没有半点波动,且不说修为如何,单单是这份镇定,已然说明这位风小天的不凡之处了!又行了一盏茶的工夫,李曦果才领着风小天来到一处废弃的大殿里面,风小天放眼望去,却见这处房子中蛛网密布,灰尘满地,心中不由惊奇,出言问道:“呃?这便是你逆生盟招待客人的地方吗?怎么平时没人打扫吗?为何如此破败不堪啊?” ? ?李曦果却是阴阴一笑说道:“哈哈,你这小子还真是笨啊!你也不看看,这是何等破落地方!我逆生盟怎会在这里招待客人?” ? ?风小天心中一动,心知这李曦果的真面目怕是要露出来了,表面上却是假装大惊失色地问道:“啊?这里不是招待客人的地方,你为何要带我来到这里呢?” ? ?李曦果仰天大笑道:“哈哈,臭小子,你算什么客人?大爷我带你来此自然是,哼哼,要取你的小命!”说到后面,李曦果目露凶光,声色俱厉!? ?风小天心中冷笑一声,表面上却是惊惶失色地斥责道:“啊?你不能伤害我,公孙先生有令,让你好生招待于我,若你胆敢对我不利的话,公孙先生定然不会饶你!” ? ?李曦果一闻此言,却是更加得意地笑了起来,口中说道:“哼哼,你这小子,竟然如此糊涂,你以为本大爷要你的小命,是本大爷自己的意思吗?若没有公孙先生的命令,我若伤了你,曹惊雷那个夯货岂能和我干休?实话告诉你吧,将你灭杀,正是公孙先生的意思!” ? ?风小天闻言心里一个“咯噔”,明白果然是公孙无妄这个老狐狸不放过自己,口中却是厉声呼道:“不可能,公孙先生不会这样做的,我刚刚帮了逆生盟的大忙,公孙先生还送我仙石感谢于我,岂能一转身便翻脸不认人,还派你加害于我?定然是你自己贪图我怀里的仙石,意欲谋害于我!” ? ?“哼!可笑,那些仙石本大爷是很需要,不过却不是本大爷要斩杀你的主要理由,实话和你说吧,公孙先生之所以要杀你,便是因为不不肯加入本盟,而你又知道了本盟的存在以及一些秘密,一旦你泄露了了此地的秘密,逆生盟便会马上面临灭顶之灾,你想想,公孙先生如何肯放你出去?这只能怪你不识相,放着逆生盟的副盟主不做,偏偏要回去做个挖矿的奴隶,这下可好,在修真界千辛万苦飞升至仙界,如今却是要将小命送掉了!”李曦果料定风小天如今已是瓮中之鳖,插翅难逃了,所以便告诉了风小天实情!? ?风小天闻言,心中却是暗暗气恼:“幸亏自己早就看出了这个公孙无妄的心性,没有答应加入逆生盟,便凭着公孙无妄这般人,哪里能领着逆生盟众人脱离王家的掌控,不过也幸好,这个公孙无妄要树立自己厚道的形象,没有在众人面前和自己撕破脸动手,只是派了这李曦果暗中加害自己,却是给了自己机会!” ? ?想到这里,风小天一拂袖子,在地上扫除一块净地,施施然地坐了下来,好整以暇地看着李曦果,一扫刚才的惊惧之色,而是微微笑道:“姓李的,你便如此肯定凭借你的实力,可以取了你家小爷我的性命吗?” ? ?李曦果本来以为这个风小天听到这里,一定会是惊慌失措,要不是夺路而逃,甚至会是跪倒在地,痛哭流涕的向自己求饶,却是没有想到竟然是这幅老神自在的样子,一个地仙初期境界的仙人,竟然好像根本没将自己这个灵仙初期放在眼里。? ?李曦果先是一惊,继而发怒道:“哼,你这小子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如此托大,你飞升仙界尚不足半年,一个小小的地仙初期而已,竟然敢在本大爷的面前如此装模作样,要知道,本大爷已然是灵仙初期的仙人了,比你小子高了整整一个大境界!” ? ?只可惜李曦果的这番恐吓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风小天却是从怀中顺手掏出两枝茶树,往一旁一丢,顿时化为两名俊秀的童子。? ?“峨蕊,碧螺,给我准备一盏热茶!”风小天淡淡地吩咐道。? ?峨蕊和碧螺两位童子乖巧地应了一声,手中白光连连闪出,很快便将一盏香喷喷的热茶,由峨蕊奉至了风小天的身前,风小天根本就不准备搭理李曦果,自顾自地端起茶杯轻轻地啜了一口,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李曦果心里那个气啊,这叫什么事呢,自己堂堂一个灵仙初期的仙人站在一旁呆瓜似的看着,而一个蝼蚁一般的地仙初期仙人却是优哉游哉地喝着香茶。? ?“好啊,那曹惊雷果然和你关系不错啊,本大爷讨要了多次的茶树童子他都不答应,却是将两株都送了你,不过如此也好,这两个茶树童子正好就此归了本大爷!”李曦果狞笑着,手一伸,手臂突然加长,手掌变得如蒲扇一样大小,五指成爪形,朝着峨蕊抓了过去!? ?峨蕊一声惊呼,吓得朝着风小天的身后躲去,风小天却是淡淡一笑,说道:“峨蕊莫慌,有主人在此,无人能伤了你和碧螺!” ? ?风小天说着,突然解开了锁山环隐匿气息的功能,浑身气势倏地大涨,手一伸,一掌迎向了李曦果的巨爪!? ?只听“嗵”地一声巨响,掌爪相击,风小天已然是灵仙中期,那李曦果只不过是灵仙初期,而且又是随意一击,根本没想到风小天能反抗,自然是讨不了好去,被风小天一掌击得飞了起来,重重地落在尘埃之中。? ?而风小天大袖一挥,身前便似是凭空多了一道无形的墙壁,被李曦果激起的漫天尘埃只在李曦果那半边飞舞,半点也到不了风小天这边。? ?刚才还惊慌失措的峨蕊见状,顿时胆大起来,从风小天的身后走出来,指着那狼狈躺在地上尘埃中的李曦果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 ?李曦果头发全部散开,嘴角渗出一丝血迹,脸色苍白,浑身沾满了灰尘,可是他此时却是全然不顾这些,颤颤巍巍地指着风小天,满脸是惊骇的神色,结结巴巴地说道:“风……风小天,你……究竟是……是谁?莫不是王……王家的高……高手!” ? ?此刻的李曦果被风小天一击之下,已然是受了不轻的伤,体内仙灵之气紊乱,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使得他认为风小天可能是王家派了对付逆生盟的高手,因为他凭借自己灵仙初期的修为,却是看不出风小天究竟是哪个境界,总之比自己高就是,这绝对不是一个飞升仙界之后,只是做了三个月的挖矿奴隶所能办到的,估计那个傻乎乎的曹惊雷也被骗了!? ?风小天端起茶杯,轻轻地啜了一口,才淡淡地说道:“呵呵,我是谁,此刻对你来说已然不重要了,你只是需要知道的是,你命不久矣,小爷我会取了你的性命!” ? ?李曦果闻言大惊,他情知自己刚才的无礼,已然很难让风小天饶过自己,一听风小天如此说,哪里还能生出战意,也不敢求饶,运起仙灵之气强行压住伤势,双手在地上一按,身子便如同箭一般朝着门口射去,他要逃遁,他也相信,只要逃出这座废弃的大殿,展开身法,逃到公孙先生的身边,是会有希望活命的,毕竟公孙先生的实力要比这个姓风的小子要强上不少吧!? ?李曦果一边逃跑一边斜眼瞥向那风小天,却见那风小天只是自顾自地喝茶,并不阻拦自己,心中大喜,以为逃生有望,兴奋之下,逃遁的速度又增加了几分。? ?哪知,李曦果身形堪堪到了殿门口眼看就要逃出大殿的时候,风小天的身上突然发出一道白光,后发先至,射到了殿门之前,一匹长着独角的白马倏地出现在了大殿门口,那独角发出一道雷光,朝着李曦果激射而去。? ?李曦果哪里料到有此异变,想要躲避已然不及,当胸之上被雷光击中,身形又被重重地撞了回来,再次跌落尘埃之中,胸前的衣服已然被烧焦,露出了被雷光击得焦黑的皮肤!? ?殿门口出现的正是龙马风小龙,塔灵风小灵早就将风小天的吩咐传给了风小龙等在释迦塔潜修的几位,故风小龙一出现便是绝招,虽然他和那李曦果的实力相若,但是胜在突袭,可怜李曦果根本就没有防备,生生地受了风小龙一击,再次受伤。? ?这李曦果见势不妙,却也是强悍得很,他已经感应到这匹可以发出雷电的奇怪马匹实力和自己不相上下,还是不要缠斗的好,所以右脚一蹬地,身子再次暴起,却是朝着屋顶窜了出去,双掌一式“举火烧天”,朝着屋顶击去,想要击破屋顶逃遁!? ?哪知,风小天身上又是白光一闪,一道白光直射空中,一头长着翅膀的老虎扑扇着翅膀发出无数道风刃,将李曦果发出的掌风击得溃散于无形,多出的几道风刃则是朝着刚刚飞起的李曦果身上带着呼呼的啸声割了上去!? ?“公孙先生,这可是有些不妥啊!这个小子实力低微,来路尚且不明,怎么可以带入我们洞内啊?还是先查清楚为好啊!”那李曦果闻听公孙先生延请风小天入洞,却是闪身拦在洞口,有些着急地说道,这样一来,不是间接地证明那曹惊雷的眼光好,而自己的眼光却是不怎么样嘛?? ?公孙先生闻听李曦果此言,却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小李子,此事老夫自有主张,你就不要多言了!” ? ?公孙先生的话语虽然语气平淡,可是听在李曦果的耳中,却是不亚于惊雷,这么长的时间里,李曦果自然知道这位公孙先生的秉性,喜怒不形于色,如此说自己,说明其心中已然是有几分恼怒了,自己若是再纠缠于这个问题,只怕是对自己在组织中的地位不利啊,还是暂且莫要争执的好,反正这个新来的小子实力低微,对付曹惊雷那个莽汉自己有些发憷,对付这个小子,自己却是不愁找不到机会修理修理他。? ?想到这里,李曦果不再多言,恶狠狠地盯着风小天,闪身退到了一边。? ?风小天自然将李曦果阴狠的目光收在了眼中,心中暗暗冷笑,若是这李曦果就此识相,不招惹自己则也罢了,若是以为自己可欺,还要招惹自己的话,自己也不介意下狠手将之灭杀!? ?而公孙先生见李曦果闪开,便转首再次朝着风小天邀请道:“风小友,小李子便是这莽撞脾气,还请风小友见谅,还请风小天入洞,老夫愿与风小天把酒详谈!” ? ?风小天见这公孙先生一副和气生财的样子,再说已然走到了这一步,也不好拒绝,索性大大方方地进去,看看这些人到底要搞什么也好,便朝着公孙先生说道:“既然公孙先生有请,那在下就不客气了!公孙先生同请!” ? ?话音一落,风小天朝着公孙先生先是一拱手,昂首阔步地穿过洞口,朝着洞内施施然地行去。

伟大的悲剧英雄

忠烈屈子,千年一叹!

?

一声赞叹,一声悲叹。屈原纵身一跃,将自己定格成中国历史上最早的悲剧英雄。

?

楚国社会千疮百孔时弊丛生,政权昏暗腐朽摇摇欲坠,政治生态险恶,官场上毫无清明正气可言,使屈原有生不逢时之感。他的真知灼见被君王视如草芥弃如敝屣,他 的才干遭到无能之辈的嫉妒,“上官大夫与之同列,争宠而心害其能”。

?

楚怀王授权屈原负责起草国家宪令,屈原草稿未定,而“上官大夫见而欲夺之,屈平不 与”,上官大夫便向楚怀王进谗诬告屈原,使之“信而见疑,忠而被谤”。用现在的流行语来说,是魑魅魍魉们的“羡慕嫉妒恨”祸害了一代忠臣贤良。

?

更可悲的是,屈原遇上了两代昏君。

?

强秦兵临城下,弱楚危在旦夕,楚怀王却屡中张仪之计,违背盟约与齐断交,既恼羞成怒又不讲信义,既贪婪自私且鼠目寸光,终于孤立无援,求救无门。被晾在一边 的屈原看到了楚齐断交的严重后果,力阻无效,反而被逐出朝廷,流落到汉水之北。后来楚怀王终于被秦国诱捕,客死他乡。

?

被流放的屈原“睠顾楚国,系心怀 王”,为故主的罹难而悲愤,更为不思进取、无所作为的新主而悲哀,为新主听任满朝奸佞庸臣祸国殃民而愤怒。顷襄王更是心胸狭窄之人,他一怒之下将屈原驱赶 到更偏远、更艰苦的江之南。

?

面色憔悴、形容枯槁的屈原披发行吟,顽强地写下一篇篇政治性的辞赋诗作,执着地诉说他的爱国忧民之情、救国济世之策,坚定地表 达他的楚国复兴之梦。无奈顷襄王在媚秦自戗的道路上越陷越深,楚国也就气数已尽,行将就木了。

?

公元前279年,秦国悍将白起攻打楚国,引水灌城,一下子淹 死楚国军民几十万人,还攻占了屈原的出生地、楚国的国都郢。第二年的五月初五,一代爱国名臣屈原投江殉志,留下千古奇恨、千古沉冤、千古悲歌。

?

臣事明君,将遇良才,这是中国历代仕子所追求的昌明环境。国与国的较量实质上是王与王的对弈和对决,一国之强弱取决于一君之明晦。屈原经历三代君王、事奉两 代国君,但他们一个比一个昏聩,一个比一个素质差。楚怀王胸怀狭隘、目光短浅,朝秦暮齐、言而无信,低劣的政治品格、低下的政治智慧,使楚国的式微成为必然;

?

顷襄王更无理政智慧可言,耳聋目塞,纵容小人弄权,使楚国驶入了加速灭亡的快车道。两朝昏君,一般器量,是楚国的不幸,更是屈原的大不幸。作为一位政 治家,屈原从明亮转为黯淡,直至陨落,是他个人的悲哀,更是一国之殇。

?

屈原的悲剧,也在于他自身的不悟。

?

他或许没有意识到,他的壮志难酬除了有小人的嫉妒和陷害外,深层次的原因是国内阶级矛盾尖锐对立,而又缺乏一个强有力政治集团的统治。屈原所代表的士大夫阶 层与君王之间的矛盾,是改革与守旧、民权与君权、维权与专制、分权与集权之间矛盾冲突的集中表现,是他的改革思想与君王权力意志之间、国家利益与统治集团 利益之间矛盾冲突的深刻反映。

?

而且这些矛盾在内外交困中迅速发酵激化、不断升级,使社会的分崩离析一触即发。外有强梁虎豹环伺,内有蚁蠹贪噬豪取,风雨飘 摇的楚国大厦安有不倾覆的道理?屈原满腔热情地想挽狂澜于既倒,无疑要成为矛盾的一方——这是势单力薄的一个人与一个腐朽势力、利益集团的对峙,文弱书生 想螳臂挡车,这是他的幼稚、天真与单纯。

?

面对外腐内朽、苟延残喘的统治系统,屈原没有跳出专制权力的樊篱,没有号召民众摧毁专制统治的意识和力量。他不如 70年后的农民陈胜、吴广那么勇敢无畏,不如楚国贵族后裔项羽那么气魄盖世,不如流氓无产者刘邦那么无所顾忌。这三拨人都是楚人后代,是他们前赴后继、共 同奋斗,三年而灭秦,应验了屈原同时代先知的预言“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

脱离政治系统使他失去了权力,脱离广大民众使他失去了根基,屈原的抗争无异于自 己抓起头发往上拔,即使拔光头发也无济于事。这是一种不彻底的反抗,但是,反抗总比不敢反抗好。

?

屈原的悲剧,还在于他文人式的愚忠。

?

怒也好、怨也罢,骂也好、哭也罢,屈原的忠君思想是不曾动摇的,他的死也证明了这一点。这源自他所受的封建传统的教化和传统文化的熏染,源自他的政治理想对 专制统治的倚重和依附、对君王权力的效忠与臣服,源自他的政治品德和人格操守。

?

有人言其为才所困、为情所惑,那实在是看低了屈原。屈原的远见与胸怀是他的 同僚们无可企及的,只是他有着书生的意气与弱点,崇文而不尚武,有宏韬而少谋略,没有革命的勇气与能力,没有振臂一呼而应者云集的号召力,没有敢说敢为、 揭竿于阡陌之中的魄力。

?

他把全部理想寄托在一个君王身上,一叶障目,看不到时代的趋势、朝代的更替、社会的规律、民众的力量,他的忠君思想显然具有浓厚的 愚忠色彩,是一种文人式的抗争,是那个时代无可铣削的胎记。

?

屈原以身自洁、以死明志的精神可赞可叹,但一己之净并不能换得天下之洁。他的投江,无疑是投向黑暗、腐朽、窒息、昏聩君主专制和污秽官场的一枚人体炸弹,有 惊世骇俗的一声轰鸣,但也只是一响而已,终究无益于国内政治矛盾的缓和与消弭,无济于民生的改善和楚国命运的起死回生,更无力撬动古代封建专制统治的沉重 铁板。

?

他以自戕的方式,给一个国家的式微画上了一个富有预兆式的句号,所荡起的涟漪波及中华民族两千多年。

?

屈原从政治顶峰坠入人生的窘境,从政治家回归到落魄文人,从理想的贲张走到了惨淡的现实,这种落差使他的思维从博大走向了单一、从宏观走向了微观、从灵变走 向固执。他看到了楚国的末日,不愿意接受秦国即将一统天下的趋势,在奋起与隐遁之间,作出了痛苦和尴尬的选择。

?

其实这是中国第一次实现大一统前夕的无谓挣 扎,在摧枯拉朽的历史车轮面前,一切都会被碾得粉碎。屈原稀里糊涂地充当了一个有节气的螳臂,既可敬,又可怜。为一个不值得的政治系统而殉情,这是屈原的 局限,也是屈原的悲剧。

?

屈原,是中华民族的一滴眼泪。

?

屈原:一个值得仰望的文化高度

中国文化的精神巨雕

从 这个角度讲,屈原应该向比他年长210岁的“至圣先师”孔子学习。当年孔子周游列国不为重用,或者被供而不用,也曾郁闷过,但他看清了现实的无奈,并不过 多怨天尤人,只轻轻地一声叹息后,便一头扎进典籍诗书中,梳理上古时期的经典思想,集成和开创了博大精深的儒学思想。

?

孔子的思想如一轮明月,映照人类文明 的长河2500多年。人类文明史上影响时间之长远、影响力之深刻、影响范围之广的思想家,唯孔子为最,他在奠定历史文化高度的同时,成就了自身的精神高 度,后世无以企及。

?

苍天有眼,巨擘如风,总是在重重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为你轻轻推开一叶窗。只是屈原没听到风吹窗启的吱呀声儿罢了。其实,人生原本就是多元、多彩的。

?

屈原的刚和孔子的柔,都是民族的骨骼,都是民族的性格,共同构成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巨雕和英雄史诗。

?

之所以感谢司马迁,是因为他敢于真实客观地评价屈原。像屈原这样一位不得志的贬官,在当朝的史官笔下是很难有真相可言的,如同对中国历史上许许多多被始用终 弃的文臣武将的评价一样,历史是胜利者的历史。

?

但是司马迁不同,他在屈原愤然投江150年后伫立汨罗江边凭吊先贤,那时的他只有20来岁,一样的满腹经 纶,一样的家国情怀,“余适长沙,观屈原所自沉渊,未尝不垂泪”。他高声诵读屈原的诗辞歌赋,志趣相投,英雄相惜,涕泪长流,所以他笔下的屈原才那么真 实、那么有神采。

?

司马迁的垂泪,是屈原溅起的水珠,是接续古今情感的一脉清流,因为25年后的公元前99年,司马迁因“李陵事件”而触怒汉武帝,出于同样 的悲剧、同样的悲情,他发出了“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的慷慨悲歌。

?

我想,司马迁把屈原的死应该看得很重,而把自己看得很轻,因为他要着书 立说,留住历史,记录包括屈原在内的悲剧英雄。从这个意义上说,屈原还应该向比他小210岁的司马迁学习。孔子、屈原、司马迁,各有志向,都是中国精神的骨骼。

?

挡车螳臂也是英雄,以死抗争也是战斗。水柱擎天,英气断流,屈原用生命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上,矗立起一尊令后人仰望千年万年的丰碑。

?

仰望是需要载体的。文化的盛宴无须山珍海味,一枚粽子足够,加上驱邪的雄黄酒、奋进的龙舟队,更好。棱角分明,粽叶幽香,年年端午,款款深情,咀嚼和回味的 是一种精神。有意思的是,中国人选择了在孔子的诞辰纪念日祭孔,亦选择了以屈原的忌日为节日,从此,中华民族的文脉里,弥漫了一种淡淡的忧思,以及绵绵的诗意。请您转发分享,福生无量【微信公号:老子微言V】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老子微言V):屈原:一个值得仰望的文化高度

(浏览 417 次, 今日访问 2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