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网

【任村民间文艺(第139-1 期)】​血火洗礼石板岩《林北县抗战史话》采编追记(之三)

【任村民间文艺(第139-1 期)】​血火洗礼石板岩《林北县抗战史话》采编追记(之三)

【任村民间文艺(第139-1 期)】​血火洗礼石板岩《林北县抗战史话》采编追记(之三)

 

血 火 洗 礼 石 板 岩

《林北县抗战史话》采编追记

(之三)

 

2021730日,我们《林北县抗战史话》编写组在上午考察白龙潭结束返回石板岩镇区时已是下午1点。正好林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石板岩分会江万有会长在完成手头的律师事务后,也开车从市区赶了回来,林州民协石板岩分会名誉会长郭紫明同志闻讯也从家里骑车过来了,我们六七个人找了一家饭馆坐下,边吃饭边商议下午调查抗战史料这个今天第二项任务的地点和路线。
现在的石板岩镇辖区域,抗日战争时期大部分属林北县第七区,区政府设在西乡坪村。

【任村民间文艺(第139-1 期)】​血火洗礼石板岩《林北县抗战史话》采编追记(之三)

板岩镇南湾村(谷文昌故乡)远眺

 

我的老家原在露水河与漳河交汇处的河东湾,村庄前是林(县)涉(县)大道。日寇进攻侵占太行山期间,河东湾没少受过日伪、国民党中央军及散兵流寇的骚扰抢掠,我的父亲和母亲不堪忍受欺凌,遂于1941年逃到石板岩的梨园坪和水段村,直到新中国成立才又返回河东湾。至今我仍然记得小时候母亲给我说过当年日军(她们称作“老日呃”)在石板岩那条沟里烧杀掠抢的事:
有一次,“老日呃”来了,有一家四五口人跑到半崖上一个岩洞里藏了起来,结果叫“老日呃”用“翻山镜”(望远镜)翻见了,就爬上去把一家人都杀死了。
有一天夜里,她们很多人站在村外的崖头上,听着下边露水河沟里人声嘈杂,火把乱窜。忽然不知谁惊呼了一声“‘老日呃’把漕水的柴草垛点着了!房呃也着(火烧)起来了!”一会儿又听到在另一边儿看的人喊了起来:“快瞧快瞧,郭家庄村也冒开烟了!”。
怕下午时间紧迫,我们吃罢饭顾不上休息,就由江万有会长和郭紫明老师的车在前面带路,顺着露水河床西侧公路沿郭家庄、龙床口、车佛口和西乡坪等村调查。

【任村民间文艺(第139-1 期)】​血火洗礼石板岩《林北县抗战史话》采编追记(之三)  从左至右:江万有、白伏昌、赵万斌、 

  石兰夫、胡录学

 

江万有今年54岁,林州市石板岩镇郭家庄村人,硕士学历,律师。郭紫明今年70岁,石板岩镇龙床口村人,原石板岩镇人大常务副主席,著有《走进神秘的太行大峡谷》一书。钟爱家乡的两个人,长期致力于石板岩及周边地区的历史文化发掘研究,今天他们出山协助我们考察调研,相信一定会有很大的收获。 

【任村民间文艺(第139-1 期)】​血火洗礼石板岩《林北县抗战史话》采编追记(之三)

郭紫明
一路上走走停停,江会长和老郭神情凝重地给我们讲当年日军侵犯石板岩一带时罄竹难书的令人发指暴行。
1942年,日军就对石板岩一带进行了多次烧杀奸淫抢掠,大峡谷到处弥漫着血雨腥风。

【任村民间文艺(第139-1 期)】​血火洗礼石板岩《林北县抗战史话》采编追记(之三)

郭紫明给胡录学讲述当年日军烧杀抢掠的暴行
农历四月三十日,日军从任村、宑底、虹梯关三路合围扫荡石板岩山区。在盖楼泉村烧毁房屋57间,杀害719人,其中一家四口人被杀。村里有一个妇女带着三岁小孩躲在村北的石板沟,被日军发现并强奸,小孩吓得哭喊,日军搬起一块大石板压在孩子身上把他活活压死。日军在轮番发泄兽欲后,残忍地用刺刀先从阴部捅,然后又开膛破肚把这个妇女活活折磨至死。
613日上午,几十名日军把在石板岩村抓到的七名妇女押到河滩一个大青石板上,光天化日之下轮番糟蹋侮辱了整整半天。
东垴口村有一个未出嫁的姑娘,被五个日本兵堵在了家里,遭轮奸后被从悬崖上扔下了山底。

【任村民间文艺(第139-1 期)】​血火洗礼石板岩《林北县抗战史话》采编追记(之三)

考察组在西乡坪村采访村民
胡书记、石老师和我三个人边听边记,每个人的心情都很沉重。
北湾村一个妇女为了不让敌人发现,把小孩嘴硬捂到乳头上活活闷死……
蔡家岩李文友刚娶过的媳妇……
桩桩件件罪行,我们记不下去了,于是胡书记对江会长说:“你跟老郭回去了把这些史料详细写一下发给我们,太重要了!”。

【任村民间文艺(第139-1 期)】​血火洗礼石板岩《林北县抗战史话》采编追记(之三)

江万有讲述当年石板岩人民英勇抗击日寇的事迹
血泪仇,民族恨,激起大峡谷里老百姓自发或有组织的反抗斗争,这次,我们编写组还挖掘到不少可歌可泣的抗日故事。
日军在山沟里抓住一个避难的农民李志成,用刺刀逼着他带路攻打蚁尖寨上的抗日军民。走到半崖小路上,李志成突然转身一个猛扑,跟带队的日军头目抱在一起滚下了悬崖,一下子被震住了的日军,见势都灰溜溜的退下了山。
614日早晨,高家台村农民秦全成看到一个日本兵坐在崖崭上休息,就悄悄摸到身后,和日本兵展开搏斗,最后夺了日本兵的枪,一刺刀把这个日军捅下了崖。
在西乡坪,当日军抓住一个当地村民带路搜山时,村里的民兵群众在村农会主任靳言录(石板岩山区第一个共产党员)等人的组织指挥下,在通往漏子头村的孤石坪悬崖之上,利用居高临下地势往下掀滚石头石块,迫使敌人放弃搜山,从而保护了藏在山上的老人、妇女和小孩。
日军一支骑兵部队企图从车佛口上去韩家洼、车佛沟、漏子头一带扫荡,韩家洼村村民在狭窄陡峭的山路上堆撒细石碎砂,弄得日军人仰马翻,无法前行,只好撤退,上边六七个村庄避免了一场灾难。

【任村民间文艺(第139-1 期)】​血火洗礼石板岩《林北县抗战史话》采编追记(之三)

龙床口村王振国兵工厂车工车间旧址
七七事变后,东岗王振国趁机组织起了反动武装“胡掳队”,经常袭击骚扰林北抗日根据地。1939年他在龙床口村建了一座生产步枪、掷弹筒和手枪的兵工厂。到了1942年,王振国看到林北县抗日根据地不断发展扩大,怕兵工厂落入共产党手里,就征调工人和村民从林虑山寨门沟和鲁班壑向林县城北国民党统治区转移兵工厂设备材料。结果在打入兵工厂的中共地下党组织的组织指挥下,设备材料一部分被八路军从山前截获,一部分被从马鞍脑北后山悬崖上扔下了南湾村,后被秘密运送到了八路军涉县西达兵工厂。
——悲壮的大峡谷,英雄的石板岩人民!

【任村民间文艺(第139-1 期)】​血火洗礼石板岩《林北县抗战史话》采编追记(之三)

林州石板岩大峡谷太行平湖
历经劫难的大峡谷,愿你从此山河无恙,永远这么绚丽多姿!
天逐渐暗了下来,我们坐车往市区返。一出太行隧道,向下望去,林州市区已经灯火通明,一片辉煌。看着眼前这一幅幅静谧祥和景象,回想着80年前发生在大峡谷的那一幕幕生灵涂炭惨象,我由衷体会到了今天来之不易的幸福。
是的,勿忘国耻,居安思危,决不能让历史重演!
图文:申洪运
20211223

【任村民间文艺(第139-1 期)】​血火洗礼石板岩《林北县抗战史话》采编追记(之三)

—— —— 作者简介 ————

【任村民间文艺(第139-1 期)】​血火洗礼石板岩《林北县抗战史话》采编追记(之三)

     

申洪运,林州市任村镇盘阳村人,河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八路军研究会会员,林州市民俗文化专业委员会副会长,《林北县抗战史话》主编之一。

【任村民间文艺(第139-1 期)】​血火洗礼石板岩《林北县抗战史话》采编追记(之三)
【任村民间文艺(第139-1 期)】​血火洗礼石板岩《林北县抗战史话》采编追记(之三)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任村民间文艺):【任村民间文艺(第139-1 期)】​血火洗礼石板岩《林北县抗战史话》采编追记(之三)

(浏览 36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