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女英雄刘胡兰就义前后若干细节再探

多年以来,有关刘胡兰英勇就义的文章,已经有很多很多,有的写得还不错,有的写得就不咋地,而改开后几十年,一些别有用心的公知抵毁污蔑英雄的气焰甚嚣尘上,则又将原本很清晰的历史给搅混了,这就有必要对女英雄之死再探个究竟了。


下面根据本人的搜集,将刘胡兰就义前后的若干细节做一梳理。

女英雄刘胡兰就义前后若干细节再探

一、刘胡兰的出身、年龄、参加革命及入党时间

刘胡兰生于1932年10月8日,阴历九月初九,牺牲于1947年1月12日,阴历上年的腊月二十一,牺牲时还不满15岁。这个不存在争议,刘胡兰的父亲刘景谦和儿时玩伴陈玉兰等都已经交待得一清二楚。


刘胡兰从出生到牺牲,家庭不算十分富裕,但也不穷困。有40亩地,有时有一头牛,有时有一头驴。不给人做长工短工,也不雇工,生产自给,丰衣足食。按成分属于富裕中农。


刘胡兰出生时有父母亲和奶奶,是家中长女。8岁时,母亲病故,父亲续娶,继母胡文秀。生母病故前,刘胡兰有一个妹妹刘爱兰。之后继母又生一个妹妹刘芳兰,两个弟弟刘继英、刘继烈。


刘胡兰参加革命是1945年的9月。当时的中共文水县委决定,由县委妇女部长兼五区抗联主任吕雪梅主持,在汾河西岸的贯家堡村举办“妇女干部训练班”,培养一批县、区和重点村的妇女干部。刘胡兰所在的云周西村参加该训练班的有李光明、张玉英、武金仙、阎芳则四人。因为刘胡兰年龄小,开始并没有她,是她听说后主动提出要参加,背着家长偷偷跑去训练班的。同时去的还有比她更小的只有11岁的小伙伴陈玉兰。后陈玉兰被其舅舅硬逼着领了回去。刘胡兰的奶奶知道以后,也曾强迫刘胡兰的父亲陪着找到训练班哭闹,非要将刘胡兰领回去,但刘胡兰躲了起来,最终没有跟随父亲和奶奶回去,从此走上革命道路。


1945年底,从训练班结束了集训回到云周西村的刘胡兰担任了村妇救会秘书。这年,她13岁。


刘胡兰入党是1946年的6月。因为云周西村的女共产党员李光明调区上工作,村里就没有妇女党员了,于是中共二区委员会开始在村里物色发展对象。经反复考察和半年左右的培养,由吕雪梅、石世芳介绍,1946年6月,经中共五区(云周西村此时由二区划为五区)区委批准,刘胡兰成为中共候补党员。这一年,她14岁。


在与网友聊天时,很多人对刘胡兰13岁参加革命,14岁入党感到不解,甚至不信。其实,你只要对中共党史有那么一点了解,就不会感到奇怪了。中共创业之初,十五六岁担任县区领导干部,十七八岁当团长师长的,举不胜举。自古英雄出少年。

二、刘胡兰牺牲的背景、导火索

1946年11月,为了保卫延安,上级将活动于文水、交城、汾阳一带的我11、12、13、14团调去参加晋西作战,造成了这一带我军力量的空虚。阎锡山抓住这一契机,对晋中地区实行了号称“水漫平川”的扫荡,用他们的话讲,就是“水漫式”的进军,“满天星式”的乡村组织,“河塌式”的摧毁中共政权。云周西村沦为敌后。很多党的干部牺牲了,有些变节投敌或自首了。中共文水县委根据新的形势,采取了相应的对策,将一批公开了党员身份及不适合在敌后工作的党员干部分批分期地撤往山区根据地,留下一部分党员干部继续在敌占区坚持斗争。刘胡兰因为党员身份没有公开,所以没有先期转移山区。


阎军血洗云周西村的导火索,是叛徒伪村长的被杀。云周西村沦为敌占区后,阎敌扶持了我党变节分子石佩怀(小名石大成)为该村的村长。石佩怀投敌后,十分猖獗,疯狂破坏我地下组织,带头引导还乡团迫害我党员家属、军属,积极为阎军征粮征款,成为我开展敌后工作的一大障碍。经我文水县委研究,决定铲除这一毒瘤,由五区区长兼武工队长陈德照负责执行。


陈德照受领任务后,秘密找到刘胡兰,将县委处决石佩怀的决定告知于她,要其了解石佩怀何时在家,家中还有什么人,石家院落、房屋结构等。12月21日当晚,刘胡兰以到石佩怀家借东西为由,探知石家中的情况,出来后到村外的隐蔽处告诉了陈德照。陈德照根据刘胡兰侦察得到的情况,带领吴万金、孟如玉两名武工队员,翻墙进入石佩怀家中,将其掏出来押至村外,用绳子勒毙。


处死石佩怀的第二天(22日)下午,云周西村伪村公所书记张德润便写一秘告,悄悄送给了驻大象镇的阎军72师215团1营营部。秘告内称:


“石村长被杀,系八路军区长陈德照及其弟“鱼眼三”和女共产党员刘胡兰等共谋杀害……”


(“鱼眼三”系陈德照胞弟陈德礼的绰号。实际上铲除石佩怀,陈德礼并未参与。)


第三天,阎军215团1营副营长侯雨寅来到云周西村,张德润进一步向侯报告了我党在村中的干部、积极分子和干部家属情况,提供了刘胡兰、张年成、石六儿、石五则、张生儿、韩拉吉、梅兰则、金仙等名单。


1947年1月8日清晨,阎军215团1营2连连长许得胜带领大约一个排的敌兵,在大象镇“奋斗复仇自卫队”(还乡团)的配合下突袭云周西村,将留下坚持秘密斗争的村干部石五则(又名石玺玉)、地下交通员石三槐(陈德照的舅舅)和民兵石六儿、张生儿、韩拉吉(外号二痨气)逮捕,押往大象镇。


经过皮鞭、老虎凳等严刑拷打,石三槐、石六儿宁死不招,张生儿、韩拉吉变节,进一步出卖了刘胡兰等党员干部和军属。石五则在此之前已经暗中投敌,敌人抓他不过是制造个烟幕而已。


根据石五则等的口供,敌215团1营营长冯效翼、副营长侯雨寅、特派员张全宝联名写报告给215团。报告称:


“我方派去云周西村村长石大成或被暗杀,其至死之因,系该村有一女共产党员刘胡兰,并有伪方区长冯德照【陈德照之误】及其弟“鱼眼三”等在村暗伏,进行活动,阻碍我方开展工作,刺杀干部,确系该等谋杀无疑……”


团接报后,召开了有团长关其华、指导员夏家鼎、副团长祁永昌、政工秘书李天科参加的政务会议,讨论了对云周西村的处置办法,上报72师师部。


11日,阎军72师师长艾子谦给215团1营发布指令:


“报告悉,该营对此次开展工作进行松懈,做法太软。云周西既有坏分子在活动,为何不积极设法铲除?致使村长遭到杀害,显其该营警惕不高,做法不够。今后做法要硬,去掉书生习气,勿存妇人之仁。速将冯【陈】德照、刘胡兰等扣获,归案法办,一则为石村长报仇,二则便利今后开展工作,借慰死者,而利将来。此令。”


1 营接令后,于当天晚上,在大象镇“奋斗复仇自卫队”文书温颐年家中召开紧急会议,到会 者有营长冯效翼、副营长侯雨寅、营特派员兼机枪连指导员张全宝、2连连长许得胜、机枪连连长李国卿、大象镇“奋斗复仇自卫队”队长吕德芳等。会议决定第二天天不亮突袭云周西村,机枪连负责外围警戒,2 连负责捕人、杀人,伪村长孟永安负责集合群众,“奋斗复仇自卫队”负责按照拟定的名单指认抓捕对象,张全宝、许得胜负责现场指挥。


一个血腥的屠杀方案在这个黑夜被确定下来。

女英雄刘胡兰就义前后若干细节再探

三、刘胡兰等七烈士就义的细节

就在阎军密谋第二天的屠杀方案时,同样是在这天的夜晚,陈德照、刘芳带领武工队二十余人也悄悄来到了云周西村。根据形势的骤变,刘胡兰、金仙继续留在村里已经十分危险,陈德照武工队来村的目的就一个,接刘胡兰、金仙转移上山。


刘胡兰表示服从组织的安排。金仙也表示愿意上山,但其母亲走亲戚去了,第二天才能回来,她坚持要等母亲回来跟其告别后再走。刘胡兰与金仙是从小到大的玩伴,又是一同参加革命的战友,便决定等到明天和她结伴一起走。陈德照还有其他任务,不能在村中久留,便再三叮嘱刘胡兰务必在明天到北齐村安常厚家会合,由武工队护送上山。说完便带领武工队离开了云周西村。


但,就是耽搁了这么一个晚上,命运对于刘胡兰来说,大不一样了。


1947年1月12日,天还不亮,全村的人还在睡梦中,阎军215团1营2连、机枪连和大象镇“奋斗复仇自卫队”已经把云周西村严严实实地包围起来。刘胡兰、金仙再想走,走不成了。


很快地,原120师退伍战士张年成,中共五区区委委员石世芳的胞兄石世辉,陈德照的伯父陈树荣,云周西村党支部书记的叔叔刘树山,村妇女干部刘胡兰、金仙等6人被指认出来,和先前被捕的石三槐、石五则、石六儿、张生儿、韩拉吉等共11人被敌带到了村东南的观音庙里,进行最后的审讯。


关于审讯的细节,小学的课本上就已经说得很清楚,这里不赘述。我只想说,差不多就是那样,刘胡兰真的就是那么坚贞不屈,大义凛然。


审讯当然是分开进行的。在大庙里,二连连长许得胜对早已变节的石五则、张生儿、韩拉吉一个一个问:“今天要铡人,你敢不敢?”


已经铁了心附敌的三人都做了如是回答:“敢!”


许得胜命人将三人松绑,又说:“你们出去站到人堆里,等会儿开会,叫出来打人、铡人,你们就出来。”


三人答应后,被放出大庙,混进了人群。其间,石五则小声对张生儿、韩拉吉说:“到时下手狠一点。”


之后,石三槐、石六儿、张年成、石世辉、陈树荣、刘树山和刘胡兰被五花大绑,押到了广场上。


屠杀开始前,先是由张全宝进行了反共的宣传演讲。演讲毕,由许得胜宣读7人的“罪状”,头一个就是刘胡兰。


屠杀开始了。张全宝要群众出来惩治“罪犯”,事先安排好的石五则、韩拉吉、张生儿和“奋斗复仇自卫队”的分队长武金川、队员白占林、韩流八等走了出来,抄起了事先准备好的木棒、铡刀。


第一个被拉出来的是石三槐。意识到牺牲就在眼前,他面向群众,大声地说:“今天我石三槐死了,可我知道是谁害死我的……”


话没说完,石五则抡起大棒,狠狠打在石三槐的耳后,石三槐倒下去了,武金川、张生儿、韩拉吉也上前抡起木棒打去,石三槐很快昏死过去。几个人将他拖到了铡刀床上,狠狠地铡了下去。


可这石三槐骨头真硬,只听“咯嘣”一声,脑袋没铡下来,铡刀竟然卷刃了。


许得胜喊道:“换个铡刀再铡!”


几个凶手抱着正在从颈项间喷涌着鲜血的石三槐,又换到另一口铡刀上,铡下了这颗不屈的头颅。


接下来如法炮制,石六儿、石世辉、张年成、刘树山、陈树荣,也都是先用木棒打昏或者打死,然后拖到铡刀上,铡掉了脑袋。


最后,只剩下一个刘胡兰了。


“刘胡兰,怕不怕?自白不自白?”张全宝带着胜利者的得意,轻蔑地问道。


他满以为,当着刘胡兰的面铡下了6个人头,她一定会害怕求饶的。但他对这个用理想和信念武装了头脑的年轻共产党员显然是估计错了,刘胡兰的态度一点不变。


张全宝、许得胜没辙了,只有命令几名刽子手用木棒打刘胡兰。但因为刚刚铡死了6个人,这时的武金川、石五则等已经手软得拿不起木棒了。


敌人又从群众中拉出了张德业、刘启瑞、石锦华、石双文,把木棒塞到他们手上,强迫他们去打刘胡兰,但几人不动手。敌人用枪托子打,皮带抽,几人还是不动手。


张全宝恼羞成怒,大声吼道:“把机枪调过来,把这个小延安的人扫光!不差他这个村子。”


这时的刘胡兰开口了:“我一个人死好了,不能叫群众死。”说着自己走到了铡刀旁,躺了下去,脸朝东方,枕在了铡刀床上。


石五则、韩拉吉等又一次提起了铡刀握把,敌排长申灶胜和被逼来的群众刘启瑞按着铡刀背,几人合力将铡刀落了下去……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四、凶手的下场

刘胡兰等七烈士牺牲二十天以后,文水解放;两年以后,山西全境解放。当年参与杀害烈士的凶手,或被击毙,或被逮捕,一个一个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1.敌72师师长艾子谦,于1948年7月21日晋中战役中被俘,1983年病故。


2.敌215团团长关其华、1营营长冯效翼,于1948年6月21日介休战役中被击毙。


3.敌215团1营2连连长许得胜,因在云周西村杀人有功,被提升为营长。文水解放时,逃回原籍祁县。祁县解放后,组织会道门,自任道首,进行反革命活动。后被捕,于1951年4月4 日被枪决于祁县武乡村。


4.敌215团1营副营长侯雨寅,曾于1947年2月1日在交城的西岭、东社战役中被我俘虏,但因未搞清楚他参与杀害刘胡兰的罪行,于3月16日被释放回到原籍稷山。1950年9月25日,该侯又在已经解放了的稷山组织反动地下武装“汾南游击队”,并自任大队长,阴谋暴乱。于1951年5月11日被捕。6月24日,在刘胡兰就义处被执行枪决。


5.敌215团1营特派员兼机枪连指导员张全宝,后改名张生昊,于太原战役中被俘,同样因为不知道他就是杀害刘胡兰等烈士的主犯而被释放,回到了原籍运城县摆摊做起了小生意。于1951年5月8日被捕,和侯雨寅同时同地点被执行枪决。


6.出卖并参与屠杀七烈士的叛徒石五则,曾于1947年文水战役后被我政权捕获,但他拒不承认出卖罪行,对于参与打人、铡人,又以受敌逼迫做推脱。因没能掌握有力证据,遂将其释放,但对其的怀疑仍然存在,调查亦未终止。经12年的缜密侦察,在掌握其确凿证据后,于1959年9月9日重又将其逮捕。1963年2月14日被执行枪决。


7.叛徒韩拉吉,后来公开投敌,参加了“奋斗复仇自卫队”。1947年12月,因内讧被敌指导员杀死。


8.大象镇“奋斗复仇自卫队”队长吕德芳,在1947年2月2日解放文水的战斗中被击毙。


9.大象镇“奋斗复仇自卫队”分队长武金川,于文水战役胜利结束后的2月5日被逮捕,在押往云周西村指认现场时, 因负责押解的战士不慎,被现场群众用砖头、石块打死。


除上列凶犯外,敌72师政治部主任张称扶,215团政治指导员夏家鼎,政治秘书李天科,1营机枪连连长李国卿,2连排长申灶胜、牛志义,叛徒张生儿,大象镇“奋斗复仇自卫队”队员韩流八、温乐德,云周西村伪村长孟永安,村公所书记张德润等,都在解放后被判处有期徒刑。215团1营2连排长李保山畏罪自杀。

女英雄刘胡兰就义前后若干细节再探

五、一个未解之谜

刘胡兰就义的当天,除三个叛徒之外,敌人是捕获了8个我方干部和家属的,当场铡死了7人,唯独金仙逃过了一劫。


如今遍搜有关金仙的记述,都是正面的,这说明她应该并非因叛变或自首而得以生还。


金仙比刘胡兰年龄稍长,和刘胡兰是从小的玩伴。二人一同参加革命,回村后又一同参加云周西村妇女的组织领导工作。她也是上了黑名单的,1月12日那天,不知为什么敌人没有杀她。


金仙姓武,全名武金仙,她是从小随改嫁的母亲到云周西村落户的。金仙的妈妈是抗日积极分子。继父刘树旺则是当地著名的流氓多面人,脚踏几支船,三教九流都有来往,抗战时是个灰色人物。我武工队也曾利用其做敌伪军工作,敌工干部刘芳就假以金仙舅舅的身份长期住在他家。云周西村血案后刘树旺公开投敌,任敌72师搜索队便衣排长,后被我逮捕处决。


在1月12日血案发生之前,刘树旺即与敌72师和大象镇“奋斗复仇自卫队”有过频繁密切的接触。金仙能逃过一劫,会不会是刘树旺在敌人面前为她求情具保的结果?当然这就是瞎猜了。


也许金仙脱险之事早已有清楚的答案,只是我不知道而已。哪位知道,欢迎补正。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牛戈文草):女英雄刘胡兰就义前后若干细节再探

(浏览 4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