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抗美援朝》115师345团血战诸仁桥

《抗美援朝》115师345团血战诸仁桥

1950年9月以来,朝鲜战场形势发生了逆转,美军在仁川登陆得手后,迅速集中了4个军计13万余兵力,越过“三八”线,分东西两路向中朝边境快速进犯。麦克阿瑟甚至狂言,感恩节饮马鸭绿江。10月29日,气势汹汹的美骑兵第1师第8团已进占云山。面对武器装备优势明显的美军王牌部队,我刚刚出国的志愿军第39军按志司的命令在运动中发起云山战役,决心消灭突出于云山地区之美骑兵第1师第8团和韩1师第12团。

                      攻占诸仁桥

位于云山以南10公里的诸仁桥,是云山之敌南逃博川的必经之路。桥下便是环绕云山的九龙江,江水湍急,奔腾西泻。11月1日,115师345团配合116师向云山正面之敌展开了攻击。当日夜间,345团令4连准备明晨拂晓前夺取并坚守诸仁桥,截断敌南逃之退路。受领任务后,我立即率领全连从阴战沟谷连夜向诸仁桥进发。在途中两次遭遇山坡上的敌警戒阵地和火力点的阻击,我命令2排迅速消灭诸仁桥下洞右侧山头阻击之敌后跟上,连主力决不恋战,继续穿插前进。2日凌晨1时30分,经16公里的敌后穿插挺进到诸仁桥南300米的山坡上。此时被我正面打击的敌人已向诸仁桥奔来,在山坡上远远可以望见敌人汽车的灯光,听见敌人坦克隆隆的履带声。敌情紧迫,我迅速前出侦察判明守桥美军部署。发现桥上约有一个排的敌人在守卫警戒。乘敌人尚未发现我部,我令1、3排从左右两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守桥之敌发起突然猛烈的攻击,经20分钟激战,消灭了守桥的一个排美军,占领了诸仁桥,彻底切断了美第8团指挥机关直属队及第3营的退路。

                         积极出击

 

我连占领诸仁桥后,只见桥北公路上约几十辆汽车和300余美军在慌乱中正向桥头奔来。战斗英雄1排长管国仁见状向我建议:“连长,敌人正处慌乱之中,尚未发现我们,我们沿公路打他个措手不及!”他的想法与我不谋而合,我当即表示赞同,这样可以打击敌人的士气,又有利于下一步的防守。我立即令3排巩固桥头阵地坚守诸仁桥,令1排沿公路正面、2排从右翼迅速向桥北公路混乱之敌发起冲击。我组织轻重机枪、60迫击炮、火箭筒火力,由副连长吴登榜指挥支援战斗。令司号员杨鹏飞吹响冲锋号。战士们乘着夜色杀入敌群,以冲锋枪、手榴弹与敌展开近距离搏杀。混战中,我的头部被敌弹片击伤,血流满面。我坚持继续指挥着战斗。1排长管国仁见我负伤,高喊着:“同志们,连长负伤不下火线,向连长学习!冲啊!”率1排迅速攻入敌一环形工事旁。工事内,借汽车的灯光,一群美军“叽里呱啦”对着电台喊叫着,不停地向外射击着。管国仁,这个战斗经验丰富的战斗英雄,立即察觉到这个工事的不同寻常,不容分说地令战士们向工事中甩手榴弹,随着手榴弹爆炸的烟雾,战士们冲入工事,发现这是敌第8团第3营营长奥蒙德少校的营指挥所,营长奥蒙德少校及以下20余人已刚刚被手榴弹炸死。但1排长管国仁,这个安徽怀宁大山里走出来的苦孩子,解放怀德的特等功臣却不幸中弹牺牲。火光中,美军架在一辆被打坏的汽车上的机枪正在向我瞄准,通信员刘万生见状,一个箭步将我推倒,未及开枪,敌人的机枪响了,刘万生身中数弹牺牲在我的怀里。此时此刻,战士们杀红了眼,一鼓作气攻占了立石洞。与7连会合。我4、7连主力将这股敌人压缩至公路西侧约1平方公里的开阔地带,完成了对敌人的合围。此战,4连毙敌100余人,生俘10余人,击毁坦克1辆,缴获汽车28辆,吉普车2辆及大量枪支弹药。

                      死守诸仁桥

 

战至拂晓,为防敌空袭,正面我345团主力撤至北山隐蔽。我果断决定:连迅速在诸仁桥北两侧、沿九龙江堤岸构筑工事,做好天亮后抗击敌人突围及必要时炸毁诸仁桥的准备。我一边抓紧健全指挥,指定了2名代理排长、4名班长,一边组织连队收缴敌人枪支弹药和食品罐头等生活补给,同时给小炮排的每个战士配备了枪支和手榴弹,编入了步兵排参加战斗。

2日上午8时至12时,敌人出动6架飞机对我连阵地轰炸扫射,以4辆坦克掩护桥北美军连续3次向我连阵地奋力突围,遭到了我连的顽强抗击。激战中,有一部分敌人突破了1排3班的阵地,3班剩下的5名战士与冲上阵地的敌人展开了肉搏战,3班长邹德贵与一个美国兵摔倒在一起,牺牲时嘴里还咬着敌人的一只耳朵不松口。危机时刻,我迅速调整兵力和火力支援1排,令预备队9班迅速反击夺回3班阵地,2排防守的阵也一度被美军突破,5班长吕文志连续用刺刀捅死了3个冲上阵地的美国兵,终因腹部中弹流血过多牺牲在阵地上。牺牲时,他手握的步枪的刺刀死死扎在一个美国兵的肚子里。我不断的命令连的轻重机枪火力支援2排战斗,再次将敌人压了回去,牢牢控制住了诸仁桥阵地。敌人见死伤严重,突围无望,遂退守到原开阔地带,以6辆坦克和10余挺轻重机枪形成环形防御,企图固守待援。但此时敌人的援兵第5团在龙头洞遭343团重创退走。

3日上午,115师副师长颜文斌、团长耍清川亲临前沿,察看了地形,调整了部署。于18时集中团属化学迫击炮连、九二步兵炮连、营属迫击炮等火器火力猛烈轰击并摧毁敌防御阵地,令4、6连实施主攻,1营、3营各一个连从西、北方面实施助攻。经40分钟激战,残敌百余人被消灭,30余人打出白旗向我4、6连投降。此战345团全歼美军第8团指挥机关、直属部队及第3营全部。共击毙敌军742人,俘虏100余人,击毁敌坦克14辆,击毁缴获汽车75辆,炮10门,无后坐力炮6门,各种枪支500余支(挺),电台5部。

云山战役是中美两军在历史上第一次交战,美国独立战争和二次世界大战的常胜师、机械化的美骑1师被我们的小米小炮加步枪的39军打败了,世界上的头号霸主美国不得不惊恐的承认:他们碰上真正的对手了。李奇微将军在他的回忆录中讲道:在云山战役中,美骑兵第1师第8团损失了半数以上的装备和人员伤亡。美军不可战胜的神话被打破了,也打出了我们志愿军的威风。此战,我345团政委李军等以下718名干部战士负伤,团作训股长王题、教导员稽浩、3连指导员霍成俊、5连连长张明军、6连连长杜长春等326人牺牲,仅我4连伤达79人、43人牺牲。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评价此战:“今天美国的王牌部队骑1师吃了败仗嘛,败在我们39军手下了。””战后志司嘉奖了我345团,4连受到上级表彰,战史被收入军师两级战例汇编,我和2排长郭怀祥及夏得安、刘继仁荣立大功一次,1排长管国仁、3班长邹德贵、5班长吕文志、9班长陈志新、通信员刘万生等各追记大功一次。为了纪念此战斗的胜利,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将立石洞、诸仁桥改名为战胜洞、战胜桥。

在纪念志愿军抗美援朝60周年之际,中央电视台特邀我回忆并播放了歼灭美骑1师第8团直属队及第3营的战斗过程。

诸仁桥战斗距今天已经整整60年过去了,但那一桩桩英雄业绩却让我魂绕梦牵,那一个个无畏的身影让我难以忘记。

(作者曾任志愿军第39军115师345团4连连长,第39军五七干校校长,第39军115师师长等职)

《抗美援朝》115师345团血战诸仁桥

文章来源《史海涛声》主编:杨永华

杨永华,四川省乐山市人1962年5月出生,1981年10月入伍,1985年7月入党,毕业于大连陆军指挥学院,入学于西安政治学院、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中共中央党校和辽宁大学,研究生学历。历任排长、连长、副营职干事、政治处副主任、干部科科长等职。曾主编《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六军战史》(白山出版社出版)、《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第一一六师师史》(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铸造打人オ方阵》(白山出版社出版)等书籍。先后在《解放军报》《前进报》、《军区要讯》《政工通讯》、《政工导刊》《政工学刊》、《党史纵横》等报刊发表稿件200余篇。曾荣获“沈阳军区要讯工作先进个人”“沈阳军区优秀干部工作者”“全军历史资料丛书和高级将领传编纂工作先进个人”,“全军党史军史优秀成果三等奖”、“全军科学技术进步三等奖”。两次荣立三等功。原为65521部队军史编写办公室主任,专业技术六级,大校军衔。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新志荐文):《抗美援朝》115师345团血战诸仁桥

(浏览 175 次, 今日访问 4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