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将那些事儿(201-210)

       我觉得我应该把我写的这个《名将那些事儿》系列的东西,重新整理汇总再发送一遍。

       其实这些在这里微信公众号上也是第一次发送的,原来是在微信博客上发的,一篇一篇的,好多朋友建议整理汇总在这里发送比较好。

       除了个别错别字,基本上是没有改动的。

       我写这个系列,截止到昨天(2023年12月2日)已经写到了320篇了,陆续整理发送上来吧。

      每次汇总10篇。

       我传故事,您看故事,目的达到了,皆大欢喜。

 

名将那些事儿(201)–李达被批判反对人民战争

     上个世纪70年代初,李达任军队副总参谋长。李达上任开始,就亲自组织举办了一期“全军教导队长集训”,副总长何正文任队长,原总参军训部副部长孙毅任总教练。

     期间,大军区级的当连长,军级的当排长,师级的当战士,吃连队伙食,过士兵生活。

    有人对此有不满,李达引经据典曰:“刘帅说,带兵人要夏不挥扇,雨不张伞。孙子几千年前也说过,士兵没有进帐篷,将帅不要进;士兵没吃饭,将帅不要吃。拿破仑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说,没过过士兵生活的将军当不好将军。”

     有老军人说:李达将军复出后,组织全军展开“三打”、“三防”训练活动,大兴打坦克之风气,那年我还在部队,对部队上上下下大力训练打坦克,印象极为深刻。

     1974 年,李达至河南临汝视察,见部队仍然在组织用炸药包打坦克,即召领导告知,曰:“现在武器发展了,坦克装甲加厚,炸药包只能起到推它一下的作用,不能再宣传这种打法了。”有人告李达,这是某某领导倡导的,李达说:“这样提倡是要害人的,一切要从战争实际出发。”

    李达被扣上了“反对人民战争”的大帽子。

 

名将那些事儿(202)–刘昌毅中将的战创

 (2019-11-21 16:20:10)

    万源保卫战中,时任连长的刘昌毅身负重伤后数日昏迷不醒,被装殓于棺木。警卫员拿出将军生前用的手枪放在他的手掌中:“连长最喜爱这手枪,让它跟连长去吧。”这时却突然发现将军的手指微微颤动,立即叫了起来:“连长还有气,连长还有气!”此后,刘昌毅作战格外勇猛,他说:“我这条命不值钱,是拣回来的。我已死过一次,还怕什么?”    

     人称“军中猛张飞”的刘昌毅中将,战火纷飞中历险百余次,头、脸、手、腿、腰、背、胯、臀,无论是最暴露的部位还是最隐秘的部位都留下了累累战创。

     他的脸部曾两次负伤:头一次嘴巴被打歪了;第二次是在1946年中原大战前夕,十多个弹片嵌入下巴,牙齿全部打落,结果把打歪的嘴巴又打正了。当时,周恩来正在前线视察,建议送将军到北京协和医院治疗,将军坚辞不从。周恩来派人火速从武汉购药品器械,请专家为将军做手术。因伤在脸部危险区域,专家反复研究也难作决断,神志仍清醒的将军取纸笔写下三个大字:“大胆割!”

名将那些事儿(203)–号兵将军王六生

(2019-11-28 21:32:21)

     1955年,王六生被授予少将军衔。在这一次授衔的解放军将领中,也有好几个人以前当过号兵,但谁也没干王六生这么久。授衔时,罗荣桓元帅说:“王六生同志是我军地地道道的‘号兵将军’,是号兵官兵的杰出代表。  王六生少将,是号兵出身的将军。他吹号,是解放军众多将军中时间最长的,也是唯一被称为“号兵将军”的战将。

      1934年,在高虎垴战斗中,王六生的耳朵被敌人的大炮震聋了。一次,敌人冲上来了。营长张震命令他吹号,调兵反冲击。王六生听不见,经张震打手势才明白,随即跑步前去通知第7连,终于打败了敌军。

      至此,他一共干了8年的号兵,他一生五次负伤。

名将那些事儿(204)–王必成将军的“埋怨”

 (2019-12-06 21:32:25)

  被称为“冷面虎将”的王必成将军,接受某传记记者采访时已经是坐在轮椅上的半瘫老人,他每说一句话都十分困难,但他还是强打精神,简单地回答了记者提的一些问题。

       临别时,老将军挥挥手说:“记者同志,你们来得太迟了,要早来几年就好了。”

        想不到这竟是记者和王必成将军的永诀。

名将那些事儿(205)–日本报社记者错称刘伯承为刘伯温

 (2020-02-12 20:54:50)

      当年被打懵的日报记者写文章说:指挥神头岭伏击战的是被中国人称为“神奇军师”的刘伯温。

     因为刘伯承和刘伯温差一个字,这些知道中国历史皮毛的日本报社记者,起先写文章错用了刘伯温了。   

      1938年3月15日八路军129师刘伯承、徐向前和陈赓发动了晋东南的神头岭伏击战战斗,一举歼灭日本鬼子近1500人缴获大量武器弹药、汽车和山炮。

      刘伯承元帅那是远超神奇军师刘伯温的啊。

名将那些事儿(206)–恶仗之后林彪要问贺东生还活着吗

(2020-02-12 21:29:44)

      身经百战,未中一弹,颇为传奇。但是贺东生打仗出奇地神勇争先。以致官居师长的贺东生,参加恶仗之后,指挥员林彪都要问“贺东生还活着吗?”。  

      开国将军贺东生,雅号“毛猴子”。

      有次罗荣桓见了他,看他活蹦乱跳的样子,笑道:你这个毛猴子,怎么还活着啊?贺东生哈哈一笑:阎王爷不收啊。

      拼命的贺东生也还是福将,闯过无数枪林弹雨,却一次大伤都没有。

      后来贺东生到部队公共澡堂子洗澡,,被不认识他的军人误认为是管后勤的老同志—“我们这些从战场下来的都是一身伤疤,你这光溜溜的一看就是后勤干部。”

名将那些事儿(208)–张积慧见毛主席

(2020-02-29 19:50:32)

      1952年7月张积慧作为在朝鲜战场上一举击落有着3000多飞行小时的美军王牌飞行员戴维斯的战斗英雄,到北京怀仁堂接受领导人的接见。     

       空军原副司令员张积慧是战斗英雄,按职务够得上佩戴将军衔。特殊原因他是无衔将军吧。所以我也在这个系列里把他视为名将。

      当他看到毛主席刘少奇周恩来进来时,张积慧从队列里毫无顾忌地走到了毛主席面前,向毛主席问好问候。

      毛主席一怔,忙问:这是谁啊?周总理告诉主席,这是打下戴维斯的张积慧,毛主席连说:你打得好啊。

      那时接见和被接见就是这样的轻松自然。

名将那些事儿(201-210)高个子的刘玉堤是空战史上唯一的一位在一次空战中就击落四架敌方的喷气式战斗机的英雄。二次大战中空战中不管击落多少架,那都是螺旋桨飞机的对战。  这三位是张积慧、赵宝桐、和刘玉堤(从左至右),都是我从军时的直接领导。张积慧空军副司令员;刘玉堤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北京空军司令员;赵宝桐北京军区空军副参谋长,我在北京军区空军司令部当参谋

 

名将那些事儿(201-210)

名将那些事儿(209)–从士兵到司令一级不落的王诚汉

 (2020-03-12 18:23:38)

      王诚汉13岁就参加了红军,成为一名红军小战士,因对工作非常热情,两年后就被提拔为班长,年仅15岁,后来又相继提拔为副排长、排长、副连长、连长、团长,到团长时,才只有19岁。   在近代军史上,军队编制序列从低到高是这样的:士兵、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团长、(旅长)、师长、军长、司令。在开国将帅中,很多人都是从士兵开始做起的,但要说从士兵开始,一级不落地升到司令,恐怕就不是那么多了。

     这期间没有营一级,后来红军改成八路军,干部降级编制,王诚汉从团长降为留守炮兵营副营长,后来又升到边区警卫三营营长。

     后来一级不落地升至成都军区司令员。

    王诚汉将军从军的传奇之旅。从普通士兵一级不落的升到大军区司令员,不知道这是不是我军历史上唯一的啊。

名将那些事儿(210)–开国将军中很多人没有坐过飞机

(2020-03-14 22:23:32)

      这个现在看来不应该大惊小怪的问题,细思起来也还是值得议议的。     1955年授将军衔的老人们,好多到去世都没有机会乘坐过飞机。

      这些打下天下的功臣在我国民航和空军运输机不发达的时期,出行全部都是汽车火车。

      当时空军有34师专机师。各个军区后来有航空兵运输团,一般就是那么两架伊尔14型飞机。所以这些将军们就没有机会乘坐飞机了。

      我知道的上将朱良才到1989年去世就一直没有乘坐过飞机。但是中将欧阳毅自己回忆说,1938年3月他作为八路军的代表到武汉参加国共合作的政治工作会议,从延安搭乘国民党的飞机,那时是他连火车都没有坐过的“一步登天”了。

       不管什么将军不将军,都和我们小老百姓一样对乘坐飞机有着期待,也对第一次乘坐飞机有着深刻的记忆的。

长按以下二维码并识别,进入《北京瞧办主任》公众号,可以放心审阅精彩内容

名将那些事儿(201-210)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北京瞧办主任):名将那些事儿(201-210)

(浏览 6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