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六一儿童节之际,让我们缅怀七十多年前在延安保育院、托儿所为培育红色后代付出心血和生命的革命老前辈。

下面重点讲述一下军委三局托儿所的艰辛历程。

中央军委三局托儿所,建于1946年革命圣地延安,70多年来血脉相连,薪火传承。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一、延安初创阶段:解决通信干部后顾之忧一切为了保障红色通信后代健康

抗战后,军委三局担负保障中央军委对全军战略指挥的通信任务更加繁重,为了解决军委三局机关和军委通信总台等单位后顾之忧,1946年初,军委三局副局长刘寅,传达了中央妇委康克清、蔡畅关于军委三局可单独建托儿所的指示。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上图为军委三局局长王诤(左三)、副局长王子纲(左二)、刘寅(左六)、办公室主任周浣白(左五),以及王诤之子王苏民、刘寅之子刘晓南。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1946年春,军委三局托儿所在裴庄成立。

这是延安当时继中央保育院和军委保育院之后的第三个托儿所(根据中央妇委帅孟奇的提议,称“五四托儿所”)。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托儿所首任所长吴文瑜,1936年参加革命,陕甘宁边区首届妇联执委、军委三局办公室主任周浣白的夫人。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当时生活物资极端匮乏,经常要面临断供的困境,孩子是最优先照顾的对象。三局排除各种困难,逐渐保证了孩子们基本供应。上图为托儿所工作人员与十多个孩子的合影。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托儿所在裴庄窑洞的院落,背靠黄土坡,门前只有能放柴火的小院,没有院墙围栏,地势狭小,环境闭塞。三局积极为其改善住房和活动条件。上图为军委三局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在裴庄,中排左一为吴文瑜。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托儿所孩子有个共同的名字:延安娃。上图为吴所长为托儿所孩子们分糖果。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上图为托儿所的几位工作人员,都是老红军战士。

二、撤离延安转移跋涉阶段:行军辗转三千里,历经两年半,不让一个孩子掉队、伤亡

1946年蒋介石准备大举进攻延安。毛泽东决定暂时撤离延安。为保证孩子们安全,中央决定托儿所1946年底提前撤离。

“娃都是革命的娃,娃的事比天大。”周恩来等军委首长前来看望中央军委三局托儿所时,深情嘱托道。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吴文瑜所长当时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保护几十名幼儿安全撤离延安和行军安全。这些孩子都是革命后代,一旦落在国民党军手上,后果不堪设想。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吴所长与托儿所工作人员,跟随中央后委机关和军委机关,带领孩子们风餐露宿,躲过重重危险,长途跋涉。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那时,年幼娃娃孩子们放在小驮床、小驼筐里,拴在骡马背上一边一个,或大人抱着走,大点的孩子骑毛驴、骡子、骆驼,人背马驮,或者徒步跟着走。

后来人们比喻为“马背摇篮”。

除去翻山越岭的艰辛,还要防备敌人的围追堵截和敌机的狂轰滥炸,并随时预防可能发生的疾病,可谓困难重重。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最惊险的时刻,要数登船东渡黄河。

敌机不断扔来炸弹,河里溅起浪浪花,不时看见河岸被炸死的牲口等。

凌晨时分,胡宗南的军队就要追上来,胡宗南部队扬言,绝不留下红军的根……。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当时渡黄河仅有一些老旧的木船,托儿所的工作人员和当地老乡,踩着木板摇摇晃晃的一个接一个快速将孩子抱上船,确保子从黄河东岸碛口上岸,闯过了东渡黄河遇到的最大危险

他们用鲜血和生命践行着“大人在,孩子在,大人不在,孩子也在”的誓言。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东渡黄河后进入山西境内,行军中孩子们主要坐在骡马车上的“架窝子”里。

他们白天休息、晚上“行军”,不走大路,根据敌情相机而行,风雨无阻,辗转于千沟万峪、崇山峻岭之中。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上图是1947年在山西行军途中的部分孩子,他们均为1945年前在延安出生的娃娃。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托儿所的娃娃大不过六七岁,令人难以想象的是,托儿所随军转战三千里,创造了没有一个孩子掉队、没有一个孩子伤亡的奇迹。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1947年4月,军委三局托儿所,跟随中央后委机关,经过数月长途跋涉,抵达山西临县孙家沟。上图为孙家沟旧址。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军委三局及军委无线电总台进驻孙家沟。上图为1947年军委总台部分人员在孙家沟合影。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上图是在孙家沟的军委三局托儿所孩子们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到孙家沟后,随着条件的相对改善和环境的稳定,托儿所逐渐由日托发展为全托。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1948年4月,托儿所跟随中央后委机关离开山西临县,又开始了3个多月的长途跋涉,向河北平山县出发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在陕、晋、冀两年半的行军路上,托儿所娃娃们的数量在毛驴、马背、骆驼上的筐筐里不断增加

上图为在孙家沟托儿所里1947年——1948年出生的乳儿。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1948年行军路上,托儿所大班的孩子在野外山坡上欢乐地唱歌。

1948年7月中央后委等抵达河北平山县,军委三局托儿所随三局进驻平山县通家口村。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1948年10月在平山县,军委三局局长王诤(左3)、副局长王子纲(左4)、刘寅(左1),与华北军区通信处领导钟夫翔(左2)、林伟(右1)合影。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上图为托儿所抵达平山县通家口后,吴所长(中间抱孩子的女同志)与部分工作人员在一起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上图为托儿所的老师在组织大孩子们学习和游戏。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1948年夏,天气炎热,孩子们在院子里长餐桌上吃饭,工作人员自制了大扇子为孩子们扇风。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托儿所几个大孩子在平山县滹沱河玩耍。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上图为1948年夏,孩子们在院子里唱歌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1948年盛夏周恩来副主席和邓颖超,冒着酷暑到通家口村三局托儿所指导工作看望孩子。

三、进驻北京阶段:培育祖国花朵,让我们荡起双桨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1949年3月,军委三局托儿所随中央后委机关等离开平山县。3月23日军委三局进驻北平西山八大处。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军委三局托儿所设在——八大处王家花园。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上图为托儿所小班的孩子在摇船玩耍。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上图为1949年儿童节,吴文瑜所长在托儿所庆祝活动上讲话,并组织孩子们表演节目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孩子们在表演节目。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上图为1949年秋,托儿所举办开运动会,老师组织小班孩子们准备赛车。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1952年托儿所的女孩子在表演。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1952年托儿所的男孩子在表演。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1952年年底,军委三局托儿所迁至军委通信部大院——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20号至今。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上图为1952年春,军委通信部部长王诤和部办公室主任周浣白,送三名托儿所老红军战士复员回乡时的合影。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如今,经几十年发展沿革,该托儿所现为中央军委机关事务管理总局隶属的——红星幼儿园(复兴路园)。

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回顾历史,从延安创办、辗转陕北、东渡黄河,到跟随至山西临县、河北平山,最后安全抵达北平八大处,军委三局托儿所堪称红色摇篮。
战争年代,托儿所保育员为了保护革命火种,无畏地守护着每一个孩子,为军委三局完成通信保障任务做出了特殊贡献。

追昔抚今,我们应继承军委三局托儿所光荣传统,让“马背摇篮”精神代代相传。

(照片和资料,主要由军委三局托儿所首任所长吴文瑜家人提供,特表示衷心感谢!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华山穹剑):啊!摇篮——追忆军委三局托儿所!

(浏览 45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