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起义的国军将领,邓小平同志为何总在念叨:我党对不住他啊

推荐语

他是在解放战争中第一位起义的国军将领,他的起义让刘伯承摘下眼镜,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这样一来,仗就好打了。

01

前言

抗日战争胜利后,蒋介石却不愿意建立民主联合政府,他认为中国之天是他蒋中正的天下,更不愿意别的政党共享胜利果实,尽管国共两党经过努力谈判,达成“双十协定”,让人民看到和平的曙光,但《双十协定》签订后,毛主席却清醒地认识到:
“已经达成的协议,还只是纸上的东西。纸上的东西并不等于现实的东西。”

同年10月13日,蒋介石撕毁协议,向各战区发出了一份所谓剿匪的密令,解放战争开始爆发,战争开始时国共军队实力相差太大,战争之初多数人会认为国军的胜算比较大。但在这个时期却有位国军将领主动起义,从战略意义和政治层面上而言,是非常巨大的震撼。相比解放战争后期起义的国军将领。这位起义的国军将领,邓小平同志为何总在念叨:我党对不住他啊

这位国军将领的起义更需要勇气,因为在后期胜负已定。而国军场面上占优的时候发动起义,对我军而言太重要了。此人就是高树勋。

02

关于高树勋

高树勋,原本是冯玉祥的部下,西北军的高级将领。1930年,冯玉祥参加中原大战,被蒋介石同时用软硬手段打得落花流水,其部队被蒋介石收编,当时的高树勋,担任冯玉祥旗下27师师长,也顺理成章成为了蒋介石旗下的将领。

蒋介石的军队里一直有嫡系和非嫡系的区别,这就是为什么蒋介石一直要消灭红军,连旁系军队都容不下,更何况红军呢?

蒋介石立马调高树勋的27师,去围剿江西红军。目的非常明显,打赢了最好,打不赢的话,西北军的实力也会被削弱,可谓一石二鸟之计。这位起义的国军将领,邓小平同志为何总在念叨:我党对不住他啊

只是其结果不仅蒋介石没有想到,高树勋也没有想到,参加围剿红军的27师全体官兵,竟然战前起义了,高树勋变成了光杆司令,又害怕蒋介石追究责任,只能逃到了天津租界躲避。

1933年冯玉祥建立抗日同盟军,高树勋知道之后马上追随冯玉祥,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高树勋成为河北保安处副处长,其任务是负责训练各县保安队。西北军在华北地区发展了几年之后,已经形成了一股强大实力,此时蒋介石想再控制这支军队,已经感觉有点无能为力了。

与阎老西一样,西北军想在几个鸡蛋上同时跳舞,为了不被蒋介石吞并,与我军以及国军之间并存,高树勋与我军朱瑞将军接触比较频繁。后来日军进入华北,率先动武。更加促进了我军与西北军的联络,双方往来更为密切。

这位起义的国军将领,邓小平同志为何总在念叨:我党对不住他啊

当时,高树勋还邀请了我军的部分将领,进入自己的部队,负责组织抗日活动。因此抗战全面爆发后,高树勋的部队在八路军的帮助下实力大增,扩充了9个团。但是西北军的旧部,很多思想方面不是非常进步,向南京告密,蒋介石当然也会知道这些情况。就把高树勋调到石友三的39集团军,石友三名声不太好,高树勋当然不愿与石友三共事,就设计暗杀了石友三,自己当了第39集团军总司令。

以蒋介石的个性,怎么可能就此罢休,在不断分划瓦解高树勋的部队,派胡伯翰任39集团军副司令兼新8军军长。高树勋自然不高兴,一次酒宴上,借故打了胡几个耳光,胡只能无奈离职养病,高树勋则自己兼任第8军军长。

因此,由于蒋介石的排挤和我军出色的统战工作,高树勋逐渐再次对蒋介石失去信心,高树勋的起义是有渊源的。

高树勋的策反工作,不得不提到王定南同志,王定南1930年参加共产党,长期在京、津一带从事地下工作,与国民党不少高级将领相熟,先后到吉鸿昌、孙殿英部工作,成效显著。1944年秋,王定南由孙殿英帮助从北京回到河南,不久即被汤恩伯的游击队逮捕,秘密押解,途经高树勋防区,高树勋听说是共产党,与之谋面。后设法营救获释,结成挚友。

这位起义的国军将领,邓小平同志为何总在念叨:我党对不住他啊

03

平汉战役,高树勋起义,我军满盘棋活

1945年10月,蒋介石发动了邯郸战役,此时双方实力对比,40军、30军、新8军、32军及孙殿英部为第一梯队,共4.5万人;27军、38军、85军、78军为第二梯队,约5.5万人,两个梯队共10万人,沿平汉路向石家庄、北平方向挺进。以16军、第1军、第3军为左侧卫,沿同蒲路、正太路,经榆次、石家庄北进;第12军、97军和吴化文部为右侧卫,沿津浦路经徐州北进。其中敌40军、30军和新8军,共3万多人,已突破新乡,正向安阳进逼。而位于北段的敌军第16军已占石家庄。两股敌人准备南北两个方向对我军进行夹击,借此打通平汉交通线。

如果让敌人的企图得以实现,交通线将被敌军控制,到时候敌军用美国现代化装备之优势,对各解放区进行割裂,将我八路军被迫退入农村或山区,进行分而歼之。

而经过上党战役后,阎军2万名俘虏经教育后,加入了八路军。再次整编部队,把冀鲁豫、冀南、太行、太岳四个军区的主力部队,依次编为第1、2、3、4纵队,每纵队约1.2万人~1.5万人。各纵队利用上党战役的战利品,建立了炮兵营。

这位起义的国军将领,邓小平同志为何总在念叨:我党对不住他啊

将参战部队分为西路、东路军。

西路军:以韦杰、杜义德所部为右翼队,抢先到达安阳后,派出部分兵力与敌军保持接触外,把西路军主力隐蔽于漳河北岸的彭城,找准时机进行作战;

陈锡联、曾绍山部为中军,先驻扎到武安县做准备工作,适当的时候于峰峰及其以北山地进行集结;

孔庆德、秦基伟部则为左翼队,消灭临关、紫山的敌军后,在邯郸西南地区进行集结。杨得志、杨勇、苏振华部和兄弟部队共2万余人,等到大部分敌军进入安阳之后,转于临漳以西地带进行等候战斗任务。

由张廷发指挥独立支队所属3个团,分布在敌军的两侧,随时进行打击,侦查明敌军情况,逐次向北转移。这位起义的国军将领,邓小平同志为何总在念叨:我党对不住他啊

10月14日,马法五、高树勋部从新乡出发,沿平汉线北进,以每天50华里速度进行挺进。

20日,敌军先头部队已渡过漳河。

22日,敌主力3万余人全部过河,逼近邯郸。

24日,敌先锋40军之106师被八路军阻击于邯郸东南5公里之崔曲、赵庄、南堡一带。敌被迫采取防御,修筑工事。这时,新8军已跨过滏阳河占领马头镇。后尾的30军,占领河东侧的中马头、大小狼营、柳儿营一带,与新8军相接。

此时,八路军参战兵团大部赶到,分别从东、北、西三面与敌相持。

敌人武器精良,士气高涨,善打阵地战,特别长于工事构筑和固守,射击也较准确。

一场恶战,一触即发。

这位起义的国军将领,邓小平同志为何总在念叨:我党对不住他啊

高树勋最初的想法是,希望八路军配合,让他的新8军单独沿平汉线北上,到北平以北驻防后正式宣布起义。

邓小平说,现在不是搞单独行动,而是30军、40军与后面更多的后续部队一起进犯,中共的决心是,必须拦阻所有国民党军队的北上,以击破其内战部署。

高树勋犹犹豫豫,直到部队进驻邯郸城南。

现在已经没有拖延的时间了!

28日晨,王定南再次来到我军司令部。带来高树勋的消息,高树勋表示愿意配合八路军阻止蒋的军事计划,但顾虑到他和八路军联合,与他同行的同属西北军系统的30军、40军将被全部歼灭,他将遭到旧西北军人员责骂,当年他处决石友三,就曾招致骂言;还有,他还顾虑在徐州的家属。

小平说处决石友三是爱国行动,共产党已有定论。至于家属问题,当即电请中央转请陈毅派人到徐州接出高夫人,送到太行山,解决了高树勋的后顾之忧。

刘伯承当机立断,派王定南进行联系。小平同志则拉住他说,一定告诉高树勋,关键时刻,要从大局着眼!要从历史着眼!千万不能犯糊涂。

由于高树勋正在向好的一面急剧转化,为了不误战机,我军临时改变原计划,重新部署兵力。

以1纵、2纵、冀鲁豫军区部队、太行军区1、4支队为北集团,由王宏坤、陈再道、宋任穷指挥,集中优势兵力,分割40军先头部队,然后进行各个消灭。

以3纵、17师太行军区5支队为南集团,由陈锡联统一指挥,钳制住第30军,切断第30军与新8军之间的联系,我军主力则协助北集团消灭40军。对高树勋部,则围而不打,打而不痛,促其变化。

这位起义的国军将领,邓小平同志为何总在念叨:我党对不住他啊

10月28日晚9时,总攻击。我军1纵1旅阵地前,是敌40军106师,师长李振清,乃一亡命之徒,带领敌军打得十分顽强,一时间形成胶作之势。

而1纵,原定调往东北,接收日军武器,为了轻装行军,把原有迫击炮、重机枪和一部分轻武器交给了兄弟部队和地方武装,不少连只有4挺轻机枪和三分之二的步枪。

第二天下午,高树勋起义。联络员王定南不会骑马,只靠步行 终于于29日傍晚,终于带回确信:
高树勋决心单独起义。

刘伯承摘下眼镜,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这样一来,仗就好打了。”

邓小平则马上安排李达去高树勋部,积极推动,让高树勋尽快起义,

刘伯承说:“非常之时,这样做,作用更大啊。”

当天晚上,李达化装成一个商人,通过王定南已争取的高部前沿防区,前去马头镇会见高树勋。高树勋见刘邓派自己的参谋长前来,十分高兴。

邓小平派李达前去,还有一个原因,他俩都是西北军的老人。李达是1931年宁都起义时参加红军的,与高树勋是老相识。

李达向高树勋传达了我军首长刘伯承,对高树勋战场起义表示热烈欢迎,给高将军起义给予最高评价。

当晚,两人握谈竟夜,商议善后事宜。

此夜,窗外枪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响成一片,异常激烈。但李达和高树勋心里明白,这些机枪、步枪都是朝天射击的,手榴弹也只是扔在无人处或水里面爆炸的。为了迷惑相邻的30军、40军,这是双方前沿部队的约定。

1945年10月30日上午,高树勋在马头镇总部,召集以上干部开会,进行训话,同时宣布起义。而副军长马润昌、参谋处长袁家洪不愿意跟着高树勋起义,就提出要回到国军,高树勋也不做挽留立即答应,并且派人送钱放行。

当天夜里,与我军电话接通后,高树勋与刘伯承、邓小平进行通话。

这位起义的国军将领,邓小平同志为何总在念叨:我党对不住他啊

第二日上午9时,刘伯承带新华社、《新华日报》负责人亲自到高树勋的部队进行慰问。高树勋起义的通电迅速传遍整个中国。

下午,高树勋率领起义部队撤出战场,并且开往武安伯延村。

第十一战区副司令长官兼40军军长马法五、30军军长鲁崇义和十一战区参谋长宋肯堂听到高树勋起义的消息,如闻晴天霹雳,顿时军心涣散,全面南撤。

刘邓已料敌必然向南突围,命令1纵、3纵主力,隐于敌退路东、西两侧,2纵从正北面向南压,待敌脱离筑城地带,向心钳击和猛烈兜击,以总预备队在漳河北岸构筑据点,截断其退路。至此,北犯的蒋军已插翅难逃。

11月2日,战役结束。

除新8军1万余人起义外,国民党十一战区副司令长官兼40军军长马法五、十一战区参谋长宋肯堂及40军副军长刘世荣等高级将领及30军、40军2万多人均被生擒。

11月10日,新8军开赴武安伯延,进行改编。改编成什么名字好呢?毛主席在延安说:“我们共产党要实行民主建国,就叫‘民主建国军’吧。”

04

让小平同志遗憾的事情发生了

邓小平亲自介绍高树勋加入共产党。遗憾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为了把这支民主建国军改造好,建立成为一支新型的军队,军区派了一些我军政工干部到民主建国军中,建立政治工作系统,双方在意识的层面上没有达成一致,相互之间的关系也没有进行很好的处理。

我军南下后,后方比较空虚,国民党则趁机派人来策反高树勋。高树勋把策反人抓起来,交给军区。不巧的是,此人半夜逃跑了。

于是,有人开始怀疑高树勋。军区个别领导悄悄指定给高当副司令的邢肇裳,每天跟着高,进行监视。后来,形势越来越复杂,军区一位领导下结论说:

“郝鹏举叛变了,我们对高树勋先下手为强,打主动仗。”

1947年6月14日清晨,政工人员带一个团去抓高树勋。双方发生枪战。

高树勋听到枪声,要打电话,可电话线也被切断了。

次日,高树勋夫妇被押到军区驻地审查。抓捕高树勋的政工人员,在给军区上报。在延安毛主席则回电说:

“高树勋起义有功,必须保证他的人身安全。”

刘伯承和邓小平此时正在准备强渡黄河,军情如火,不了解情况,也没有办法。

这期间策动高起义的王定南,也被突然扣押起来,强迫他承认“高树勋发起暴动,自己也是参与者”。但是王定南坚决实事求是,不予以承认。

事后,邓小平多次说,我党对不住高树勋啊。

这位起义的国军将领,邓小平同志为何总在念叨:我党对不住他啊

1989年11月20日,邓小平在和二野老同志谈话时,还说:

“这件事非常遗憾,高树勋的功劳很大,我们后来对他的处理不太公道。”

小平同志的话,也反映了老一辈共产党员宽阔无比的胸怀。

05

后续

高树勋在建国后当选政协委员、国防委员会委员、人大代表,并长期担任河北省副省长,高树勋还被我军授予了一级解放军勋章。在1955年大授衔时,由于高树勋已经离开部队很久,也因此没能获得授衔,若高树勋仍留在军中,凭他的功劳和起义的影响力,授以中将以上军衔一点都不为过。

这位起义的国军将领,邓小平同志为何总在念叨:我党对不住他啊

因为,高树勋的新8军起义,其他两个军很快就军心动摇被全歼 ,只跑走了3000人。加上通过高树勋提供的文件、信函,充分揭露了蒋介石发动内战的有力证据。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ERP专题):这位起义的国军将领,邓小平同志为何总在念叨:我党对不住他啊

(浏览 232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