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粟裕的战神之路:两次机遇、一个仇敌

粟裕的战神之路:两次机遇、一个仇敌

    温乎曰:    

三年游击战争是粟裕的炼狱。

1

 
1934年7月,第五次反围剿战争已经持续一年,中央苏区的高层都明白,这次反围剿战争已经没有胜利的希望。
再打下去,所有人都要折在这里。
 
为了争取一线生机,苏区高层准备战略转移,带着红军和机关部门换个地方重新开始,后来我们把这件事叫做长征。
 
但是有个问题很重要,苏区整体转移撤退,国军肯定从四面八方围上来,和狗皮膏药一样咬住不放,红军将付出惨重的代价。
 
最好的办法是派出一支部队深入敌后,除了替主力红军吸引火力,还能给苏区转移争取时间,而历史经验证明,这种部队的结局基本不会太好,有少数人能活下来就不错了。
 
什么都别说了,这是一支炮灰部队。
 
被选中的部队是红七军团。
 
7月6日,李德等高层领导接见了军团长寻淮洲、政委乐少华、参谋长粟裕、政治部主任刘英,宣布红七军团改编为北上抗日先遣队,用一个半月时间赶到皖南,建立抗日根据地。
 
粟裕以为真的要北上抗日,根本不知道里面的弯弯绕绕,多年以后地位高了,看到两份绝密文件,才明白原来是这么回事。
 
寻淮洲是秋收起义培养起来的骨干成员,1912年生于湖南浏阳,1933年就成长为军团长,虽然比林彪晚一年做军团长,却比林彪年轻的多。
 
要是没有后来的事,以寻淮洲的根正苗红,前途无可限量。
 
而乐少华则是留苏学生,1932年进入中央苏区工作,正好赶上王明和博古等留苏学生夺权,所以乐少华也神经兮兮的,成天骂这个整那个,想在红七军团树立权威。
 
粟裕和寻淮洲的关系好,有次在前线打了胜仗,跑过来问寻淮洲要不要追击,寻淮洲说必须追啊,旁边的乐少华没说话,粟裕以为乐少华也同意,就准备去追击了。
 
结果乐少华不乐了。
 
他大骂粟裕:“他妈的,政治委员制度不要啦,问过我的意思没有?”为了表示自己的意见和权威,便反其道而行之,不让粟裕追击敌人。
 
说这些的意思是红七军团内部不齐,这样的部队顺风仗都不一定能打赢,更别说孤军深入敌后了,从一开始,这次作战行动就有隐患。
 
而且红七军团的人员装备也不行。
 
全军团只有6000人,其中2000是新补充的战士,基本没什么战斗力。于是战斗力强的4000人编成3个师,其余的人挑着几百担宣传品,准备沿路宣传红军的政策。
 
最坑爹的是,6000人的红七军团只有不到1300支枪,其他人的武器是梭镖、大刀等冷兵器。
 
还真是一支炮灰部队,简直了。
 
他们出发以,接到的第一个新命令是攻击福州……用脚后跟想想也不可能嘛,这么一支装备简陋的部队,怎么可能攻下大城市福州?
 
战斗失败了,损失不少,寻淮洲和粟裕等人发电报,请示能不能在福建休整一下。指挥军事的博古和李德说不行,你们休整下来还怎么完成任务,继续向北方前进吧,到江西东北部找方志敏。
 
总之行军过程很乱,和西路军差不多。
 
而有“最后决定权”的政委乐少华,王八吃秤砣似的,不管寻淮洲和粟裕怎么说,都要坚决执行错误命令。
 
所以11月初和方志敏会师的时候,红七军团只剩下3000人,和方志敏的部队合编为红十军团。
 
方志敏是军政委员会主席,刘畴西是军团长、乐少华是政委、粟裕是参谋长,只有寻淮洲被降职为师长。
 
红十军团的作战任务,依然是北上创建根据地,然而部队走到安徽黄山的谭家桥附近,遇到国军补充第一旅,大败。
 
寻淮洲也在战斗中重伤牺牲。
 
随后便是红十军团的残兵败将四处转战,希望摆脱追兵找到一条生路,当部队走到南华山附近的时候,参谋长粟裕说赶紧过山再休息,军团长刘畴西说部队太累了,休整一夜再走。
 
么的办法,粟裕和方志敏带着800多人先走,第二天早上,刘畴西和军团主力想走的时候,已经被堵死了。
 
经过一番血战,军团主力绕过封锁线,到了方志敏的老根据地附近。已经走在前边的粟裕和方志敏说,快点行军别特么拖了。
 
刘畴西传话过来,休整一晚上再走。
 
粟裕和方志敏要气死了,作战的时候分秒必争,休息你老妹……方志敏让粟裕带着部队先走,自己回去带主力快点过来。
 
结果方志敏、刘畴西和2000名红十军团战士,被敌军包围在怀玉山,再也没能出来。
 
此时已经是1935年1月16日。
 
千里之外的贵州遵义正在开会,毛泽东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崛起之势不可阻挡。
 
红七军团改编为北上抗日先遣队至今,两支红军部队转战6个月,失败接着失败,炮灰倒是做了,却没有完成吸引火力的任务。
 
只有粟裕带着500残兵浙江,被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挺进师,粟裕和刘英出任军政首长。
 
自此,粟裕开始一场凤凰涅槃的血火磨砺也记住了那个击败红十军团的敌人:
 
补充第一旅的旅长王耀武。
 

粟裕的战神之路:两次机遇、一个仇敌

王耀武

2

我们之前说过一个话题:书生为什么玩不过社会人
 
倒不是宣传知识无用论,而是说书生的普遍成长路径,往往是在既有秩序里按部就班的上升,做好自己的事,再有点小机遇就差不多了。
 
但是在秩序崩溃的乱世,书生的这套东西完全用不上了,因为秩序都没有了,你按部就班什么劲?
 
社会人是在秩序外野蛮生长的,没有任何规矩束缚他们,做什么事情都要自己摸索,赢了万事大吉,输了人头落地,所以他们特别适合乱世的环境。
 
而且这种环境特别锻炼人的能力,虽然淘汰率很高,可一旦成功出线,基本是人中龙凤的能力。
 
现在创业成功的人,往往比朝九晚五上班的员工有气场,其实也是这个原因。
 
当然,如果书生做了社会人,并且成功闯出一条道路,那才是逆天了。
 
粟裕。
 
粟裕以前在红军作战,相当于按部就班晋升的员工,能不能捞到锻炼和升迁的机会,基本靠运气。虽然他积累了8年军事经验,职位晋升也只能说正常。
 
但是带着500残兵进入浙江以后,粟裕便成为没人管的孤魂野鬼,能不能活下去,并且保存革命战争的火种,全靠自己的本事。
 
粟裕没有退路,只能向前冲。
 
解放战争的历次战役也证明,粟裕喜欢冒险却一击必杀的指挥风格,正是在三年游击战争中磨砺出来的。
 
这三年的游击战争对粟裕太重要了,以至于在《粟裕战争回忆录》里,他一句话都没有说淮海战役,反而对三年游击战争情有独钟,足足写了12篇。
 
那粟裕到底在三年游击战争里学会什么?
 
我以粟裕的回忆录为准,简单找出三条主线,明白这三条主线,也就明白粟裕的成长历程了。
 
第一是独立创建根据地
 
在完全陌生的地方打游击,没有根据地是不行的,古代农民起义很难成功,最重要原因是没有根据地。
 
所以毛教员反复说,打仗只是红军的军事任务,战争结束以后,红军还有建设根据地的政治任务,也就是军队党必须帮助地方党。
 
在井冈山工作8年的粟裕,也学到这个知识点。
 
他带着几百人刚到浙江南部,便开始打土豪分田地,让经历血战的残兵有了休整的地方。
 
但浙江是国府的核心地区,经过多年宣传,农民不太信任红军,听说红军来了,都跑到山上去躲避,导致粟裕的部队出门找不到向导。
 
于是粟裕想了一个办法。
 
他让侦查员化装成农民,混进当地人躲藏的地方,边跑边喊“红军来啦”,跑出来之后侦查员拦住他们,让他们给带路,并且每十里路给一块银元。
 
浙江农民挺开心,只是带带路而已,就有银元赚,不拿白不拿。
 
这么几次下来,浙江农民也发现了,红军并没有政府宣传的邪恶嘛……软硬两种手段一起上,军民感情逐渐升温。
 
到1935年9月,粟裕已经在5个县之间,建立起方圆百里的根据地,挺进师扩张到2000人。再过一年,根据地扩张到30几个县境内,挺进师和地方部队加起来,足足有数千人。
 
而且在大根据地之外,粟裕还有零散的小根据地,以及“白皮红心”根据地,也就是表面上是国民政府,实际上政府人员都在给粟裕做事。
 
那时的粟裕不到30岁,我只能说一句佩服。
 
小型根据地的战术,只能是游击战。
 
原本挺进师的500人不懂游击战,粟裕就把他们分成无数小股部队,以3天为期限出去打游击,等游击队能适应3天的游击战强度后,再以5天、10天、15天为期限,让游击队出去练兵。
 
经过几轮练兵,粟裕的挺进师能在30几个县游击,生存空间就大多了。
 
第二是战术锻炼
 
粟裕在国府的核心地区作战,国军的实力特别强,相比之下挺进师就有点寒碜,粟裕感觉游击作战不能硬拼,只能快速找到敌人的七寸,用最强的火力攻击,给敌人造成最大伤害之后迅速撤退。
 
而且在作战的过程中,必须用谋略,只要可以赢,什么谋略都能用。毕竟脑袋都别在裤腰带上了,还管什么仁义道德。
 
能不能活下来,就看脑子快不快。
 
所以粟裕总结了几条作战方法:
 
以最小的牺牲换最大的胜利
不在消灭敌人而在消磨敌人。
支配敌人,掌握主动。
积极进攻,绝少防御
反敌人之道而行,竭尽欺诈之能事
一切作战行动必须迅速,犹豫就是等死
 
看到这几条作战方法,你就知道孟良崮战役、淮海战役是怎么来的,其实就是粟裕的游击战争经验,无限倍放大而已。
 
林彪用兵谨慎,是常年保卫中央机关,必须谨慎。粟裕用兵奇谲,是常年在敌后作战,不能不耍诈。
 
如果粟裕和林彪一样用兵谨慎,在电视剧里活不过第一集。
 
第三是政治水平飙升
 
刚到浙江“打土豪分田地”的时候,粟裕就发现一个问题,继续和以前一样不分青红皂白的打土豪,虽然可以缓解暂时的困难,但不利于和其他阶层合作。
 
挺进师是一支孤军,想在浙江生存下去,最好的办法是减少敌对力量,想方设法壮大自己的力量。
 
粟裕的想法,恰恰是中央在抗战时期的土地政策
 
到1937年9月的时候,国共两党基本谈妥合作意向,粟裕在浙江南部的游击根据地,消息很封闭,完全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变化。
 
但是根据地附近也有消息,说共产党投降红军被收编了。粟裕一听就明白了,共产党不可能投降的,肯定是战争结束国共合作了。
 
于是他派部队化装成国军,到龙游县溪口镇问镇长:“我们在山区剿匪,现在奉命开赴抗日前线,要给县长打电话了解情况。”
 
电话打通,县长告诉他们:“国共已经合作了,不用剿匪了,红军改编成八路军开拔抗日了……”
 
粟裕在山沟沟里,凭几句传言就判断出世界的变化,你说是不是实践出真知吧。
 
三年游击战争,粟裕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仅在敌后战场活下来,还把自己打磨成一柄杀人的利剑。
 
如果说长征是毛泽东的炼狱之路,那么三年游击战争就是粟裕的长征
 

粟裕的战神之路:两次机遇、一个仇敌

3

1938年春,新四军总部迁至皖南,粟裕奉命带部队到皖南集中,被改编为新四军第二支队的一个营,而粟裕出任第二支队副司令。
 
其他领导是谁呢?
 
叶挺是军长、项英是政委,四个支队长是陈毅、张鼎丞、张云逸、高敬亭……这些人的分量我们都知道,除了离开军队和犯错误的,建国后不是元帅就是大将。
 
而副司令是罗炳辉/傅秋涛、粟裕、谭震林、戴季英,其他几人的级别明显比司令差一点。建国后傅秋涛是上将,戴季英是河南常委兼开封市委书记。
 
如果粟裕和他们混在一起,显然不可能成为“第一大将”,毛教员都有授粟裕元帅的意思。
 
数年后,粟裕能和陈毅并肩指挥军队,只能是政治上进步了,而且就是在抗日战争时期进步的。
 
我们暂时离开战争,说一下这个话题。
 
早在红军时期,粟裕的短板就是没人大力提拔,导致不能在更高的岗位上锻炼,一直做师长或者参谋长之类的职位。
 
这种职位不能说不重要,而是在能力差不多的时候,谁做都可以。但是从刚到浙江的表现来看,红军时期的粟裕能力不差,做一个军团长也没什么问题。
 
可就是没人照顾啊。
 
南昌起义之后的林彪是连长,粟裕也是连长,然而短短两年时间,林彪成为军长,再过两年做到军团长,部队是朱毛红军的班底。
 
秋收起义之后的寻淮洲是战士,3年后成为师长,到1932年连续跳级,从师长到军长再到军团长。
 
大家的起点一样,能力也差不多,为啥差距这么大呢?
 
当然朱毛也很欣赏粟裕,只是欣赏的级别较低,不如林彪和寻淮洲而已。
 
而就在新四军时期,粟裕也遇到非他不可的人。
 
1941年1月“皖南事变”爆发,蒋介石取消新四军的番号,不久后我党重建新四军,陈毅做军长,刘少奇做政委。
 
新四军被重新整编为7个师、1个独立旅,共计9万人。粟裕被提拔为第一师的师长兼政委、苏中军区司令兼政委。
 
提拔他的人当然不是陈毅,而是刘……他处于上升速度较快的时候,估计是发现人才难得,想培养成自己人。
 
一年后刘回延安,饶漱石接任新四军政委、华中局书记,根据原则,饶才是最后说了算的人。
 
饶到新四军任职以前,做过共青团、满洲省委书记、总工会宣传部长等工作,从来没有接触过军事工作,甚至没有建设过根据地,也就是说,饶是空降到新四军的干部。
 
他怎么就能空降呢?
 
刘推荐的。
 
饶不懂军事,不能和项英似的包揽军政,所以他就尽量做一些后勤组织工作,然后选拔优秀军事干部,负责前线作战。
 
于是,刘提拔起来的粟,也成为饶的得力干将。
 
当然了,有人欣赏是一回事,经过三年游击战争的磨砺,粟裕的作战能力也配得上别人的欣赏,他用一系列优秀战绩证明:你们没有看错人。
 
尤其是1943年陈毅回延安参加整风,粟裕进步飞快。
 
到抗战结束的时候,我党组建华东局,统一领导山东和华中根据地,饶是华东局书记,陈毅是副书记兼山东野战军司令,而粟裕已经是华中分局常委,兼华中野战军司令。
 
后来解放东南半壁江山的华野,就是山东和华中两支野战军合并起来的,至此陈粟才可以并肩作战。
 
1946年10月,毛教员给华野发电报:
 
在陈领导下,大政方针共同决定(你们六人经常在一起,以免往复电商贻误戎机),战役指挥交粟负责。”
 
具体什么意思,你自己品。
 

粟裕的战神之路:两次机遇、一个仇敌

左一饶、左二陈、右一粟

4

时间进入解放战争时期,粟裕已经完全成长起来,那个让红十军团全军覆没的王耀武,也没有闲着。
 
谭家桥战斗结束后,王耀武就在蒋介石那里挂上号,以后有什么事,蒋介石都会想起王耀武。
 
1936年补充第一旅改编成51师,王耀武做少将师长。后来51师和俞济时的58师合并成74军,俞济时做了几年军长升官走了,王耀武便是军长。
 
升官也没耽误王耀武打仗。
 
他带着部队参加了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兰封会战、张古山战役、武汉会战、三次长沙会战、常德会战……抗战期间有名的大会战,王耀武基本都参加了,而且战绩非常好,得到一枚青天白日勋章。
 
跟随王耀武南征北战的74军,也被锤炼成国军五大主力之一,战斗力非常强悍。
 
到抗战结束的时候,已经凭战功升为第二绥靖区司令的王耀武,移驻山东济南,负责全省的军政事务。
 
他带出来的74军,番号改成整编74师,师长是张灵甫。
 
这支部队用的是纯美装备,除了山炮和迫击炮以外,还有美式冲锋枪、卡宾枪,无线电话机装备到连,实力和抗战时期一样强悍。
 
现在74军的战绩都被记在张灵甫名下了,感觉王耀武是打酱油的。
 
其实吹捧张灵甫的目的,无非是说张灵甫是抗日英雄,却被解放军击毙在孟良崮,然后引出八路军游而不击,专杀抗日英雄。
 
这种说法就是典型的历史虚无主义,我们不必理会。
 
实际上王耀武是74军的灵魂人物,张灵甫才是打酱油的。
 
此时的王耀武和粟裕,都不是曾经的小军官了,而是位高权重的军队大员,一句话就能决定几十万人的生死。
 
解放战争的进程,又让他们在山东碰头,那好吧,14年前的血海深仇,也到了结的时候了。
 
粟裕在苏中七战七捷后带兵北上,在山东灭了李仙洲兵团,王耀武气的大骂:“老子就是放5万头猪,让共军抓,3天也抓不完啊。”
 
蒋介石也发现全面进攻解放区不行,便改成重点进攻山东和陕北,陕北是彭德怀的战场,而山东是粟裕的舞台。
 
随后便是孟良崮战役。
 
1947年5月10日,汤恩伯指挥第七军和48师向北推进,陈毅和粟裕决定吃掉这两支部队,然而第二天传来一份情报:“那两支部队都是吸引华野的炮灰,真正的主力是张灵甫的74师,他们准备直捣华野指挥部。”
 
大家都知道74师的战斗力,决定撤退,负责战役指挥的粟裕不同意:“不撤不退,改变计划打74师。”
 
不是主力么,老子打的就是主力。
 
粟裕把华野9个纵队分成两半,5个纵队主攻,4个纵队阻援,哪怕付出多大代价也要打掉张灵甫的74师。
 
只要这支部队没了,国军的其他部队就好说了。
 
明白张灵甫的方位,粟裕派出叶飞和许世友,分别从左右两侧包围74师,张灵甫慌了。
 
原本74师两侧是有掩护部队的,也就是黄百韬的25师和李天霞的83师。黄百韬是老实人,只落后张灵甫30里,问题就出在李天霞。
 
李天霞是黄埔3期,和老长官王耀武是同学,而张灵甫是黄埔4期,属于小字辈。在国军的黄埔同学里,年级高代表地位高,那些黄埔一期是公认的老大哥,没人敢不服气。
 
黄埔4期的张灵甫,居然比李天霞的官职高,李天霞心里很不服气。
 
类似于现在工作20年的中年人,能服气一个只有20岁的年轻领导?工作的时候肯定不积极嘛。
 
所以李天霞应该在旁边掩护张灵甫,却走的特别慢,足足拉开100里路,为了交差,李天霞派一个连在前边占坑,意思是别管人数多少,反正我也到了。
张灵甫就这样被包围了。
 
他在绝境下想了一个办法,既然华野想吃掉74师,那74师就做诱饵拖住华野主力,其他部队再从外边反包围,反过来吃掉华野。
 
哪里做诱饵好呢?
 
张灵甫选中了孟良崮。
 

粟裕的战神之路:两次机遇、一个仇敌

 
但是张灵甫失算了,国军是封建军阀部队,军官们有兵才有权,谁愿意为了救不相干的人,消耗自己的本钱呢?那才是脑子有泡。
 
就在张灵甫上孟良崮的时候,李天霞还给前线部队打电话,意思是千万别犯傻,有事赶紧跑。
 
而粟裕在三面包围孟良崮之后,又让王必成的6纵插入孟良崮南部的垛庄,占领74师的后勤补给点。
 
自此,包围圈已成。
 
阻援部队也很给力,黄百韬离孟良崮最近的时候只有几公里,却怎么都攻不进来。
 
战役到最后,从军近20年的陈毅都发怵,说永远不让儿子当兵,粟裕则是几天没睡觉,血压飙到220。
 
到5月16日,持续4天的孟良崮战役结束。
 
华野以12000人牺牲的代价,剿灭国军战斗力最强悍的74师,山东的战局彻底反转。
 
因为没有战斗力强悍的主力部队,整个军团是没有战斗力的,如果杂牌军能用人数凑出战斗力来,蒋介石也不用转进台湾了。
 
对于粟裕来说,则是报了14年前的血仇。
 
当年就是74师的前身部队,让红十军团死伤惨重,一万人的部队,只有粟裕带着500人逃出来。
 
如今世道变了,粟裕指挥十几万大军,把74师灭的干干净净。
 
而国府把山东分割成4个绥靖区,王耀武的第二绥靖区只有24个县……果然是没有兵就没有地盘,这波操作很国府。
 
1948年9月,粟裕再次围点打援,指挥32万华野部队包围孤城济南,并且亲自拟定作战口号:“打到济南府,活捉王耀武。”
 
王耀武只有11万杂牌部队,好不容易飞到南京向蒋介石诉苦求援,也只要到一个团。
 
嗯,国军的老毛病了,谁都见死不救。
 
而且发现打不过解放军,负责济南西部防御的吴化文直接起义了。
 
9月24日,解放军进入济南城,王耀武化妆出逃,在寿光县被俘虏。
 
那时的粟裕,可能会想起寻淮洲和方志敏,然后在心里说一声:
 
“终于给你们报仇了。”
 

粟裕的战神之路:两次机遇、一个仇敌

5

1898年“戊戌变法”的时候,维新派在湖南办了一所时务学堂,梁启超任中文总教习,谭嗣同任中文分教习。
 
这所学校没什么了不起,无非是有个学生叫蔡锷,说起来,蔡锷是梁启超和谭嗣同的学生。
 
名满天下的谭嗣同还有一个学生——杨昌济。
 
正是1898年,谭嗣同说:“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
 
随后谭嗣同被捕入狱,遇害前在狱中写下:“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谭嗣同死了。
 
但是十几年之后,蔡锷已经成为云南都督,朱德也在滇军服役,跟着蔡锷作战的时候,朱德逐渐学会打仗,他自己说:“指挥3、4个团,一条战线,还是可以的。”
 
杨昌济在湖南,费尽心血培养出毛泽东。
 

粟裕的战神之路:两次机遇、一个仇敌

 
1928年,朱德和毛泽东在井冈山会师,保留下革命的火种,而朱德和毛泽东的麾下有很多年轻人,他们在井冈山跟着朱毛学习成长。
 
后来,朱德和毛泽东培养出林彪、寻淮洲,寻淮洲牺牲后,参谋长粟裕又继续向前冲。
 
正是林彪和粟裕,指挥两支战斗力最强的野战军,完成解放战争的三大战役。
 
至此不禁想到四个字:
 
薪火相传。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温乎):粟裕的战神之路:两次机遇、一个仇敌

(浏览 4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