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徐向前元帅的独特带兵法宝

徐向前元帅的独特带兵法宝

作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人民军队高级将领的徐向前,可谓中外闻名的军中帅才,指挥了无数场名震天下的战斗。在长期的军旅生涯中,在军事韬略的繁忙运筹中,他惜将爱兵的宽广胸怀与崇高革命品质得到了充分的体现,留下了许多爱兵如子的故事。

严肃纪律的基础是爱兵如子

纪律是军队的命脉。纵观人民军队建立近一个世纪以来的风雨历程,“铁一般纪律”早已融入人民军队的血脉,成为克敌制胜的法宝。在这方面,徐向前堪称模范:他既要求将士不折不扣地执行纪律,又始终将爱兵如子当作严肃纪律的基础。

在红军初创时期,由于敌我力量悬殊,红军主要采取的是分散游击的作战方式。因此,一些人认为游击战不需要太严格的纪律。对于这一观点,徐向前并不认同,他说:“分散的游击战争环境,尤其需要建立铁的纪律。……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使红军战士在分散的情况下,自觉执行党的决定。纪律是红军执行革命政治任务的保证,有了严格的纪律,才能上下一心,军民一致,不断发展壮大自己。”他明确要求:“一切的游击队必须要有良好的纪律。”在抗日战争时期,他在领导山东根据地的整军建设中,根据战争形势的发展变化以及军队当时的作战状况,鲜明地把“纪律严肃化”作为军队建设“九化”方针(武装力量建设的“九化”方针主要包括:地方武装基干化、游击队伍组织化、主力兵团正规化、纪律严肃化等)的重要内容。他强调“各部队必须严格政策纪律和战场纪律。”到了解放战争时期,对于“有的连队的战士,在讨论执行城市政策、纪律时,自动提出不只评定战功与伤亡,而且要评定纪律(遵守城市政策的纪律),并自动地检查了每人的包袱与东西,对缴获军用品的保护与支配,亦已发出了指示,并发动直到连队讨论执行”的做法,徐向前十分赞同,并提出:“问题的重心不在战士而在干部,所以在干部中亦进行了教育,保证以身作则。”

在以铁的纪律打造过硬的部队的同时,徐向前同样注重以情带兵,坚持以人为本、爱兵如子,受到了广大干部战士的敬爱。徐向前自有一套在常年军事实践中摸索积累出的独特带兵法宝,他常常对部下循循善诱,说:“我们要带好兵,先要了解官兵的需求和部队在执行任务中面临的实际情况,不能一味地、消极地去处理违纪行为。我们只有在维护纪律的严肃的同时,帮助官兵分析道理、认识到问题所在,才是根本的目标。”这是徐向前的一个重要用兵之道。

解放战争时期,徐向前在指挥著名的太原战役期间,敏锐地发现:当部队按照中央指示于1949年11月暂停攻击后,指战员思想情绪出现了波动,不少人的身心有所松懈,军中纪律也随之出现了一些问题。针对这种新情况,徐向前不是简单地去惩罚违反纪律的人,而是及时冷静地认真分析了其中原因。他发现,因为预定要在太原外围过冬,条件比较艰苦,部队由此产生了一定情绪。同时,因为在战役第一阶段部队的伤亡较大,此时又目睹敌人在不断地赶修工事,指战员不免普遍地表现出了急躁、埋怨的情绪,从而引发了逃亡增加、纪律松松垮垮等不良现象。

于是,徐向前首先深入部队进行分析与解释,引导大家理解中央的决策。接着还组织部队开展评功贺功活动,以鼓舞激励人心,并且进行了“一年左右根本打倒国民党”的时事教育。这些举措,加上改善生活与加强管理,使指战员们的情绪平静了下来。对于此事,徐向前曾经总结回顾说:“逃亡亦有减少,纪律亦较前稍好,胜利信心是普遍增高了,大部分同志都肯定地相信,一年左右能根本打倒国民党,太原一定能打下。”

徐向前要求部队中的各级干部都要树立正确的带兵观念,他经常语重心长地说:“军队中真正的广大群众是士兵。”“连队的基础在士兵,打起仗来冲锋陷阵的是士兵。离开了广大士兵,就谈不上战役战斗的胜利,谈不上军队的巩固和发展。”“干部生活好,士兵生活苦,军心是不会巩固的。”“身为干部,一定要爱兵。每个干部必须懂得,有了士兵才要干部,不是有了干部才要士兵。在战场上真正冲锋陷阵的,要靠士兵。因此军队干部要明确树立为兵服务的思想。”徐向前明确提出了正确的待兵、带兵、用兵方法:干部要经常关心士兵的生活,要关心他们的教育和训练,要关心解决他们的困难问题,要爱护他们的生命如同爱护自己的生命一样,要把士兵作为自己的阶级兄弟。这样,部队才能上下一心,亲密无间,形成“拳头”与合力,真正出“无往而不胜”的战斗力。

实战中拥兵带兵有方

在战场上,徐向前既是敢打硬仗、恶仗的军事家,又是爱兵如子的可敬领导。

1927年12月,广州起义失利后,起义部队余部撤至广州北部的花县(今广州市花都区),整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师。1928年元旦,红四师到达海丰与当地的红二师会合后,中共东江特委决定“迅速扩大红区”,从此,两支年轻的红军队伍开始并肩作战。

这时,徐向前已经调任红四师参谋长。不久,他奉命率部东进,占陆丰、攻栗陇、打惠来,两个多月进行大小战斗20余次。红二师同时在北线也连连攻下了敌人据点,海丰、陆丰、惠来、紫金等10个县的反动武装和民团,被打得纷纷溃逃。

国民党反动派震惊了,立即调集几万兵力,分三路向东江“围剿”。仅2个师2000余人的红军,经过两个多月的连续作战,已经疲惫不堪,又缺少供给。在村庄被占领、道路被封锁、敌强我弱的情况下,红四师只能退入深山。当时,徐向前只有一条单裤,连条换洗的裤子都没有。下雨天,战士们都找了个地方避雨,他却拿着一把破旧的雨伞,到处走走看看,关心战士们的吃穿情况。衣裤被雨淋湿了,只好靠体温慢慢焐干。管军需的女干部彭镜秋看到这个情景,就想方设法找来一块黑布,对徐向前说:“就拿这块布,给您做一条裤子吧。”

徐向前摆摆手,说:“不用了,不用了,你看哪个同志没穿的,你就给他做吧。”并且进一步嘱咐她说:“要好好合计合计,多想想办法,让同志们填饱肚子。困难会过去的。”

彭镜秋又坚持说:“您是一名指挥员,连一条替换的裤子都没有,这怎么能行呢?”

徐向前笑了笑,说:“大家都一样。你没看见,老百姓家十几岁的娃娃还光着屁股呀!”

部队的干部战士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上。

敌人天天搜山、放火、残杀老百姓,红军的处境十分艰难,只好采取分散游击的战术,以保存为数不多的革命有生力量。干部战士没有粮食便就地取材,靠吃野菜、野果等维持生命,没有房子住就搭个草棚子勉强挡风遮雨。后来由于怕暴露目标,连草棚子也不能搭了,只好睡在树下或草堆里。

1928年6月,红四师师长叶镛因病不幸被搜山的敌人抓住,英勇就义。徐向前擦干痛悼战友的眼泪,在这极端困难的关头,挑起了红四师师长的重担,带领一二百人的队伍,继续在山林中与敌人周旋,坚持斗争。

国民党反动派对红军的游击战术无计可施,就残酷地用“扫平千里赤地”的手段,把靠近山区的村庄烧光,还在海丰、陆丰等地屠杀群众18000余人,局势进一步恶化。

中共广东省委特派员陈郁好不容易在莲花山找到红四师。他放眼望去,看着设在草棚中的指挥部,看着徐向前和战士们消瘦的面庞,以及他们几乎衣不蔽体的简陋单薄穿着,难过地说:“同志们,你们受苦了!”然而,徐向前却微微一笑,坚强地说:“没有什么,我苦惯了就不觉得苦了。只是这些战士们,跟着我出没深山老林,吃喝不保,缺医少药的,更没有一件完整衣服可以穿……是受累受罪了。”陈郁感叹地说:“省委的同志只知道你们处境艰难,可是根本想不到难到这种地步,往后怎么办好呢?”

徐向前沉思一会儿,抬起头来以坚毅的目光望着陈郁,说:“有山有水,有野菜,还有热水洞的温泉能洗澡,只要下决心坚持下去,敌人是不可怕的。”在险恶的局势和死亡的威胁面前,徐向前无怨无悔,对革命前途满怀信心,同时也给身边跟着他出生入死的将士们鼓劲打气。

解放战争时期,徐向前率领华北野战军,转战在晋冀鲁豫地区。

1947年,徐向前率部取得运城战役的胜利后,在其所部中发生了一件痛心的事:一名农民出身的战士,在部队北上要离开他的家乡时,由于乡土观念和舍不得离开家乡家人等等原因,开了小差,后来经过动员又回到了连队。可是,他的连长却失去了理智,对这名战士采取了我军纪律所绝对不能容忍的体罚手段。徐向前闻悉后,十分气愤,指令政治机关一定抓住这件违法乱纪的典型事例,对部队进行正确的纪律教育与爱兵教育,以防止这种国民党军阀主义作风的再次发生。

当前线指挥部前进到山西高平县时,徐向前再次以这件事为例,讲述了我军的官兵关系及其政治意义。他严肃地说:“大家必须记住:是先有战士而后才有干部。是因为先有了120名战士,需要建立一个连队,才任命一个连长,绝不是因为你是一个连长的材料才给你招募120名战士,不要把位置闹颠倒了!干部首先是士兵的,是士兵的同志,是士兵的师长,是士兵的表率,是士兵的知心朋友。然后,你才能把士兵带好,才能使各个出身不同、性格不同的战士,变成一个战斗的整体,部队才能有真正的战斗力。”

1947年底,国民党在山西南部仅剩下临汾孤城。为全部解放晋南,策应中原、西北战场作战,并为夺取太原创造条件,1948年2月,晋冀鲁豫军区奉命组织前线指挥所,由军区第一副司令员徐向前统一指挥所部第八、第十三纵队和太岳军区8个团及晋绥军区所属吕梁军区2个独立旅共5.3万余人夺取临汾。在第一次攻击时,攻城部队先是实行炮火轰击,但没有能够如愿攻破城墙,反而还造成不小的伤亡。

这时,前线指挥员打电话给徐向前,要求搭云梯,实行强攻,以完成任务。

徐向前沉思了一下,认为这种蛮干式的强攻,在目前的战况下坚决不可取。于是,他口气坚定地回答:“用这个办法攻城,会给部队造成很大的伤亡,可以考虑改用别的办法。我们要爱惜每一个战士的生命。”

接着,徐向前毅然下令停止进攻。此后,他组织部队集思广益,最终以坑道爆破的形式攻占临汾。

临汾战役结束后,在一次战事战况总结会上,徐向前再次意味深长地阐明了自己的用兵观点:“我们要把战士看成我们的亲兄弟,当成自己的亲子女一样爱护、痛惜。你们想想,老百姓在艰难之中,把儿女从小养大成人,送到我们部队来。如果蛮干,不讲战术,造成不必要的伤亡,怎么对得起老百姓啊!你们自己也有儿女嘛!”一番话使得在座的各级军事领导干部深受教育,频频点头。

1948年6月中旬,我军发动了晋中战役,在此后的一个月中,部队连续作战,没有能够得到适当的休息和补充,十分疲劳。7月12日,驻守太谷敌九总队2000余人弃城沿太谷东山逃跑,这些敌人已成惊弓之鸟,这正是一个歼敌的好机会。然而,当时我十三纵和太岳军区部队正在向小常村赵承绶集团压缩包围,只有八纵刚歼灭南庄之敌还在打扫战场。

八纵已经连续战斗了几天几夜,部队既没有集中休整一下,也未吃未喝。但是,熟稔战略战术之道的徐向前抱定了一鼓作气、乘胜追击、不给敌人喘息之机的决心,坚决命令八纵打完这一仗后再吃饭休息。师长、团长带头走前面,集中一个班走一个班,集中一个排走一个排,非将该敌一口气歼灭了不可。

八纵接到命令后,克服重重困难,立即开始行动。经过一番浴血奋战,结果将敌人一个不留地歼灭了。

8月4日,徐向前在进行战役总结时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如果当时你们叫苦,我就心疼得动摇决心,让这2000多敌人如他们所愿逃回太原,守上碉堡。到那时,我们再一个一个地去攻,那么就不只是伤亡几十人的问题了,而是伤亡几百、成千人的问题了。所以,当时非那样做不可,这才是真正的爱兵。”

大家听后,在佩服徐向前军事谋略的同时,也更钦佩他对士兵爱得真切、爱得深沉。

危难之际挺身而出力保将士

徐向前爱兵如子还体现在他对部下的关爱保护上。当部下蒙受不白之冤时,他总会伸出援手,竭力予以帮助。

1931年,红四方面军成立,徐向前任总指挥,陈昌浩任政委,下辖红四军和红二十五军。然而,就在红军不断壮大、根据地不断发展的大好形势下,张国焘等开展“肃反”运动,制造了许多的冤假错案。看到身边的优秀干部一个个被抓捕,又一个个被冤杀,徐向前深感痛心,他越想越看,越疑惑不已。当时的制度规定,政治委员是党在军队的代表,在重大问题上有“最后的决定权”。徐向前虽然对“肃反”有怀疑、不满,却无力制止,他只能本着对革命的忠诚,尽力抵制错误的肃反政策,力所能及地保护一批干部、战士,其中就包括陈锡联和周希汉。

一天,在红四军十师三十团任团部指导员的陈锡联与几个战友一起上街,感觉肚子饿的时候,就在镇上买了几个油饼吃。不料,有人看见了,竟然诬告他们组织了一个“吃喝委员会”,要搞阴谋活动。于是,张国焘指示要把陈锡联等人抓起来,准备枪毙。

徐向前听说这件事后,义愤填膺,立即跑去找张国焘说理:“小鬼们不就是嘴巴馋点,饿得饥肠辘辘的,买个油饼充饥,哪里懂什么‘委员会’呀!批评教育一下,放掉他们算了。”

幸亏有徐向前及时干预,陈锡联等人才躲过了这一劫难。后来,陈锡联常常说:“徐总指挥救了我一命啊!”

周希汉更是多次受到徐向前的力保。一天,有人揭发周希汉是个混进红军队伍的富农。大约一个月后,周希汉被迫交出了包括军服在内的所有物品,得到了一身便衣,还有一张路条,上书:“周希汉系富农出身,开除回乡生产,沿途放行。”

为了自证清白,周希汉决定回老家湖北麻城开具证明。他费尽周折,用了几个月时间,终于拿到了麻城县苏维埃政府开出的证明:“周希汉家有田若干,佃田若干,靠佃田为生,是贫农不是富农,他要求回红军。特此证明。”

周希汉满怀期待地找到部队,却仍无处安身,只好到伙房帮厨。帮厨的第三天,他正在埋头清扫厨房时,有个人走了进来,问:“还有锅巴没有?”

周希汉猛一抬头,太巧了,正是老上级徐向前!看见穿着便服、样子有些狼狈的周希汉,徐向前先是一愣,然后关切地问:“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这一问,让周希汉眼圈红了。他忙从怀里掏出那份证明,把自己的遭遇说了出来。听完后,徐向前立即找到张国焘,有些生气地说:“周希汉还是一个小孩,不懂什么事,跟着我工作时很积极,怎么会是改组派和富农分子呢?”随后,徐向前把周希汉留在了机关当书记员。

蒋介石对鄂豫皖苏区发动第四次“围剿”后,张国焘强令连续作战疲劳的部队南下围攻麻城。结果麻城没打下来,西线“围剿”的敌军攻势凌厉,根据地腹地告急。张国焘这才下令撤麻城之围,命红军主力去迎击西线之敌。

对此,爱动脑筋的周希汉不免产生了自己的一些看法,发了几句牢骚:“瞎指挥!”“我们应当转移到机动位置,趁着敌人举师‘清剿’之机,引诱他一路深入对我们有利的地点将他干掉,然后各个击破嘛。这样把部队拉上去要吃亏的。不该打的去打,不该保的去保,搞什么名堂!”

未曾想,有人将此事报告给了张国焘,并且反映他在苏家埠战役后丢失过一批战利品——手枪子弹。张国焘听后又惊又怒:“好大的胆子,竟敢在背后这样讲我?会不会是有人指使的?”他下令对周希汉严加拷问。

被绑在条凳上的周希汉拼命挣扎,委屈地大喊大叫:“我不是改组派呀!”“我不是反革命呀!”闻讯赶来的徐向前把张国焘请到旁边的房间里,解释“丢失子弹事件”只不过是警卫排长从周希汉保管的子弹里拿走了点儿,没打招呼。他以党性原则担保周希汉没有问题,并以肯定的口气说:“最多是个自由主义的问题嘛,他是我的书记员,我以后严加管教就是。”周希汉这才幸免于难。

西线的敌人没有被击退,红四方面军主力却消耗巨大,苏区的中心七里坪也失守了。大军一路东撤,始终没有摆脱被动的局面。张国焘明知被动局面是由他造成的,却惧怕和恼恨别人说穿了这一点,对曾经背地说过他“瞎指挥”的周希汉一直耿耿于怀。他心生怨恨,一天借口周希汉在总部为他安排的房子孤零零的,易受敌机轰炸,把周希汉叫来兴师问罪。

问心无愧的周希汉硬邦邦地抛出一句:“我没有要谋害你!你想怎样就怎样吧。”火冒三丈的张国焘下令处决周希汉。

于是,周希汉被押到荒凉冷寂的河滩上,他意识到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到了,于是便扯开嗓门,用尽平生的力气喊了起来:“共产党万岁!”

在这危急关头,河滩上游方向传来一声喝问:“你们在干什么?”随后便有两人赶了过来,正是徐向前和陈昌浩。原来,他俩刚好在河滩上散步,听见喊声就赶了过来。走到近前,看见被绑着的是周希汉,两人不禁大吃一惊。

有人向徐向前报告说,奉张主席之命“处决改组派”。徐向前没有理睬那人,却问周希汉:“怎么回事?”周希汉气哼哼地说:“张主席说我给他安排的房子要遭到敌人飞机轰炸,是有意谋害他。”

同陈昌浩对视了一眼后,徐向前喝道:“放了他。”河滩上一片寂静,没人动手。徐向前见状,不满地提高了声音命令道:“我说放了他!张主席那里我去讲!”就这样,周希汉再次逃过一劫。

1982年5月,周希汉曾感慨万千地说:“每一次遭难,都是徐向前同志救了我的命,给了我继续为党为人民工作的机会。真是革命征途多艰难,大难不死有徐帅。”

从关心普通士兵到爱护麾下部将,徐向前的爱兵惜才之情,通过一桩桩一件件动人的故事显现出来,他那共产党员的高尚风貌不禁令人肃然起敬。这既是一位军事家广阔胸怀的具体体现,也是人民军队可以团结一心、所向披靡的法宝。

(此文刊于《党史纵览》2021年第10期纪念徐向前元帅诞辰120周年专栏)
(作者系山西省委党史研究院七室主任)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八路军研究会):徐向前元帅的独特带兵法宝

(浏览 46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