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红军长征出发地”概念 还是归结到领袖讲话为好 ——谈谈瑞金党史办的告知书

      红军长征出发地概念

     还是归结到领袖讲话为好

   ——谈谈瑞金党史办的告知书

   □ 黄兴国

江西瑞金与于都两地,关于“红军长征出发地”之争可以说是旷日持久,且愈演愈烈,有部分瑞金市民将两地之争诉诸到中央巡视组。近日,从网上看见一则瑞金市党史办应中央巡视组交办,回复瑞金某市民的《关于答XX信访事项受理告知书》,这份以瑞金党史办名义回复的告知书,转达了江西省和赣州市两级党史办,以及赣州市委主要领导对“红军长征出发地”概念的意见,三份意见,虽然文字表述略有不同,但意思一致,核心意思还是原来的观点,没什么新意:一、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不止一处,其表述是多元的,不具有排他性。瑞金、兴国、石城、长汀、于都都是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二瑞金是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直属部队长征出发地,是中央红军长征的重要标志。至于怎么去努力弥合瑞金、于都两地的红军长征出发地”之争,只字未提。

“红军长征出发地”概念   还是归结到领袖讲话为好 ——谈谈瑞金党史办的告知书

“红军长征出发地”概念   还是归结到领袖讲话为好 ——谈谈瑞金党史办的告知书

“红军长征出发地”概念   还是归结到领袖讲话为好 ——谈谈瑞金党史办的告知书

说实话,江西赣州两级党史办对“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争论的倾向性,我大体知道,但以党史办的名义正式行文表述,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就这个表述,我想表达一下我个人的看法。作为一个公民,虽无权妄议地方党史部门的意见,但在宪法的范围内,对重大历史事件发表些个人看法,这也是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对“长征出发地”概念,我个人的意见也依旧是原来的表述,在此文做个重复:

一是对“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要有一个总的纲领性的概念,中小学历史教科书里、党史、军史、国家公务员考试题库里的“红军长征概念”,就属于这一类。毛主席“雪地讲话”的表述,就属于对“红军长征重大意义”概念性的表述。这种表述只能确定一个总的“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没有必要每一次说到红军长征”,都要表述为从长汀、从瑞金、从宁化等等地方出发,这样既繁琐也不严谨。而这个总的出发地只能是——瑞金。为什么是瑞金?因为瑞金是中共中央、军委、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所在第,中央机关、中央直属部队从瑞金出发。所以,这个纲要性的总的红军长征出发地概念,是有排他性的,其他地方无权打这个名号。

二是展开来说红军长征从长汀、宁化、瑞金、于都出发(历史教科书上红军长征出发地只提这四个地方,未提石城、兴国),这符合史实,毕竟中央苏区除了赣南土地外,还有闽西、闽北。中央红军驻扎在中央苏区的各地,中央红军长征从其他几个地方出发集结,这也是历史的事实,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不具有排他性,长汀、宁化、瑞金、于都等地都可以说是红军长征出发地。但科学严谨的来说,其他地方在说自己是红军长征出发地时,最好应该加上“之一”两个字,如我在网上搜索“宁化县”时,宁化的介绍内容上就有一句“是中央红军长征4个起点县之一”,宁化这样介绍县情就准确中肯。所以,除瑞金外,其他几个地方可以概念为“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之一”,或者“XX军长征从XX地发出”,这样介绍即科学准确,又不会搞乱历史概念,也不会降低某地红色历史的价值。

像于都这样公然大张旗鼓的竖立大型纪念碑,宣称于都是“红军长征出发地”,甚至凿石刻字,像世人公布于都是“长征源”,是相当不严谨的。对红军长征来说,于都有那点可以称得上是“源”?让人欣慰的是江西赣州省市两级是意识到于都的做法是不妥的,也有纠正的意思,才会有赣州市机构编制委员会转发江西省机构编制委员会要求于都相关场馆改名的文件。但令我有的困惑的是,这么重大的事情,怎么会让编委下文呢?编委的职责是给党政机构人员定编的,这编委的文件对地方党委能有什么约束力?为什么不能用赣州市委的文件呢?既然已经意识到必须纠正,为什么还要半遮琵琶半遮面呢?早日彻底改正岂不更好?

“红军长征出发地”概念   还是归结到领袖讲话为好 ——谈谈瑞金党史办的告知书

两地“红军长征出发地”之争,双方所列的历史、党史、军史文章,林林总总、洋洋洒洒,看的人眼花缭乱。其实问题没有那么复杂,概念性的东西、写入教科书的定案不要去乱动。至于那些所谓的专家、学者爱研究、让他们躲到书斋里,去学术里去瞎折腾。在实际的工作中,我们还是要按领袖的权威说法去贯彻。啥是领袖的权威说法呢?一是毛主席的雪地讲话;二是新时期领袖说的“追根溯源要从瑞金算起……”“于都是红军长征集结出发地……”,尽快按领袖的精神去拨乱反正,弥补两地人民的争论才是正道。专家也好、领导也罢,不要都认为自己比亲历长征的毛主席还高明,对领袖的话要要认真的贯彻执行。

在这里,我也斗胆向党史办的工作人员提点小建议。党史办是干嘛的?顾名思义,就是研究党史问题,为领导决策提供正确信息的。党史办的工作人员在研究党史问题时,要有坚持党史正确观念的秉性,有义务向上级党委提供正确的党史概念,为上级党委领导决策提供正确的党史依据,而不是反过来,为领导不科学的决策去寻找,甚至伪造虚假的党史概念(比如说历史系毕业的瑞金文化名人刘杰老师向赣州市党史办负责人提出的《十问》,就很值得党史办的研究人员有去认真研究对待),这样做不仅是害了领导,还会成为历史的罪人。赣州市几位主官落马,应该成为前车之鉴。

 

“红军长征出发地”概念   还是归结到领袖讲话为好 ——谈谈瑞金党史办的告知书

“红军长征出发地”概念   还是归结到领袖讲话为好 ——谈谈瑞金党史办的告知书

最后,我想在扯几句题外的话,说说关于建设“国家长征主题公园、场馆”的事。建设“国家长征主题公园、场馆”的目的是什么?自然是为了弘扬“红军长征精神”,激励全国人民新长征再出发,振奋精神,为实现伟大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既然目的是如此,那就要将这个“国家长征主题公园、场馆”建在最有意义的地方,翻遍长征的历史,扪心自问,如果抛却私心,站在公正的角度,还有比在瑞金建设“国家长征主题公园、场馆”更有意义的地方吗?

让最有意义的事,建在最合适的地方,发挥最有意义的作用,才是英明的决策。

“红军长征出发地”概念   还是归结到领袖讲话为好 ——谈谈瑞金党史办的告知书

黄兴国,笔名黄河黄,福建省武夷山市作协副主席,一个崇拜毛泽东、信仰共产主义的老兵,厦门大学政治管理专业毕业,当过侦察兵、连队文书、公务员、新闻记者、外企高管。先后发表过新闻、散文等各类文章数百篇。主创的三集电视新闻系列专题片曾荣获“中国电视新闻奖二等奖”、“福建电视新闻奖一等奖”,新闻通讯荣获“福建新闻奖一等奖”。近年来开始尝试小说创作,已在福建文学文学刊物发表中短篇小说。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黄兴国):“红军长征出发地”概念 还是归结到领袖讲话为好 ——谈谈瑞金党史办的告知书

(浏览 13 次, 今日访问 2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