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八一征文之十三期

一枚独立自由勋章的故事

——母亲董其采在抗战中的二、三事

? ? 我母亲没有留下回忆录。我也从来没有见过母亲的历史档案、生平自传之类的原始资料。平时,母亲也曾断断续续地向我们讲过她的往事,但至今,我都说不完整母亲在战争年代的经历。只知道1955年授衔后,母亲荣获一枚三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枚三级解放勋章。

? ? 2005年2月10日,母亲因病去世。父亲亲笔写了《董其采同志生平》。

2022八一征文之十三期

? ? 《生平》这样写道:

? ? 1939年在党的鼓舞之下离开大城市,到冀鲁边游击区参加了八路军,抗日救国。在八路军中担任医生,救死扶伤,救治了许多八路军指战员。以后担任培养医务人员的教员,并担任游击区隐蔽休养所所长。解放战争期间,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机关卫生所所长。

? ? 解放后,任武汉高级步校医院副院长,1955年授予中校军衔,团级干部。并荣获三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三级解放勋章。后任武汉军区洪山161陆军医院院长,武汉军区总医院副院长等职。1964年晋级上校军衔,师级干部,行政级别11级。调北京工作后,任海军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

? ? 在长期的革命工作中,董其采同志保持积极负责,艰苦奋斗,团结群众的优良作风。严于律己,宽于待人,作风正派,为八路军、为解放军、为党、为革命做出了卓越贡献。

? ? ……

? ? 这篇《生平》,是迄今为止我们对母亲革命一生最全面的了解。

近几年,我一直不停的各处收集母亲的历史故事,从亲朋好友的交谈中,从母亲生前老战友的探访中,从老前辈们战争年代的回忆文章中。更多的是从父亲回忆录中寻找母亲革命年代的足迹。

? ? ? ? 一、弃

? ? 母亲原名董世臻。辽宁锦西绥中县人。1921年2月18日生人。母亲生于士绅家庭。姥爷是中医世家,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姥爷是山海关私立中医院的院长兼坐堂大夫。医术和人品在当地颇受赞誉。

? ? 1937年夏天,16岁的母亲初中毕业,继承父业从医,报考了天津妇婴医院护士学校。这一年,爆发了举世瞩目的卢沟桥“七·七事变”。日本全面侵华,中华民族奋起抗战。

? ? 7月底,日军占领了天津。在中共天津市委的领导下,天津各界人民与日寇进行了英勇的斗争。母亲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与天津所有爱国青年一起高喊着“不当亡国奴!”,走进了抗日救亡的滚滚洪流之中。

? ? 母亲在天津爱国女同学会中结识了马大夫医院的护士鲁树毅(后闫捷三将军夫人)和司药鲁学孟姐弟两人。之后,母亲在马大夫医院实习期间,得到鲁阿姨、鲁叔叔在医疗业务上的指导和生活上的照顾。此时的鲁树毅已是中共地下党员。在朝夕相处之中,鲁阿姨向母亲讲述抗日救国的革命道理,讲述只有共产党指引的革命道路才能救中国。她鼓励母亲积极参加抗日救亡活动。鲁树毅阿姨应该是对年轻母亲思想影响深刻的人,是母亲早期的革命引路人之一。

? ? 之后,鲁阿姨、鲁叔叔还同是母亲115师的战友。

? ? 当时中共天津地下党组织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向敌后解放区的八路军,秘密地、有组织地选送急需的医务人员。

? ? 当年秘密参加八路军,母亲给我们讲过亲身经历的故事:

? ? 1939年夏秋季节,马大夫医院住进来一名“病号”,正住在母亲实习的病区中。在地下党组织的安排下,“病号”与母亲秘密接触谈话。这位“病号”,实际是化装的我八路军冀鲁边区民运科干部,专程到天津考察地下党组织已初步选定的医务人员。母亲坚定地向八路军干部表示了参军抗日、杀敌报国的强烈愿望。

? ? 地下党组织和部队批准了母亲与另两位医护人员参军请求。不久,离开医院前往解放区的命令下达了,命令要求,当日深夜在医院后门的馄饨摊旁集合。按照保密规定,母亲不能将参军消息告诉家人。

? ? 临行那天,母亲即激动又紧张。白天秘密的收拾行装,将医务书籍和平时收集的医疗用品整理打包。晚上仍然若无其事的值夜班。时间到了,母亲悄悄地拿上行装赶到集合地点。事先准备好的人力车拉上母亲一行人,立即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 ? 寒风吹在脸上,紧张的心情平复了许多。母亲突然想起,临离开护士值班室时一锅正在电炉上蒸煮消毒的器械忘关电闸了。晚年,母亲回忆往事说:“我可是对不起医院了,消毒锅肯定烧糊了”。

? ? 地下党组织将母亲一行人送出城外。在指定地点与敌占区的我地下交通员接头,再换乘农村马车继续前行。化装、化名是通过敌人封锁线铁的纪律。母亲说:“董其采这个名字,就是我坐在马车上给自己起的”。

? ? 当时的斗争复杂而残酷,事先必须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和物品准备。一旦与鬼子巡逻队遭遇,很可能是凶多吉少。不少奔赴抗日前线的爱国青年就牺牲在封锁线上。母亲说:“这些人,家里不知道他们的去向,部队只知道他们的化名,他们成为没有人知道的无名英雄,活下来的人应该记住他们。”

? ? ? ? 二、救

? ? 近些年,我走访过多位了解、熟悉母亲的老前辈。其中刘贤权将军夫人安绍杰阿姨的访谈印象深刻。

? ? 阿姨说道:“1939年初,115师主力到达山东。与鬼子、伪军展开了更多的激烈战斗,消灭了大量敌人有生力量。但是我们部队也有伤亡。当时条件极其艰苦,不少战士负伤得不到及时治疗。缺少医务人员、缺少急救药品、缺少伤员隐蔽地”。

? ? 又说:“师领导决定,尽快解决缺医少药的现状。指示冀鲁边区领导,利用靠近北平、天津大城市,通过地下党组织秘密争取更多医务人员到解放区。肖华(时任冀鲁边区司令员兼政委)就把这任务交给了民运科科长刘贤权”。

? ? 阿姨接着说:“有从北京来的,也有从天津来的。你妈妈这一批医务人员共来了五人,北京协和医院来了两名,天津来了三名”。

? ? “最初冀鲁边区领导决定,将五名医务人员全部留下,自己的部队也缺医生呀!一一五师卫生部不干了,说冀鲁边区本位主义,不顾全局。后经师首长批准,决定挑选其中两名技术好的到师卫生部工作。你妈妈就是其中之一”。

? ? “你妈妈到师卫生部后工作很出色,陈光师长的爱人史瑞楚就是师卫生部的主管军医。你妈妈去后成为史医生的得力助手”。

? ? 在山东抗战期间,母亲一直在师卫生部工作。为了适应战争环境的需要,卫生部除少量科室及科员外,大部分医务人员都是“野战救护队”的成员。哪里有战斗,野战救护队就出现在那里。卫生部下属一个卫生所,专门收治师直机关和直属部队(特务营、通信营等)的伤病员。一场战斗下来,伤员增多,就需要调动野战救护队参与战地抢救。?

2022八一征文之十三期

图注:董其采在八路军一一五师卫生部

? ? 从大城市秘密向敌后八路军部队输送医务人员是迫不得已的办法,而且远远不能满足当时部队的需要。只有尽快地大批培养自己的医疗救护队伍才是从根本上解决基层部队“缺医”的办法。在战斗的间隙期,卫生部的医生们就担任培养各部队医务人员的教员。母亲也成为了短期医训班的教员。

? ? 提起史瑞楚医生,母亲说:“她是我的领导,顶头上司”。史阿姨当年在师卫生部不仅是女医生中的共产党员,而且还是林彪师长任命的国军“少校军医”,兼任卫生所的负责人。

? ? 两位老战友鲁树毅和史瑞楚阿姨,她们是母亲投身革命并参加八路军的引路人和带头人。母亲从她们身上学习和领悟到了革命的思想、信念、传统和作风。从单纯的爱国救亡青年成长为一名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献身的革命战士。

? ? 我还曾经采访过一位九十六岁八路军老战士黄乎叔叔。虽然年事已高,但身体非常健康,头脑清晰,语音洪亮底气足。黄老是福建人,1932年参加红军。抗战时,曾在师卫生部工作过。

? ? 聊天中,黄老问我:“你爸爸曾经负过一次重伤,是那一年?”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着腹部。

? ? 我知道黄老问的是那次腹部子弹贯穿伤。

? ? “是1940年秋天,天宝山剿匪战斗被子弹打穿了肚子”我说。

? ? “伤得非常重”黄老紧皺眉头说。

? ? “你父亲这次负伤是谷广善部长亲自抢救的,但是当时没有后方医院可送,师领导决定就地抢救”。

? ? “当时条件艰苦啊!没有消毒水就用盐水代替,没有消炎的西药就用草药代替,没有绷带就撕床单代替。护理人手不够,卫生部干部都轮流值守。我还去护理你爸呢。想尽一切办法救治”。

? ? “你爸的伤太重啦!条件又差,我们都担心他挺不过去。”黄叔叔用手在肚子上比划着一个窟窿,不断地摇着头。

? ? 黄叔叔接着说:“多亏你妈是卫生部医生,医技高超,护理精心,你爸才大难不死。”

? ? “后来我调隐蔽休养所当卫生员。不久,你爸又负伤,住在医疗所养伤。你妈妈负责治疗,我负责护理。”

? ? 黄老所说是1941年底,绿云山战斗,父亲右臂子弹贯穿伤。这是父亲抗战期间第三次负伤了。

? ? 黄老一转话题,幽默地说:“当年如果有后方医院的话,也就没有你爸你妈处对象的事啦!”

? ? 大家都会意的笑了。

? ? 天宝山剿匪负重伤,在我父亲的回忆录中这样记载,当用担架把父亲从战场抬下来后:“……部队派人到师卫生部报告情况。结果卫生部长谷广善、副部长刘放等人携带药品器械星夜赶来,先进行插管导尿,以后又重新给我处理伤口。第二天把我抬到卫生部去治疗时,路经陶峪师部,陈代师长、罗政委等均来看我,鼓励我安心治疗,争取早日恢复健康。陈光并要他的夫人史瑞楚(师直卫生所医生)亲自给我检查伤口,换了药以后再抬到卫生部去。

? ? 在卫生部治疗期间,卧床一月有余,才可以起来慢慢走动。总的来说治疗进展比较顺利。但治疗的日日夜夜是艰苦难熬的,要忍受极大的痛苦。由于伤口很大,要塞进一大堆药物纱布。还要在床上大小便。尤其膀胱神经受破坏,小便极为困难,插管导尿也是很不好受的。整日整夜卧床,不见天地日月,真有度日如年之感,想借本小说消遣都找不到。

? ? 当时卫生部有两位女医生(其中一位后来成为我的终生伴侣),是不久前由天津大城市来的。我派勤务兵到她们那里借书,结果只是有医务书,没有小说,仍失望而归……”。

? ? ? ? 三、战

? ? 1941年秋天,父亲、母亲喜结良缘。这一年母亲整整二十岁。

? ? 父亲在回忆录中记述了当年从相识到恋爱,再到结婚的过程:

? ? 在战争年代,我们的生活目标非常简单,一切为了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一切为了抗日战争的胜利,不仅对于个人生活问题考虑很少,就是对于个人生死问题,也置之度外。

? ? 可是男婚女嫁,这是人的自然要求。当时组织上规定,团以上长征干部可以结婚。因此在当前形势比较缓和之际,有的同志就积极帮助我介绍对象,有的是地方机关女青年,有的是文艺团体女演员,但我均觉得不理想或不敢高攀,都谢绝了。

? ? 在八一运动大会期间,有一天陈光的妻子史瑞楚和罗荣桓的夫人林月琴,带领着卫生部女医生董其采来到我的驻地,寒暄之后,她们直截了当地说:“你们过去认识吧?现在给你们俩介绍做个朋友”。

? ? 我觉得有点突然,忙回答说:“见过面,但没有说过话,知人不相识”。

? ? 她们半开玩笑地接着说:“那你俩就说说话,认识认识吧!”又说:“董医生是个好同志,有文化,有技术,有事业心,工作很负责”。

? ? 搭好桥之后她们就走了,把其采留在我那里。我因工作忙,没有多谈,只问好了她现在住的地点,商定晚上我去找她,这是我和女同志的第一次约会。

? ? 经过数次谈话、接触,我觉得其采模样周正,心地善良,情操高尚,工作勤恳,谈吐文雅,朴实正派,因此引起我的好感。同时我注意到她的工作是医生,倘若患病负伤,自然将会有很大方便和帮助。对于身处激烈战斗,又曾多次负伤的我,注意到这一点,也对此颇为满意。这样就“情人眼里出西施”,不仅觉得容貌风度很可爱,更有内秀。其采对我也是颇有好感,天宝山战斗中,我负重伤住在卫生部治疗时,她就风闻我这个人的品格作风。经过多次接触后也觉得情投意合,我虽然是村夫丘八,泥土硝烟气味很重,但理想一致,信念共同,志趣共鸣伴随我们的感情升华为爱情,彼此都愿意结成终生伴侣。

? ? 9月下旬,日寇以沂蒙山区为目标的大扫荡即将开始。师首长决定,为了便于指挥机关灵活机动的行动,将师供给、卫生机关等后勤部门由吕麟、谷广善负责指挥,立即转到鲁南抱犊崮山区。如果敌人没有向滨海地区扫荡,再视情况转回到滨海地区。

? ? 这个决定下达之后,卫生部几位女医生跑来司令部探听反扫荡消息和辞行。她们先到陈士榘参谋长家里,以后又分别各到自己相识的好友家里玩,其采则来看望我。

? ? 正巧师政治部主任肖华批准了我们的结婚报告,我拿给其采看了,其他师首长也得知了这个消息,因此临时商定她不随其他女同志回去,当晚就留下在师部成婚。

? ? 战争年代结婚是最简单不过了,既无宾客,也无仪式,更无任何彩礼。静悄悄、冷清清,吃的是大锅饭,勤务员给我们用油煎了一条半斤重的咸鱼,就成为了我们的婚宴。黄黄的小油灯照亮麦草铺成的床垫,上面一个布单,一条薄被,这就是我们的婚床。但是简陋不能减轻我们的情谊,短暂更增加了新婚的甜蜜。两心相知,又岂在朝朝暮暮。

? ?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骑马匆匆赶回到卫生部,跟着机关转到鲁南去了。我们也就变成了牛郎织女,何日再相逢,能否再相逢,谁也不知道”。

? ? 1942年冬,在一次夜间突破日寇包围圈的时候,母亲带着刚刚出生几个月的儿子随部队隐蔽行动,孩子就睡在骡马载的驼筐中。由于山路颠簸襁褓松散,受到寒风侵袭。到达宿营地时已发高烧,既转成肺炎。母亲虽然是医生,但身边紧缺的消炎药品都是留给伤员们使用的,一针也不能给自己的孩子用。最后只能看着这个取名“李小鹏”的孩子离开了人世。对心爱儿子的死去,父亲、母亲都十分痛心惋惜。

? ? 晚年,母亲回忆:“那时的战争环境非常残酷。鬼子扫荡说来就来了,我们医护人员又要隐蔽好重伤员,又要组织好轻伤员转移,还要随时准备投入战斗抢救伤员”。“小鹏才几个月大,还没有断奶,不能放在老百姓家中,只能我带在身边。部队行动都在夜里,寒风刺骨。小鹏感冒发烧转肺炎……,仅有的药是留给伤员的,比金子还宝贵,不能用在孩子身上,小鹏很快就不行了。天亮后,就埋在了行军途中的山坡上……”。

? ? ? ? 四、隐蔽休养所

? ? 1943年春,史瑞楚医生随陈光代师长奉命调离山东,奔赴延安。母亲接替史阿姨任师卫生部隐蔽休养所所长。当年22岁刚出头。

2022八一征文之十三期图注:师隐蔽休养所概貌。右一是董其采医生。

? ? 这张老照片拍摄时间大概是1945年春夏季,沂蒙山区的小村庄绿树环抱,野花遍地,农家院隐藏在绿荫之中。这就是八路军一一五师卫生部隐蔽休养所驻地。

? ? 适应我八路军以游击作战为主的战场特点,不能建立固定的野战医院。因此,化整为零的大大小小的伤员休养所就隐蔽在解放区的各个农村中。照片中有三位带着孩子的农村妇女,应该是隐蔽伤病员的“堡垒户”。山东的老百姓,用全家人的性命掩护隐蔽八路军伤员。有人这样说,山东抗战的胜利,是老百姓用小米喂出来的,用担架抬出来的,用小推车推出来的。真是千真万确的军民鱼水之情。

? ? 照片中还有几位八路军指战员们,应是在休养所养伤的伤病员。母亲抱着刚刚一岁多的大女儿,也是放在“堡垒户”家中代养。

? ? 休养所中的医生一定是业务多面手。母亲回忆说:“部队中的医生都要多面手。抢救战场上抬下来的伤员,你就是外科医生。平时里干部战士感冒发烧,你就是内科医生,师机关干部结婚生子,你就是产科医生、儿科医生”。

? ? 母亲的专业特长是妇婴科,她说道:“当年,周涌(师司令部通信科科长)的老婆生孩子难产,脐带缠绕胎儿脖子好几圈。不是我接生恐怕大人孩子都保不住。史导(师参谋处长王秉璋夫人)的大女儿也是我接生的。那时的条件很艰苦,活一个孩子不容易”。

? ? “少药”同“缺医”一样困扰着八路军。各部队想尽办法筹措急救药品和医疗器械。一方面,从缴获日伪战利品中收集药品,另一方面,自力更生开盐场、办烟厂,从大城市秘密购置医疗器械。

? ? 母亲回忆说:“山东的老百姓,为了支援子弟兵打鬼子,纷纷捐出粮食,捐出嫁妆、首饰。部队后勤部门指定专人,从各村收集上来,然后通过地下渠道拿到敌占区县城换成钱,再买回急需的药品。但是,也有坏分子盯上这救命线。一段时间,我们休养所发现换回来的药品越来越少。保卫部门介入调查,怀疑内部出了问题。经查证,发现主管收集物资的管理员有重大嫌疑。审讯后他承认贪污了军用物资。”

? ? 母亲说:“战争年代,贪污军粮、军饷、军用物资是死罪。处决之日,开了公审大会,群众对我们八路军的严明纪律赞不绝口。就在把这个坏蛋押赴刑场的途中,突然犯人挣脱执行战士,疯狂向我站的侧方逃跑。我掏出手枪,一枪击毙了这个坏蛋”。

? ? 母亲说:“没有机会上战场杀鬼子,但枪毙过一个罪大恶极的贪污犯”。

? ? 1943年春,中央决定罗荣桓任山东军区司令员兼政委。当年,罗政委因过度劳累而尿血。军委批准,罗政委在林月琴的陪同下到新四军军部请奥地利籍泌尿专家罗生特诊治。不久,陈毅派罗生特到山东军区为罗荣桓就近治病。山东军区任命罗生特为卫生部顾问。

? ? 母亲回忆说:“罗大鼻子(爸、妈都是这样称呼罗生特医生)来到卫生部,主要任务是为罗政委治疗肾病。同时,也举办各种讲习班,对提高我们的业务水平,改进医务工作帮助很大。罗政委治疗时,就住在我们休养所中,一边养病,一边坚持工作。我们遵照罗大夫的医嘱护理罗政委。”

? ? 母亲记忆深刻地说:“罗生特大夫医术高超,我曾协助他在简陋的手术室中,为一名战士做了一台高难度的尿路结石手术,取出来大小十多粒结石,刚好排成了一个‘烟斗’状”。

? ? 2009年1月下旬,罗东进大哥到我们北京家中的灵堂,悼念刚刚去世的父亲。面对着父亲、母亲的遗像,东进大哥坐在沙发上,长时间地沉默着。然后慢慢地抬起头,自言自语般向在场人讲述他曾亲身经历的一件往事:

? ? “那是在抗战时期,我才五、六岁不懂事,调皮捣蛋也不听话”。

? ? “有一次鬼子扫荡,师直机关秘密转移,部队行进在乡间的小道上。在行军途中,我看见侦查员、通讯员叔叔们骑着高头大马来回奔跑非常威风。就闹着让警卫员叔叔也带着我骑骑马,兜兜风。警卫员拗不过我,只好抱着我翻身上马,快马加鞭飞奔起来。正跑在兴头上,董医生突然站在路当中,抬手喝道:‘站住!下马!无组织无纪律,这是在行军不是在遛马’。警卫员叔叔乖乖地下马站在一旁,我顺着缰绳溜下马来,道边就是排水沟,吓得我直接就滚进水沟里”。

? ? “从此啊,‘董医生来了!’,‘不听话,告诉董医生!’成了吓唬我们这些‘熊孩子’的灵丹妙药。”

? ? 东进大哥接着说:“部队住下,董医生都要到我爸爸的住处来检查病情。我在院里玩,听见董医生来了,吓得我躲到房东家的炕上,藏在被垛后面不敢吭声,等董医生走了,我才敢出来!能管住我就是董医生了!”

? ? ……

? ? 母亲是一位普通的八路军女战士。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中,她没有轰轰烈烈的战斗场面,而是默默地奋战在抢救伤病员的最前线。

? ? 父亲曾说:“在战争年代,我们的生活目标非常简单,一切为了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一切为了抗日战争的胜利……”。这就是母亲抗战到底的信念。那枚金光闪闪地独立自由勋章就是党和人民给予母亲的最高荣誉。

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五周年,向一代军人敬礼!

纪念全民族抗击日寇侵华八十五周年,勿忘国耻,铭记历史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白山黑水天涯海角):2022八一征文之十三期

(浏览 6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