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云英:上将刘亚楼爱妻,中俄混血,夫死后独守55载,至今独身

翟云英:上将刘亚楼爱妻,中俄混血,夫死后独守55载,至今独身
1945年的一个夜晚,大连县正是大雪纷飞的时候。
这一天,在时任大连县委书记王西萍家里的小客厅里,坐着一个端庄秀丽、双眸湖蓝、浑身洋溢着异国风采的姑娘。
在那个年代,在这样的穷苦地方,如此美丽的异族少女,的确是不多见的。
这个姑娘就是今天的主角,叫做翟云英。
翟云英是一个中俄混血儿,母亲是俄国人,父亲是中国人,她高挑的身材,再加上斯拉夫人的血统,这使得她十分的迷人。
此时的翟云英,在大连县担任妇女代表。
按理说,翟云英来县委书记这里也不是一两次了,而且由于身上流着俄罗斯的血统,翟云英做事的风格一直都是十分泼辣的。
但是,今天晚上的翟云英,却并不像寻常那样镇定自若,坐在那里反而显得十分的拘束,局促不安。
在这个滴水成冰的北国的冬夜,翟云英俊俏的脸庞上反而沁出了细细的汗水,可见这位姑娘是相当的紧张的。
而使得她如此的紧张的原因,是因为王书记说,今天要给她介绍个对象,而且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翟云英想着即将到来的场面,心里好像是小鹿在乱撞,她不知道即将进来的人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而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停车声与脚步声,随着声音的由远到近,房门开处,大连县县长韩光和一个高大的军人跨了进来。
王书记笑着向双方作介绍:“这位是刘亚楼同志,这位是翟云英同志,我们县的妇女代表是一个十分能干的女将。”
“你好!翟云英同志。”
刘亚楼落落大方地向姑娘伸出了手。
翟云英抬头,正好看见一双炯炯有神的目光正在注视着自己,胸口突突直跳,脸上立时飞起两朵红云,羞怯地低下了头。
随后,就在王西萍的小屋中,几个人闲聊了起来,在闲谈之间,翟云英总是会偷偷的用眼睛去看刘亚楼。

翟云英:上将刘亚楼爱妻,中俄混血,夫死后独守55载,至今独身

红军时期的刘亚楼
只见面前的这个人,英俊威武,大度潇洒,一举一动皆有大将风度,这使得翟云英倾心不已。
熟悉刘亚楼的人都知道,这位开国上将,可不是个一般的人物。
周恩来曾经评价他: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刘亚楼是福建武平人,18岁的时候,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参加工农红军,由于天资聪慧,刘亚楼很快就从一名士兵成长为优秀指挥员。
在随后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中,刘亚楼担任红军第一军团第一师师长。
在长征路上的几场恶战中,无论是四渡赤水、突破乌江,还是飞夺泸定桥、强占腊子口,刘亚楼一直是红军的开路先锋。
眼看刘亚楼人才难得,为了让他更好的为革命做贡献,1939年1月,毛泽东决定送这位骁勇善战的爱将去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深造。
而在苏联期间,适逢卫国战争爆发,刘亚楼参加苏联红军,驰骋于反法西斯前线,斯大林对于刘亚楼十分的欣赏,多次邀请他入籍。
但是都被刘亚楼拒绝了,刘亚楼多次表示,自己永远都是中国人,是炎黄子孙。
据说,斯大林愿意用两个集团军来换刘亚楼,可见其对于刘亚楼的重视。
“八·一五”日本投降,他随苏联红军回到祖国,来到大连工作。
别看刘亚楼在沙场上是个战无不胜的大将军,任何恶仗,他都可以屡操胜券,但是一到了个人婚姻问题上,这位须眉男儿却是接连两次受挫,
这也使得他几年来,一直是光棍一人。
此时的刘亚楼已经36岁年纪了,在他的心里,也渴望能够成个家,让自己漂泊的心能有一个停泊的港湾。
因此,在王西萍家里的灯光下,别看刘亚楼目不旁骛,不动声色,但是内心却被翟云英的俏丽吸引住了。
会面结束后,无论是刘亚楼,还是翟丽英,对彼此都不能忘怀。
数日之后,仍是在王西萍家中,两人有了第二次会面。
刘亚楼虽是从心底里喜爱她,但两次婚姻的裂变又使他格外小心,于是这一次刘亚楼没有正面强攻,而是采取了“迂回战术”。
他面对姑娘平静地说道:“小翟,日本人虽然投降了,可蒋介石又发动了内战,我是军人,职业就是上前线打仗,而打仗是要流血、死人的哟!”
“这些,我都知道。我的爸爸,就是牺牲在日本人手中的。”姑娘望着亚楼,叙述了自己的家世。
翟云英的父亲叫做翟凤歧,也是土生土长的东北汉子,但是由于贫困和饥饿,使得他不得不从东北逃到俄国去谋生。

翟云英:上将刘亚楼爱妻,中俄混血,夫死后独守55载,至今独身

刘亚楼在苏联
但是当时的俄国在沙皇的统治下,同样饥寒贫困,翟凤岐到了俄罗斯的日子,也没有好过到哪里去,依旧是颠沛流离,靠着卖苦力为生。
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翟凤岐积极投身于工人运动,参加了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
随后,为捍卫新生的苏维埃政权,他参加了由任辅臣同志领导的“中国红军团”,开赴前线同高尔察克匪帮殊死搏斗。
这个团英勇顽强,列宁高度称赞命名其为“红鹰团”。
在阿拉伯耶夫斯克战斗中,翟凤岐腰部负伤,撤下火线,养好伤后分到伊凡诺沃纺织厂工作。
在这里,翟凤岐结识了善良纯朴的女工安娜。
安娜也是穷苦出身,从小失去双亲,与哥哥米哈依尔相依为命。
相同的经历使得两个人相爱了,两人结成了伉俪。
1929年,他们带着爱情结晶——儿子翟云海、女儿翟云英回到了大连,投入到抗日洪流中。1不幸的是,后来翟凤歧被日军逮捕,折磨致死。
翟云英说着说着,语音哽咽了起来,两行热泪大颗地顺着脸颊往下滑。
刘亚楼听着她的泣诉,心中卷起了股股热浪。
他进一步了解了翟云英:她不但有美丽的容貌,而且还深明大义,有着坚定的革命信念,这不正是自己多年来一直苦苦寻觅的知音吗?
然而,刘亚楼还是有一丝疑虑……
自己已经三十多岁了,而且还有过两段婚姻,而翟云英此时正是花一般的年纪,中俄混血的血统,给了她远超常人的颜值。
她会接受自己么?而她的父母又会怎么想呢?
转眼间,刘亚楼与翟云英相识两个多月了,两个人相处的十分的甜蜜,双方都觉得谈得来,相互的了解也不断加深。
翟云英觉得刘亚楼是一个胸怀大志的男子汉,她决定和他相伴终生。
但是,此时两个人却遇到了麻烦,就像刘亚楼所顾虑的那样,当翟云英把自己要结婚的消息告诉母亲的时候,翟云英的母亲安娜却执意不同意女儿与刘亚楼结婚。
无论翟云英怎么说,母亲就是不同意,眼看如此,翟云英便转而央求母亲能够见刘亚楼一面。
经不住女儿的死磨硬缠,安娜终于同意见见刘亚楼。

翟云英:上将刘亚楼爱妻,中俄混血,夫死后独守55载,至今独身

刘亚楼和翟云英
一天晚上,刘亚楼来到翟云英家里,望着眼前这位淳朴善良、历经磨难而坚强不屈的俄罗斯老妇人,刘亚楼亲切地用俄语叫了一声“妈妈莎”(俄罗斯人对女性长辈的尊称)!
接着,刘亚楼便用纯熟的俄语和老人家交谈了起来。
安娜看着眼前的中国小伙子,居然说着如此纯正的俄语,顿时眼放光彩。当她听完刘亚楼诉说的身世和遭遇时,老人家的眼眶湿润了。
百闻不如一见,安娜终于相信了女儿的选择,欣然同意了他们二人的结合。
刘亚楼看了一眼翟云英,两人都笑了。
刘亚楼当初留学苏联的时候,恐怕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俄语居然会在几年后帮自己讨到一个老婆。
可见,很多事情,很多人,冥冥中都是注定的。
1947年5月1日,由罗荣桓审查、林彪批准、韩光主持,刘亚楼和翟云英在大连举行了简朴而热闹的婚礼。
新婚之夜,送走所有的宾客之后,刘亚楼看着翟云英的脸笑了。
翟云英虽然不像中国女人那样妩媚,但是却有一种斯拉夫人独有的英姿,不由得看得出神。
随后笑着问翟云英:“塔玛拉(翟云英的俄文名),我今年36岁了,且已两度结婚,而你才19岁,现在嫁给我,将来会不会后悔?”
“事到如今,我后悔还来得及吗?”翟云英俏皮地回答道,接着她又庄重地补了一句:“不管怎样,我相信自己的选择!”
听罢,刘亚楼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温馨,将爱妻紧紧地搂在了怀中。
有这样一个绝色佳人可以如此真诚的对自己,夫复何求呢?
不过就像刘亚楼所说的,此时虽然抗日战争已经胜利了,但是还有解放战争要打,所以两个人蜜月还没有开始,刘亚楼便出任第四野战军参谋长,前往东北作战。
新婚燕尔的两人,告别了安娜妈妈,离开了大连的丽山秀水,并辔而驰,踏进了东北解放战争的烽火硝烟。
马背上,刘亚楼听到长发飘荡的俏丽妻子哼着俄罗斯歌曲:“我要沿着这条细长的小路,跟着我的爱人上战场……”
他幸福地笑了笑,在马屁股上兴奋地加了一鞭,正所谓:春风得意马蹄疾,此时还有谁能比刘亚楼更幸福呢。
到了东北之后,刘亚楼便立刻去了部队,虽然两个人是新婚燕尔,正是应该甜蜜的时候,但是生活终归要回归到生活的本来模样。
此时的翟云英还没满20岁,正是需要人陪伴的时候,而刘亚楼一到东北,便马不停蹄地四处奔波,很少能回家陪伴她。
纵然回来了,也往往是待不了多久就要离开,这使得翟云英很苦恼,毕竟每一个新婚的小媳妇都希望自己的丈夫可以给予自己更多的陪伴。

翟云英:上将刘亚楼爱妻,中俄混血,夫死后独守55载,至今独身

刘亚楼在锦州前线
有一次,翟云英鼓足了勇气,以试探的口气对丈夫提出了这一点可怜的“奢望”,想不到竟引得刘亚楼发了火。
刘亚楼说道:“前方那么多部队等着我,我是去管几十万人还是来管你!”,
丈夫一嗓子就把云英的泪水吼了下来。
但是这泪水并非是因为委屈,而是深深的后悔,悔不该为了自己而给他添麻烦,惹他冒火。
翟云英也是苦出身,父亲也是死在了战乱中,他明白现在有更多的人需要刘亚楼。
没过了几个月,身怀六甲的翟云英忽然得了一种怪病,鼻腔出血,屡治不愈,她知道丈夫军务在身,为不牵扯他的精力,便不让人告诉他。
罗荣桓之妻林月琴见她病情急速恶化,急电前线,将亚楼叫了回来。
刘亚楼听闻后,心里有些犹豫,此时战场上正是十万火急,自己作为指战员怎么可以随意离开呢?
但是想到孕中的妻子,刘亚楼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触碰到了,于是他连夜赶回家中。
他一进家门,望着病榻上的面如白纸、气息微弱的妻子,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刘亚楼走上前去,搂起了她,爱怜地抚弄着她的秀发,这位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的战将,此时内心是无比的柔弱。
为了给妻子看病,刘亚楼找到了一位经验丰富的德国籍医生,拼尽全力,终于将爱妻从阎王殿的门槛上抢了回来。
后来,翟云英为亚楼生下一个胖小子。
云英记得临产之前,一次亚楼回家,正赶上敌机轰炸哈尔滨,只见亚楼当院挺立,高声招呼众人快进防空洞隐蔽,轰炸声中,自己却岿然不动,对轰炸毫不在乎。
翟云英在洞口连声唤他,得不到反应,她急得捂住脸大哭起来……为纪念哈尔滨战火中的丈夫,儿子落地时,她为孩子起名“滨滨”。
自从翟云英生过孩子后,刘亚楼便又极少回家了。
他是在为千万个妻子、千万个婴儿、千万个家庭而战,这一点翟云英是清楚的。因此,虽然自己十分的想念丈夫,但是却没有说任何其他的话。
但自打朱瑞(东北军区炮兵司令)牺牲后,每逢翟云英看到朱瑞妻子怀抱一个女儿手拉一个女儿的惨景时,一股恐惧感总要掠过她的心头。
像刘亚楼、朱瑞他们这样的革命家,大多数时候都是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即使有了妻子和儿子,但他们的生命远不仅仅属于这几个人。
想到这里,翟云英实在没办法放心下身在前线的刘亚楼,身体恢复之后,她便约上林月琴等人,一起上前方看望丈夫。
随着距离丈夫越来越近,翟云英心中的一点点怨气也消散了,那时,司令员林彪身体不好,政委罗荣桓又因癌症丢了一个肾。

翟云英:上将刘亚楼爱妻,中俄混血,夫死后独守55载,至今独身

刘亚楼下达解放天津的命令
很多时候军政重任都落在了年富力强的刘亚楼肩上,当翟云英见到丈夫时,发觉刘亚楼的双眼熬得通红。
参谋人员悄悄告诉她,参谋长已是三天两夜没合眼了。
想想丈夫在前线要带兵打仗,统领几十万部队,回家后还要顾及自己和儿子,翟云英不禁对他产生了一股深深的怜惜之情。
后来,翟云英一个人又上了前线,她决心要去寻找远在枪林弹雨中的丈夫,去陪伴他,照料他,与他同生死共患难。
刘亚楼在哪里?
此时,平津二城周围战云滚滚,国共双方的百十万大军纠缠交合着,整个华北平原上村村驻兵,平津决战的形势瞬息万变。
天津战役是平津战役致胜的关键一仗,而此仗又是刘亚楼远离林、罗,独自受命指挥的一仗,是他戎马生涯中最重要的一笔。
刘亚楼此时已在蓟县平津战役指挥所里向林、罗首长立下了30小时内解决天津问题的军令状,5个纵队、22个师及两个炮兵师共34万余人,已经是枕戈待旦。
而翟云英的到来,给了刘亚楼心理上极大的慰藉,在指挥所,翟云英就在一旁痴痴的看着刘亚楼调兵遣将,这一刻对于翟丽英来说,是无比幸福的。
天津解放后,夫妻两人短暂停留,随后便动身前往北平。
建国后,刘亚楼为了组建人民解放军空军,呕心沥血,多次前往苏联,寻求建立我们自己的航空兵学校。
在刘亚楼的努力下,人民解放军空军在朝鲜战争中大放异彩。
首先入朝参战的空四师二十八大队击伤F-84美机一架 。23日和29日,二十八大队击落、击伤美机各一架,自己未受任何损失。
抗美援朝中,涌现出了刘玉堤、王海、孙生禄、陈胜全等一批空战英雄 ,张积慧还打下了远东空军“头号王牌”戴维斯。
而这些英雄的背后,离不开刘亚楼为了空军建设而倾注的心血。
刘亚楼从一无所有组建空军,到指挥麾下空中战士在朝鲜上空击落一架美军“王牌”战斗机,创造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
而这时期的翟云英则一直陪伴在刘亚楼身边,相夫教子,给予了刘亚楼生活上最大的慰藉。
由于常年的操劳,在1964年秋,刘亚楼病倒了。

翟云英:上将刘亚楼爱妻,中俄混血,夫死后独守55载,至今独身

刘亚楼和翟云英
亚洲医学界的泰斗、内科专家、毛泽东的保健医生张孝骞教授亲自带领一个小组为刘亚楼检查。
检查结果,张孝骞目瞪口呆,刘亚楼的肝,转氨酶高达300个单位,大出平常人的四倍多,肝硬得像石头。
翟云英忐忑不安地注意观察专家们的表情,见他们有的皱眉,有的摇头,估计不是一般的病,心里非常难过。
她瞅个空儿问张孝骞:“张大夫,严重吗?”
张孝骞望着这位才30多岁的文弱夫人,还未来得及说话,刘亚楼抢先道:“张大夫,如果我得了不治之症,‘老天爷’下来也没有办法,那就快点告诉我,我就争取时间,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大干一场。”
张孝骞深感事关重大,决定暂时隐瞒病情,于是他安慰道:“什么,别着急,司令员年轻时得过的肝炎,一累又犯了。”
刘亚楼离开医院后,医疗小组将他的病情上报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毛泽东、周恩来等领导人都被震惊了。
想不到战功卓著年富力强的空军司令员却得了如此绝症!他们当即指示:“赶快治,哪里条件好到哪里治,要全力以赴…”
周恩来还特别指示:“暂不要将刘亚楼同志患肝癌之事向外透露,对家属尤其保密。”
虽然中央已决定刘亚楼停止工作进行治疗,但刘亚楼仍然放不下工作,那时美军无人驾驶飞机不断入侵,11月22日,他为此事亲自给汪东兴写信并呈上《关于调查研究对付美军无人驾驶飞机的办法的报告》。
毛泽东对报告很满意,对刘亚楼强撑身体放心不下,亲自致信:“亚楼同志…知你患病,十分挂念,一定要认真休养,听医生的话,不可疏忽。”
接毛泽东指示后的第二天,即11月27日,刘亚楼在妻子的陪同下,乘飞机去上海华东医院治疗。
临走时还在空军大院走了一圈看看医疗室的同志,问问幼儿园的情况,谁知,他此次离京,便再也没能够回来。
毛泽东本来已派张孝骞下乡调查,这时就改派他去上海协同华东医院为刘亚楼治病。
刘亚楼到上海后,华东局和上海市委当即进行了研究,指定华东医院院长薛邦祺负责组成治疗小组认真会诊积极治疗。
中央卫生部迅速增调各地肿瘤专家组成新的治疗小组,并不惜重金从香港进口药品,虽尽最大努力,仍不见好。
4月25日,周恩来代表党中央和毛泽东去医院探望,刘亚楼执意要洗脸、整理衣服起床相迎。周恩来下车后,刘亚楼已在楼下台阶等候。
一见面,刘亚楼推开别人搀扶的手,上前紧趋几步:“总理,你这么忙,还来看我。”
“哎呀,亚楼,你怎么下楼呀!”周恩来上前紧握住刘亚楼的手,抱怨道。
刘亚楼是他喜欢、欣赏的一位干部,他骁勇善战,有胆有识,他是去西花厅比较多的名将。
“国内外一片大好形势,胜利一个接着一个,全党同志都干劲十足,奋发工作,可我不仅不能参加工作,反而接受党的许多照顾和特殊享受,实在于心不安。”刘亚楼说。
“我听汪东兴同志说,主席对你的病很关心,一天要看几次你的病情诊断报告。亚楼,要把治病当作战斗任务来对待,听医生的话,好好治疗。”周恩来拉着刘亚楼的手,一步一步走上楼,回到病房。
“总理在长征时,患那么重的病,在那样困难的情况下都治好了。现在这样好的条件,我的病一定可以治好!”
事实上,刘亚楼已经知道自己的病无法挽救,他曾对护士说道:“过几天,你们也就不忙了,马克思的请柬我收到了。”
周恩来告别时,刘亚楼强撑重病之躯坚持送至门口。归途中,周恩来难过地说:“我再也不去医院看刘亚楼了。他病成这样,还坚持来迎送我,我不忍心啊!”

翟云英:上将刘亚楼爱妻,中俄混血,夫死后独守55载,至今独身

首任空军司令刘亚楼
在病魔的折磨下,刘亚楼的身体每况愈下,逐渐地已经没有办法再起床了。
某一日,刘亚楼在昏迷中,好像听到有人在哭泣,刘亚楼吃力地睁开沉重的眼睛,发现妻子翟丽英正在自己的身边。
他抚摸着妻子的脸庞,说道:“阿英,有你陪着我,我真幸福!”
刘亚楼伸出枯瘦的手抓住了妻子的纤纤玉手说道:“记得50年代初吗,你得月的医院我,只是让张秘书送去两箱苹果,你一定还在恨我吧?”
“亚楼,你别说了,那时你忙,你的心都系在飞机上了。”
翟云英万万没有想到没想到十几年前的事,丈夫还记得这么清楚,看来这些年来,刘亚楼一直将自己放在心上,想到这里翟云英不禁又红了眼圈。
刘亚楼又说到:“阿英,我们一起生活了18年,你跟着我吃了很多苦,你是一位好妻子、好母亲,如果这些年我为党做了一些工作,取得一些成绩和你的支持是分不开的。”
刘亚楼用那只干瘦的手轻轻地抚摸着云英的脸,深情无限。
看着丈夫靠静脉点滴维持生命,那微胖的脸庞在一圈圈地缩小,由丰润变成干枯,由干枯变成了蜡黄色,骨瘦如柴,眼睛深深地陷进去,翟云英泪流不止。
“阿英,不能这样,坚强起来!”一面安慰着妻子,刘亚楼自己却流下泪来。
刘亚楼和妻子就这样长久地静静地相互望着,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两人世界了,自从婚后,这样的时刻,也没有过几次。
“我们在一起多好,只是时间不多了,像当年离开家里上前线一样,我这次要离开你了。”
“亚楼,别这样说…”一串泪水从翟云英脸上淌落。
“在我们这个家,我有三件事没做好,请你帮我做完。”
翟云英静静地听着丈夫说下去:“第一,把孩子抚养大,让他们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第二,好好赡养我的老父亲,为他养老送终;第三,务必帮安娜妈妈找到失散的亲人。我几次去苏联,安娜妈妈都曾经这样托我,可我那是公差,怎好办私事!在这件事上我对不起她老人家,请她谅解…”
1965年5月7日,刘亚楼离开了这个世界,这一年的刘亚楼,年仅55岁,翟云英,年仅37岁。
而刘亚楼临终前所托付的三件事,翟云英件件办得漂亮。
年仅37岁的她,拒绝了所有劝他改嫁的建议,独自把几个子女抚养成人。然后对刘亚楼的父亲百般孝顺,直到刘父去世。
而为了完成第三件事,则费了很大的周折。
由于中苏关系的恶化,翟云英没办法前往苏联,一直到1986年,中苏关系好转,翟云英立即投书苏联红十字会请求寻找亲人。
一年后,即有了回音,此时将母亲养大的舅舅米哈依尔早已经辞世,而翟云英的表哥柯利克一家健在。
听到这个消息后,翟云英与母亲安娜欣喜万分,当即邀请表哥全家来北京相聚。
蛇年伊始,95岁高龄的安娜,终于在阔别故土60年之后,与亲人们团聚了。
这时候,刘亚楼已经去世20多个春秋了。
在刘亚楼弥留之际,对翟云英仍有一项叮嘱:“最后,我希望你做一个坚强的人,正直的人,像高尔基所说的‘大写的人’。”
在刘亚楼去世的第二年,中国即陷入动乱,在这场动乱中,翟云英也无可避免的牵扯了其中。
但是,翟云英始终牢记丈夫对自己的嘱托,做一个“大写的人”,不说违心话,不做违心事,更不加害于人。
面对他人的胁迫,翟云英始终都没有屈服,她将这个原则一直保留到现在,始终是一个“大写的人”。
在翟云英看来,唯有如此,才对得起死去的丈夫。

翟云英:上将刘亚楼爱妻,中俄混血,夫死后独守55载,至今独身

翟云英老夫人
而在刘亚楼死后的岁月里,翟云英始终独居,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走进过她的视线中。刘亚楼将军离开的时候,将他们的爱,也一起带走了。
一个苏联血统的女子,却用最传统的中国方式,用自己的一生,守护了自己的挚爱,这不得不令人敬佩万分!
2019年10月17日,庆祝人民空军成立70周年航空开放活动在吉林长春开幕,各种新型战机纷纷亮相。
活动结束后,空军司令员丁来杭上将、空军政委于忠福上将,来到了空军首任司令员刘亚楼上将家中,看望已经91岁高龄的刘亚楼夫人翟云英。
翟云英老夫人,听着他们介绍了空军转型发展新成就,满意地笑了出来。
几十年了,丈夫的期望终于实现了,我们有了自己强大的空军,可以不再惧怕任何的对手,这是刘亚楼将军最大的期望,而这也是对将军在天英灵最好的慰藉!
2021年12月5日,翟云英老人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为自己传奇的一生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爱读书的利弗莫尔):翟云英:上将刘亚楼爱妻,中俄混血,夫死后独守55载,至今独身

(浏览 91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