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李家钰与刘伯承合影照考辨

李家钰与刘伯承合影照考辨

李家钰与刘伯承合影照

(摄于1938年)

李家钰与刘伯承,相识于川军讨伐北洋军阀的护国战争、护法运动中,两人同为川中军界新秀、袍泽。抗日战争时期,李刘二将军一度并肩战斗在山西抗战前线。

目前,该照片是李家钰与刘伯承唯一存世的合影老照片。照片中,四人并排站立于一花窗中式建筑大门前,由左而右依次为:李青廷、刘伯承、李家钰、李宗昉。

然而,就该照片中的“刘伯承”,抗战研究学者何允中发表不同意见,认为照片中的“刘伯承”其实是“八路军独立团团长石志本”。他在《李家钰一张照片的故事》一文中,提出两点理由:

其一、张谷林、石磊光指认。张谷林是张镰斧之子,石磊光是石志本之子。他们认为:“二人都只有一只眼睛,不过一人瞎的左眼,一人是缺的右眼。”而且,“石志本是地方独立团团长,独立团不属八路军的正式编制,他穿的服装与八路军正式制式服装不同,与李家钰他们的服装不同,帽子上没有青天白日帽徽。而且石志本是裁缝出身,一向衣着合身整齐。”

其二、陈海才指认。陈海才是李家钰部178师师部警卫排班长。他说:“他认识刘伯承。他为刘伯承站过岗,表演过武术。”他认为,该照片中的那个人不是刘伯承。

何允中通见三人在时隔78年之后的指认,作出判断:该合影照中的“刘伯承”不是“刘伯承”而是“石志本”。

李家钰与刘伯承合影照考辨

石志本将军

真相果真如此吗?

首先,让我们来追溯这张照片的出处。

1938315日,香港《良友图画杂志》(第一三五期,三月号)发行,该杂志中的《晋东运动战》一栏,配有两张李家钰将军的照片。其中一幅就是该合影照,有中英文说明,中文云:“在晋东指挥部队作战的军事长官,由右至左:师长李宗昉,军长李家钰、师长刘伯诚、师长李青廷。”该说明中的“刘伯诚”即为“刘伯承”

该杂志还特别说明,该组照片的摄影者:俞创硕、顾廷鹏。俞顾两人,均为民国时期的资深新闻记者。201962 《解放日报》刊载尤莼洁的《俞创硕:横跨两个时代的“观看”史》,该文报道:“1937年,卢沟桥枪响。在丁聪介绍下,热血青年俞创硕成为《良友》《时代》和中央社三家特约摄影记者,和好友顾廷鹏一起奔赴华北前线。抗战八年,俞创硕辗转各个战场,是上海新闻界最早用摄影艺术报道平型关大捷的摄影记者,深入太行山访问了八路军总司令部。”

试想,亲历抗战前线且采访过八路军总部的战地记者俞创硕、顾廷鹏会将八路军师长刘伯承认错吗?香港《良友图画杂志》,远销美国、加拿大、澳洲、日本、西班牙等地,鼎盛时销量达四万册,一本售价大洋四角。试想,民国时期这样的一家著名画报社会将八路军师长刘伯承误刊吗?

 

李家钰与刘伯承合影照考辨

李家钰与刘伯承合影照考辨

李家钰与刘伯承合影照考辨

李家钰与刘伯承合影照考辨

李家钰与刘伯承合影照考辨

香港《良友图画杂志》(第一三五期,三月号)

1938315日发行)

    其次,让我们考证这照片的拍摄时间。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李家钰率属部47军出川抗日。经辗转周折,长途跋涉四十余日,于1218日到达山西抗日前线奉命驻防长治、黎城一线,隶属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卫立煌指挥。1938215日至18日,178师与日军104旅团在东阳关激战,毙伤敌人千余人,所部壮烈牺牲者达两千余人。220日至21日,104师与日军下元108师团在长治城血战。时,47军隶属第二战区东路军,朱德、彭德怀任第二战区东路军正副总指挥。为报复李部,日军出动飞机,派出精锐部队与撤退至长子47军之激战。李家钰率全军奋勇抵抗,将日军击溃。3月,国民政府军委会命令,山西作战部以扼守城镇为目的,部队分散以运动战歼灭日军。该月,李家钰率部收复河津县城,派104师李青廷部驰援万泉,派178师李宗昉部突破同蒲铁路东镇站日军封锁线,一直处于对日作战之中。

据《刘伯承年谱》记载,193816日,“出席中共中央北方局在洪洞召开的华北军分会会议”,“会后,与彭德怀、林彪、贺龙赴洛阳参加蒋介石召开的军事会议。”此次洛阳会议为第一、第二战区将领会议,李家钰率47104师师长李青廷、178师师长李宗昉参加。李家钰奉命驻防长治、黎城时,47军的右翼为八路军129师刘伯承的防区。李家钰与刘伯承在四川就是老相识,两人见面倍感亲切。经刘伯承介绍,李家钰对八路军游击战术产生浓厚兴趣。洛阳会议召开后,李家钰特邀刘伯承到长治47军军部下榻,请他为全军营长以上的军官讲授游击战术,时间长达一周。李家钰说:“伯承兄,这游击战,你一定要包教包会哟!”每次上课,李将军始终陪伴到底,还认真地作了笔记。

李家钰与刘伯承合影照首次出现在19383月《良友图画杂志》,结合两人活动轨迹与合影中的皮帽、大衣,初步判断该照片拍摄在19381月。此时黎城东阳关、长治大战尚未爆发,国共两军交往处于大战前的和平时期。

张谷林、石磊光指认该合影照片中的“刘伯承”是石志本。石生于1907年,湖北省大悟县人,1929年参加红军,1934年与川军作战中左眼球被打飞。姜山、陈石平《刘伯承的故事》(重庆出版社,1983年)记载,抗战时八路军副团长石志本向刘伯承借“玻璃眼珠”,由于刘伯承伤在右眼球,没有合适的“玻璃眼珠”,最后刘伯承在上海找师傅专门给他做了一个。该故事,说明石志本戴“玻璃眼珠”是在抗战时期,但是否在19381月之后已不考。

不过,试问当时八路军一个副团长,会与一个军的军师长站在一起,被拱卫在中间尊者位待如上宾合影吗?试问,该照片中的“在晋东指挥部队作战的军事长官”“four high  commanders”,一个副团长够资格被称呼为高级军事长官吗?试问,当时石志本年仅30岁,与该合影中“刘伯承”长相,在年龄上相符合吗?至于,刘伯承伤在右眼,石志本伤在左眼,由于该照片时间久远,加上“玻璃眼珠”会反光的缘故,照片中的人到底是左眼还是右眼有问题,已经实难分辨。八路军实行官兵一致,穿着上不太计较,且合影时为冬季,穿厚衣厚帽标识被掩盖,亦属正常。

李家钰与刘伯承合影照考辨

北伐战争时期的刘伯承

李家钰与刘伯承合影照考辨

红军时代的刘伯承

李家钰与刘伯承合影照考辨

1938年抗战合影照中的刘伯承

何允中采访陈海才时,这位抗战老兵已经100岁高龄,如果带有先入为主的观念,他的判断或许难免有所偏差。

1944521日,李家钰率部转移至陕县旗杆岭时,遭日军伏击,力战而亡,为国捐躯,被国民政府追晋为二级陆军上将,准入祀忠烈祠,允予国葬。李将军殉国后,其部队被整编,解放战争时一败于河南滑县,再亡于徐州会战。刘伯承叹息道:“庙在神不在!”19491226日,李家钰余部所在之第十六兵团在董宋珩、曾甦元率领下在四川什邡宣布起义。

这张李家钰与刘伯承合影于1938年的老照片,见证抗日战争时期国共两党亲密合作、共御外侮的一段珍贵历史。2005年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编《中国抗日战争图鉴》,2015年青羊区文物管理所、蒲江县文物保护管理所编《沿着李家钰将军的足迹》,2020年成都市图书馆建《老成都影像馆数据库》,该照片皆被选入其中。

李家钰与刘伯承合影照考辨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蒲江文博):李家钰与刘伯承合影照考辨

(浏览 5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