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称赵佗为“南下干部第一人”出处初步考证

秦汉之际真定(今正定县)人赵佗为开辟岭南、维护国家统一做出不朽贡献,被毛泽东主席誉为“南下干部第一人”。但也有质疑毛主席是否说过赵佗为“南下干部第一人”。考证其出处,可丰富“赶考精神”、助益我们走好新时代赶考之路。

《乡音》杂志2004年第6期第48页载焦芹春撰《赵佗:南下“干部”第一人》(以下简称“焦文”)较早提及毛主席称赵佗为“南下干部第一人”。

“焦文”载:

“毛主席就曾对赵佗给予很高的评价,他在1949年9月29日对前往广东主持工作的曾山讲:‘秦始皇时代,广东就是秦朝管辖的地方。河北人赵佗在广东做官,他对地方治理的不错。秦朝末年,天下大乱,他乘机扩占了粤西、海南岛等地方,自立为王。汉高祖平定天下后,派人去见他,他表示臣服,接受汉朝的管理,维护国家统一。’并称其为‘南下干部第一人’。”

毛泽东称赵佗为“南下干部第一人”出处初步考证

石家庄赵佗公园赵佗纪念馆

2012年5月13日搜狐网对新世界出版社出版的刘继兴、孙玉良著作《历史也能这般幽默》的推介文章《历史上“南下干部第一人”赵佗如何收香港(图)》(以下简称“搜文”)提到:1949年9月29日新中国解放前昔,毛泽东就曾问过准备前往广东主持工作的中共前内政部长曾山同志:“你知道赵佗这个人吗?”曾山回答不知。毛泽东微笑着说:“不知道赵佗是不行的!他可是中国历史上的南下干部第一人哦!”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何有贵在2017年12月1日广州日报发表《从“Canton”到“Guangzhou”道不尽广州两千多年变迁史》(以下简称“何文”)也引用了与“搜文”几乎完全相同的相关内容,仅将其错别字“前昔”改正为“前夕”并略去修饰语“中共前内政部长”。

“焦文”“搜文”“何文”中,毛主席与人谈赵佗的谈话对象均为曾山。但由江西省委党史研究室编写的《曾山传》没有毛主席与曾山谈论过赵佗之事的记录。

曾山任职华东,毛主席无必要与之谈“南下干部”赵佗话题。《曾山传》第270至271页载:1949年3月5日至13日曾山出席在西柏坡召开的七届二中全会。全会次日,曾山参加中共中央华东局人事调整会,任华东局常委、即将解放的上海市副市长。会议结束后,他回到济南,在财办系统积极贯彻七届二中全会精神。因此,可排除曾山是毛主席与人谈赵佗时的谈话对象。

中共中央学校主办的《学习时报》2017年2月16日载文提到:“毛泽东主席曾诙谐地称赵佗为‘南下干部第一人’,还说他是‘开发岭南第一人’。”(以下简称“学文”)“学文”虽然略去了毛主席此谈话时间、地点及对象,但以《学习时报》的权威性,毛主席曾称赵佗为“南下干部第一人”“开发岭南第一人”,当是真实且有出处的。

因缘际会,曾生成为毛主席与人谈赵佗时的谈话对象,也应当是在这次谈话中,毛主席称赵佗为“南下干部第一人”“开发岭南第一人”。

毛泽东称赵佗为“南下干部第一人”出处初步考证

只有当大批经过培训的北方解放区干部已开始南下,担任大片南方新解放区的基层干部,“南下干部”已成为一种现象时,才有毛主席以“南下干部第一人”来评价赵佗、肯定赵佗的贡献的可能。而毛主席率中央“进京赶考”,正是其时。

时任两广纵队司令曾生在党中央和中央军委迁移北京前,受命到西柏坡向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汇报工作后,随中央一同赴北京接收、改编独立第24师,将其带回到两广纵队暂住地河南,与原有的纵队三个团整编为两个师,然后随四野南下参加解放两广作战。

在从西柏坡“进京赶考”时,周副主席邀曾生与己同坐一辆吉普车。到涿县换乘专列候车时,周副主席将曾生介绍给毛主席,毛主席就与曾生有过交谈。1949年3月25日凌晨(2点半至6点期间),毛主席在涿县直达北平的列车上又主动找曾生谈起了赵佗。1992年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曾生回忆录》在564页记录了作者曾生将军亲历的相关内容:

“上了火车后,毛主席又来到我的身边,和我亲切交谈。第一次国共合作时,他就在广东工作,对广东的情况很熟悉。他考问我:‘你知道你们广东是什么时候开化的吗?’我当时答不出来。毛主席说:‘你们广东开化很早。秦始皇时代,广东就是秦朝管辖的地方。河北人赵佗在广东做官,他对地方治理的不错。秦朝末年,天下大乱,他乘机扩占了粤西、海南岛等地方,自立为王。汉高祖平定天下后,派人去见他,他表示臣服,接受汉朝的管辖。”但《曾生回忆录》确实未提及毛主席称赵佗为“南下干部第一人”。

“焦文”中涉及毛主席谈赵佗内容与《曾生回忆录》几乎完全相同,差异为:一是“焦文”是将“管辖”换成“管理”,并紧接其后增加了《曾生回忆录》所没有的“维护国家统一”“并称其为‘南下干部第一人’”;二是时间不同。应是“焦文”撰写时参考了《曾生回忆录》内容。“焦文”主旨甚好,惜其第四段有一错讹“穷兵黩武的主将屠睢被(副将)赵佗杀死”(笔者注:屠睢实因中南越人毒箭而亡)。

为何《曾生回忆录》未收录毛主席称赵佗为“南下干部第一人”“开发岭南第一人”呢?

《曾生回忆录》第564页载:在涿县候火车去北平时,周恩来同志介绍我见了毛泽东主席。毛主席见了我就问:“你就是在广东打教育厅那个曾生吗?”我回答说:“是的”。他老人家高兴地说:“打得好”。对于一九三六年打压制学生抗日运动的教育厅,过去广东党内曾有不同的看法,现在毛主席作了肯定,是对我们的极大支持。毛主席很关心两广纵队的建设。他问:“你们接收独立第二十四师后如何编法,要官还是要兵,还是官兵都要?”我答:“主要要兵,按周恩来同志要求整编为两个师。”

毛泽东称赵佗为“南下干部第一人”出处初步考证

当年曾生因带领学生冲击教育厅,除遭到国民党反动当局通缉外,还受到广州党组织的不公正对待,曾生所在的中山大学“中青”支部被停止组织生活,曾生内心十分痛苦,因此对毛主席正面评价自己带头冲击广东教育厅一事印象极深,可谓终身难忘;而对毛主席称赵佗为“南下干部第一人”敏感性较弱,因曾生为广东宝安县人,抗日战争时期长期在东江及香港一带坚持抗日,曾任东江纵队司令,尽管谈话时也属于即将南下的干部,实为将要率军打回广东老家去。因此,对毛主席称赵佗为“南下干部第一人”“开发岭南第一人”,曾生可能未留下深刻印象,加上年代久远、年事已高而淡忘(曾生作于1991年5月1日的《曾生回忆录》中《后记》提到:“回忆录写的是过去几十年的往事,由于记忆力不好,加上搜集资料有限,难免有不够准确的地方,欢迎读者指正。”),故未在回忆录中提及此事。

故不能简单推断,《曾生回忆录》没有记录此事,就没有发生过。同理,《毛泽东年谱》就没有收录1949年3月25日凌晨毛主席在火车上接见曾生并与之谈论赵佗之事,但确有此史实。

我推断:应是毛主席与曾生谈赵佗时现场其他亲历者后来回忆谈起或记之于回忆文章或回忆录,但这些记忆或回忆录细节可能不尽准确,听者或读者随后传扬开来,被其他写作者采用时未甄别和考证,以致于在某些细节上以讹传讹,但在核心内容上“毛主席称赵佗为‘南下干部第一人’‘开发岭南第一人’”是基本无误的。

经纠正错讹、去伪存真、相互印证,可以得出初步考证推论:正是在“进京赶考”途中,1949年3月25日凌晨涿县至北平火车上,毛主席对曾生谈论赵佗时称其为“南下干部第一人”“开发岭南第一人”。学识渊博、高瞻远瞩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在解放大军过江之前已考虑到未来广东的治理,于是上火车后主动找曾生以赵佗为题进行谈话,鼓励将要带领两广纵队南下参加解放两广作战的曾生,启发曾生以后治理好广东。 

毛泽东称赵佗为“南下干部第一人”出处初步考证

毛泽东称赵佗为“南下干部第一人”出处初步考证

毛泽东称赵佗为“南下干部第一人”出处初步考证

毛泽东称赵佗为“南下干部第一人”出处初步考证

作者简介

毛泽东称赵佗为“南下干部第一人”出处初步考证

李立忠,艺名“口哨李”,工作于农行河北省分行。任河北省政协十二届委员会委员、中国口哨网站长、石家庄山林口哨艺术团名誉团长、河北地质大学客座教授,刘琨文化研究者和推广者。

曾应邀八次在中央电视台表演口哨艺术。以中国口哨网为平台在石家庄组织过三届中国口哨音乐节,央视曾系列报道。在省会多所高校举办口哨艺术讲座,成功发起省会文化名人寻访曾以口哨退敌的古代口哨艺术大师刘琨故里活动,应邀赴安徽芜湖讲学,与来访的美国、以色列口哨专家交流,数篇口哨学术论文发表于专业报刊。

(来源:“南下干部第一人”微信公众号。原文载2022年第1期《文史精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
毛泽东称赵佗为“南下干部第一人”出处初步考证

来源:微信公众号“河北党史”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石家庄党史):毛泽东称赵佗为“南下干部第一人”出处初步考证

(浏览 26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