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淮海战役,他功劳不在粟裕之下,指挥540万支前民工,运9亿斤粮食

淮海战役期间,粟裕在前线指挥六十万正规部队,而后勤方面又是谁在指挥呢?

此人便是刘瑞龙,担任第三野战军后勤司令员兼政委,按照网络上的传闻,他指挥了四百万的后勤部队,展开了支前作战。

淮海战役,他功劳不在粟裕之下,指挥540万支前民工,运9亿斤粮食

当然了,传闻归传闻,按照刘瑞龙自己的说法,后勤人员的数量,是前线作战人员的九倍!

也就是说,正规部队有六十万人,九倍就是五百四十万!

而且这还是保守估计,要知道淮海战役的作战部队,如果算上民兵的话,数量在百万以上,一百万的九倍又是多少呢?

根据刘瑞龙的回忆录,我们得出了以下数据:

人员:是参战部队的9倍!

担架:每天20.6万副!

人力车:88万辆!

短途扁担:35.5万根!

船:13600余艘。

汽车:257辆。

弹药合计:送往前线1460多万斤!

粮食方面:包括支前民工自用部分,共9.6亿斤!

转移伤员:11万!

刘瑞龙说:“人民群众的全力支援,不管在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给予作战部队极大的支持和鼓舞!”

笔者个人认为,刘瑞龙身为老红军,他提供的数据,肯定是客观理性、可信的。

淮海战役,他功劳不在粟裕之下,指挥540万支前民工,运9亿斤粮食

到今天,很多史学家都认为:对于淮海战役来说,刘瑞龙的功劳不在粟裕之下,被称之为“粮草大将军”。

本篇文章,就以刘瑞龙的回忆录为基础,探寻淮海战役的后勤保障。

刘瑞龙出生于1910年10月,是江苏南通人,更是早期在江苏地区活动的革命家、军事家、政治家!

1929年11月,刘瑞龙创建红14军,在江苏一带展开激烈的军事斗争,历经红军时期、抗日战争时期、到了解放战争的时候,担任第三野战军后勤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刘瑞龙写过《淮海战役支前后勤工作》《解放军打到哪里,人民就支持到哪里》《我的日记——淮海、渡江战役支前部分》等等文章。 

关于那些推着独轮车支前作战的勇士,说他们是民工也好,又或者后勤部队也罢,但小小的独轮车,的的确确推出了淮海战役的伟大胜利!

淮海战役,他功劳不在粟裕之下,指挥540万支前民工,运9亿斤粮食

都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如果战争开打之后,再仓促准备后勤补给,估计黄花菜都凉了。

按照刘瑞龙回忆录当中的内容,在淮海战役开始之前,他已经提前五十多天,进行“支前”和“后勤”方面的准备。

第一步!自然是调兵遣将,聚集周边各个军区的后勤人才,开了动员会议之后,大家随即去往周边五省的各市、县、镇、成立支前委员会。

也就是说,在广阔的周边省份,从那分散的村落当中,筹集大量的粮食,集中送往前线战场。

苏、鲁、皖、豫、冀五个省份,是支前作战的坚实后盾。

比喻来说:淮海战役以徐州为中心,而后勤则以周边五个省份为基础,犹如是一条条的毛细血管,将物资集中送往心脏。

刘瑞龙在回忆录当中说:淮海战役开始之前,我们就已经组织了强有力的支前指挥机构!

提前一个月,就已经组织了一百多万民工,这些规模巨大的支前大军,多数都来自于华北和华东,而且经历过多场重大战役。

刘瑞龙将这百万支前大军,称之为“老民工队伍”如果按照专业的军事用语来说,则是“常备民工队伍”属于是淮海战役后勤保障的核心力量。

大家虽然来自不同省份,虽然听不懂各自的方言,但是有一句话是相同的,也是各自都能听懂的,那就是:“解放军打到哪里,我们就支援到哪里!”

此处埋下伏笔:开战之前,早就有“百万常备民工”整装待发。

淮海战役,他功劳不在粟裕之下,指挥540万支前民工,运9亿斤粮食

在战役开始之前,除了这百万老民工之外,周边各省的人民群众,早就开始忙碌了起来,他们自称是老弱妇孺,既然不能去前线,那就在后方做贡献。

以乡为单位的粮秣军需处接连成立,妇女们负责碾米、磨面、制作鞋帽军装。

女人晚上忙碌到半夜,到了天亮的时候,就会出现感人至深的一幕,她们的小车里装着各种军需,也装着自己年幼的孩子,推着去往乡村军需处。

经过乡村集中之后,再推着小车吱呀吱呀的去往镇里,送到屯粮的仓库和兵站,接下来则由民工送往前线。

按照刘瑞龙的回忆,他说妇女们推着小车排成长队,这样的场景非常壮观,也非常非常的感动自己,小孩子在车队当中打闹穿梭,婴孩在车上牙牙学语。

民工的小推车里,除了鞋帽和粮食之外,自然也有子弹炮弹和医药。

为了保障后勤道路的畅通,各个后备兵团早就开始行动,他们的任务是:配合战时勤务。

后备兵团的战士们,修桥、修路、构建通讯线路,而且要随时准备去前线,参加即将开始的淮海大决战。

刘瑞龙本人,在1948年10月份的时候,就去往华东地区,参加了华野前委会议,开始了一系列的后勤部署。

淮海战役,他功劳不在粟裕之下,指挥540万支前民工,运9亿斤粮食

我们后人写历史的时候,总是说刘瑞龙的功劳,并不在粟裕之下。而刘瑞龙自己则认为,这是在毛泽东思想的正确引领下,在野战军各级首长的出色指挥下,才赢得了大决战的胜利。

从以上这句话便可看出,刘瑞龙的性格多么谦虚,他认为功劳在首长,在苏、鲁、皖、豫、冀五省的人民群众身上。

刘瑞龙在回忆毛泽东的时候,他说每当到了关键时期,主席都会做出英明正确的决策。

在战役开打之前,中央军委就已经明确指出:这次的淮海战役,规模要超过济南和睢杞战役,包括后勤工作在内的各方面,要做好充分准备……后勤工作要依托群众、要科学调度……

中央军委下达给刘瑞龙的任务是:一百三十万人,需要三到五个月的后勤保障,无论是粮食和草料,还是装备和弹药,更要为十万到二十万的伤员治疗……

1948年11月6日开战,国军和解放军在淮海战场,展开了巅峰对决,一直打到了1949年1月10日,东边到海州,西边到商丘,南北是临城和淮河,纵横数百里的广阔战场。

正规军方面,解放军的粟裕指挥六十多万部队,国民党的刘峙指挥八十多万部队。

淮海战役当中,解放军说是六十万正规军,可如果加上地方部队,我解放军总数绝对在百万之上!每天消耗的补给和弹药,是非常巨大的!

按照刘瑞龙自己的说法,每天需要的粮食,保守估计是两百万斤,可实际上接近三百万斤,也就是说每天一千多吨粮食。以当时的社会生产力来说,以当时落后的运输能力来说,务必要五省密切配合,才能供应作战部队的消耗。

淮海战役,他功劳不在粟裕之下,指挥540万支前民工,运9亿斤粮食

枪林弹雨当中的战士,每天是一千五百吨,而后方负责运输的民工,同样需要粮食填饱肚子。

前文说过,后方部队是前线部队的九倍,所以这前后加起来,单单是粮食消耗这一项,规模都是空前巨大的。

有人问过,为啥不去山上抓野猪野兔呢?殊不知,特种作战的时候才会去打野味,如果几百万大军上山找野味,怕是会引起当地的物种灭绝……

淮海战役初期,往作战地点送粮食,倒是压力没有那么大,出现了“恢复区”和“新区”之后,再往战场上送粮食,那可真是枪林弹雨,九死一生,尸山血海……

刘瑞龙晚年回忆的时候,他说咱们没有现代化的运输工具,从后方到火线几百里路,主要就是肩膀和扁担,肩膀扛着米袋和面粉袋,扁担挑着炒熟的小米和子弹。

翻山越岭过河过沟,到了平坦的地方,畜力和人力并用,为了越过南方泽国那密集的水网,大家到处寻找船只,过河的时候根本看不见水,河面上飘满了船船。

从后方五个省份筹集粮食,从那些分散的村庄当中,把一袋袋米面送往前线,这当中可谓是千难万险!

淮海战役,他功劳不在粟裕之下,指挥540万支前民工,运9亿斤粮食

对于刘瑞龙来说,粮食的来源有多方面,战士随身带一部分,就地筹集一部分,通过战斗缴获一部分,但总体来说要靠着后勤补给,也就是后方民工的运输。

刘瑞龙在回忆录当中说,在淮海战役打响之后,战区周围的人民群众自己省吃俭用,将家里的各种物资,无私贡献给人民解放军。

那百万支前民工,来自于周边五省,大家奔赴那血肉横飞的淮海战场,闯过霜雪冒着严寒,在冰天雪地当中,留下了一串串坚毅的脚印和车辙。

越是靠近前线的地方,民工的队伍就越是壮观,放眼望去好似无边无际,这一支后勤大军,是空前罕见的。

个人的力量很小,独轮车装载的也不多,但如果百万人汇聚,百万车汇聚,真好似摧枯拉朽的钢铁洪流!

淮海战役开打之后,周边五省的老百姓纷纷忙碌了起来,以前是忙到半夜,现在则是两班倒,开始昼夜不停。

虽然村庄散落的,但后方的人民群众心与心齐,目标肯定是一致的!他们把粮食加工成米面,又制作成干粮;他们收集秸秆,制作成草料;他们悉心照顾伤员,又集中青壮年休整道路,架设电话线。

淮海战役,他功劳不在粟裕之下,指挥540万支前民工,运9亿斤粮食

毫不夸张的说,各村都是被服厂,人人支援解放军!如果把这些村民都算上,那数量可不仅仅是千万那么简单了,正如同那句经典名言: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

支前民工每当得知打了胜仗,跑得就跟运动员一样,将后勤补给送给前线浴血奋战的勇士。

从战斗打响那天开始算,到11月11日的时候,我解放军包围了碾庄,黄百韬兵团成了铁笼里的狮子,打了整整十一天!也就是到了22日捷报传回后方:全歼黄百韬军团!

在十一天的激战过程当中,因为刘瑞龙做了充足的准备,所以后勤供应非常顺利,和预料当中的一样,并未碰到让人发愁的困难。

虽然说后勤进展顺利,但刘瑞龙只感觉肩膀上的责任越来越重,因为国民党的溃兵越跑越远,而我们解放军自然越追越远,后勤运输线越拉越长,困难随之出现。

战役的顺利程度,超出了大多数人的预料,战士们扛着枪急行军,而民工挑着扁担推着车,自然是跟不上的。

战争分为前方和后方,这也就出现了前后脱节,用军事术语来说,也就是:前松后紧。

在激战的过程当中,前线的粮食弹药消耗非常快,后方暂时又供应不上,但大规模的战斗仍旧在持续。

个别部队,已经出现了粮食短缺,一天只能吃一顿饭,而且还是稀饭煮青菜。

刘瑞龙身为后勤司令,紧急增设五个粮站,地点分别是枣庄、韩庄、台儿庄、郯城、新安镇,而且每个站点的食物,最少要能够供应部队五天所需。

淮海战役,他功劳不在粟裕之下,指挥540万支前民工,运9亿斤粮食

维持五天,这四个字说起来容易,可做起来就太难了,刘瑞龙在这关键时刻,紧急去周边的临战区筹集粮食,发动战区周围的老百姓,动员所有可以动员的力量,就连去前线的医疗兵,担架当中也要抬着粮食。

刘瑞龙很快就在山东和江苏,动员几十万的民工,去往前线抢修公路和铁路,又在水乡泽国当中,开辟出水上运输线。

在这关键时刻,洪泽湖、南阳湖、微山湖三大水域的渔民和船工,开着他们自家的船只,紧急支援战场,将一船又一船的粮食,送到了粮站当中。

以很多史学家的角度来看,这场战役是大规模集团作战,是我军第一次在极短时间当中、为前线大兵团提供后勤保障。谁也也抓不住规律,更没有值得参考的经验,后勤难度并不比前线作战低多少。

随着战役的继续,每当前线传来胜利的消息,就会有一批又一批的老百姓,加入到支前大军的队伍当中。

单单是支前民工的数量,很快就达到了140多万!因为一直追不上部队,大家身上的食物很快就吃光了。

虽然车上装着几百斤的粮食,但整整140万人,没有拿车里任何一粒米!任何一把面!这感人的一幕,也正是那个大时代的缩影。

淮海战役,他功劳不在粟裕之下,指挥540万支前民工,运9亿斤粮食

民工去前线的时候,穿过枪林弹雨将粮食送达部队手中,当他们回去的时候,又会把伤员带走。

因为战役的规模越来越大,后勤民工的任务越来越重,经过综合考量商议之后,刘瑞龙又动员了六十万老百姓,加入到民工的队伍当中。

刘瑞龙当时做过估算,一百万的民工加上骡马,粮食和草料的消耗,高达500多万斤!

而前线的作战部队,他们作战携带的补给,只够三天的使用。

为了快速解决前后脱节的难题,刘瑞龙彻夜不眠,又开辟十几条水陆后勤补给线,紧急增加一百多处粮站和兵站,紧急增加十座医院。

刘瑞龙的后勤体系,自上而下分别是:一线围绕补给站,打到哪里就把补给站建设到哪里,各纵队设立总站,各师级作战单位设立分站。

这时候,油和盐又成了大问题,刘瑞龙立刻去找我党的贸易部门,紧急设立专门的油盐站,站点最少要有三千多斤的油盐储备。

这些油盐站,是我党贸易部门所成立,每个站保持有3000—5000斤的油盐,卖给部队的时候,按照当地价格的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五十不等,进而保障战士不仅能吃饱,更要吃得可口。

刘瑞龙在回忆录当中说,后勤部队非常复杂,日常生活当中,我们吃的青菜、烧火用的干柴,自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对于前线的百万大军来说,小小的菜叶都来之不易。

后勤方面,参加支前作战的,可不仅仅只有农民,还有各省的工人,负责技术性较强的后勤作业。

淮海战役,他功劳不在粟裕之下,指挥540万支前民工,运9亿斤粮食

广大工人,不眠不休的生产各种战争物资,还紧张有序的,抢修交通设施,保障了铁路顺利通车,公路畅通无阻,桥梁安全稳固。

就在刘瑞龙紧张工作的时候,前线一次次传来胜利的消息,部队高歌猛进。

11月23日,打响了淮海战役的第二阶段,两大野战军对决杜聿明的三个兵团,分别是邱清泉所部、李弥所部、孙元良所部。

激战打到11月30日,打得敌人仓皇溃逃,我军在12月4日的时候,重兵包围“青龙集”和“陈官庄”两地。

在12月15日的时候,中野又传来捷报,在双堆集围歼黄维兵团。

以上是前线部队的作战情况,而后勤部队在这前后四十多天的时间里,表现又如何呢?

第一步,再动员二十万民工。解决货币混乱。

第二步,尽可能多的增加兵站、粮站、和医院。

第三步,在激战之后,立刻修缮运输线,务必保证铁路、公路、水路的畅通。

第四步,增加通讯技术人员,务必保证长途电话的畅通。

第五步,尽快解决货币混乱。

对于淮海战役第二阶段所遇到的难题,刘瑞龙这样说:“战场不是豆腐块,豆腐块是直来直去的,战场上的双方兵力,那是犬牙交错的。”

意思就是,第二阶段的战场环境,要比第一阶段复杂了很多很多。

淮海战役,他功劳不在粟裕之下,指挥540万支前民工,运9亿斤粮食

敌人的火力又非常凶猛,而我军的刘瑞龙,要想方设法打通后勤保障的最后一公里,客服第二阶段复杂的战场环境。

第二阶段的战斗打响之后,前后脱节的现象更加严重,前线作战的官兵吃不饱肚子,后方的各类补给却堆积如山。

在这无比危急的关头,刘瑞龙那犀利的目光,望向了成千上万的战俘。

经过教育之后,刘瑞龙将这些国军的战俘,编入了后勤保障的行列,因为时间过于紧急,衣服和鞋子根本来不及换。

为了避免发生误伤,刘瑞龙将这些国军的战俘,打散之后编入各运输部队,同时紧急通知后方,以最快速度送来解放军的军服,优先送来军帽和鞋子,做到敌我区别。

敌人随即派出小分队,潜入我军的后方,妄图破坏公路和铁路,阻塞水陆航运。

淮海战役,他功劳不在粟裕之下,指挥540万支前民工,运9亿斤粮食

(淮海战役担架大队)

相比于第一阶段,敌人在第二阶段撤退的时候,炸毁了大量的桥梁。

刘瑞龙顾不上休息,亲自调兵遣将,抢修六百多座桥梁。工兵联合广大工人,为解放军部队的顺利通行,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徐州是战略要地,我军于12月1日解放了这座城市之后,刘瑞龙在后方的压力,才算是有所缓解。

以前是通过人力运输,而今通过铁路运输,便可从济南调运大量的粮食,直接送往徐州。

对于后勤保障来说,铁路运输实在是太重要了,举例来说:前线缴获的装备,直接就可以通过铁路,分发到我军的各级作战部队。

刘瑞龙说:“徐州解放之后,我们缴获了5.5万发炮弹,520余万发子弹,10多万斤炸药……”

再有就是通讯设备和粮食,都可以通过铁路运输,为前线部队解燃眉之急。

紧接着,淮海战役进入了第三阶段!

双方于12月16日开始激战,我军经过二十多天的休整,正是兵强马壮的时候,打到了1949年1月6日的时候,向国民党杜聿明所部展开总攻,整整打了四天,我军大获全胜。

在这第三阶段当中,我军后勤部队在那凛冽的冬季,朝着敌人高喊:“蒋军兄弟们,快跑过来,解放军宽待俘虏,大米饭、白面馒头尽你们吃饱!”

在包围敌人的情况下,食物成了武器,至少算作是攻心战的武器,让对面的国君士兵深刻体会到,我军优待俘虏的政策。

刘瑞龙说:“前后加起来有一万四千多名国军,来到了咱们这边,吃上热腾腾的饭菜和猪肉。”

1949年1月10日,淮海战役打了整整六十五天,以我军的完全胜利而告终,歼敌五十五点五万人。

淮海战役,他功劳不在粟裕之下,指挥540万支前民工,运9亿斤粮食

(淮海战役烈士纪念塔)

文章写到最后,笔者个人想说:

淮海战役的后勤保障,是历史上罕见的,周边五个省份,全力支援淮海战场,单单是随军民工的数量,就高达两百五十五万。

而短线短线民工的数量,超过了五百万人!民工用落后的人力车、肩膀、扁担、将五点七亿斤的粮食,送到了前线战士的手中!

而且在这些民工当中,又有十万壮士参加解放军,直接参与作战。

为了避免敌人破坏后勤,又组建了一百三十多个民兵团,保护咱们的后勤补给线,帮助正规军看管俘虏。为了避免尸体腐烂引发疾病,他们又负责清扫战场……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文史号):淮海战役,他功劳不在粟裕之下,指挥540万支前民工,运9亿斤粮食

(浏览 71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