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部队的故事:军事大比武,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老部队的故事~146

军事大比武

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徐新华

1963年1月25日,在江苏镇江召开的全军基础训练教学方法现场表演会上,罗瑞卿总参谋长亲临现场,并题词“思想作风力求做到好上加好,战术技术务必讲究精益求精”。
从此,一个群众性的学习郭兴福教学方法,轰轰烈烈的大练兵运动开展了。当时连首长把我从100团9连一排2班副班长调任三排8班英雄班当班长。8班是英雄班。老班长杨伯钊在抗美援朝七六三阵地战斗中,为守住阵地,怀抱手雷。
我这个长期担任营建、施工的“傻小子”突然转向军事训练,而且要求在短时期内带领全班参加军、军区军事大比武,困难着实不小。幸好连长赵光喜同志亲自担任我们班夜间小组进攻战斗的教学。在时间十分紧迫的情况下,我们班在淮阴郊区刘庄,采取封闭式训练。
老部队的故事:军事大比武,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通过认真学习毛主席关于“在全军普及‘尖子’经验”指示,作了思想动员,大家感到郭兴福教学法出在我们团,我们有责任、有义务、有志气把训练搞得更好。训练中,认真学习郭兴福教学法,根据班里新老战士基础不一、领会理论快慢不一、掌握战术、技术动作准确程度不一的实际,结合夜间小组进攻战斗的特点,经过三个月集中训练,尤其通过对郭兴福六大练兵之道的实践,练兵的目的性明确了,练兵的积极性增强了,练兵的有效性提高了,练兵的规律初步掌握了。
由此,练兵场上越练情绪越高,越学兴趣越大,极大地激发练兵热忱。在夜间小组进攻战斗中的偷袭阶段,都能熟练地破坏、排除敌人设置的各种障碍。对1.2米的一列桩铁丝网,在全副武装的情况下,只要一手支撑桩上,一跃而过。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遇上五米多宽的外壕,只要在壕上架设一根竹竿,全班同志都能做到迅速肃静地通过。一旦被敌人发现,即偷袭转为强攻,强行以撑杆跳通过外壕向敌纵深发展。表演内容环环相扣,演习科目高潮迭起。

当时我本人练就的撑杆跳,可在半空中单手操冲锋枪向敌人实施射击,最远可跳9.23米。全班的夜间实弹射击,命中率达98%以上。五月份,我们班以夜间小组进攻战斗科目参加了由军组织的军事大比武。李德生军长观看表演后,给予很高的评价, 说今晚我看到了一位36岁老连长通过学习郭兴福教学方法,带领一个班圆满完成夜间小组进攻战斗科目的教学和夜间克服敌障碍的实况,值得在全军推广。军委表彰赵光喜连长和“杨伯钊”班,给荣记集体二等功,同时被师列为训练突出的尖子分队。
当年夏天,我们班以100团九连一班的名义,参加了军区组织的南京白水桥军事大比武。当时为什么要改班名,至今不得而知。为保证教学质量,组织上将徐盘荣同志从四连七班调任九连一班并担任教学。为了熟悉表演场地,我们提前七、八天进点,为使每天训练场地落到实处,十点半吃中饭,先前占领场地。
当时正值三伏天,酷暑难熬,个个汗流浃背,衣服背上天天一层白白的盐花。在返回营房的路上,一曲旋律欢快的《打靶归来》、《郭兴福教学法实在好》,又把大家的情绪推向高潮。这次军区推广郭兴福教学法现场表演会上,由军区所属各军军长、省军区司令员、东海舰队司令员和所属院校领导干部以及部分尖子分队二千多人观摩了我们班的表演。
军区王必成副司令员亲临现场,赛后来到我们班跟前,看望了全体同志,鼓励大家谦虚谨慎、再接再厉。俗话说:“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大家的努力下,此次军区军事大比武我们班又荣获了集体二等奖。
不久,我们班又奉命在江苏盱眙县参加了全军尖子分队普及训练。根据上级指示精神,由我们班承担普及单兵防御课目。当时班长和班里部分人员作了调整。我以领队的身份,仍留下来指导全班训练。我深知新人、新课目的训练难度,因此在认真学习、深刻领会郭兴福教学法基础上,我详细制订了每阶段的训练任务、目标、要求,从而对调动练兵积极性、保持练兵热情、提高训练水平起到关键性作用。
老部队的故事:军事大比武,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经过短短一个多月时间训练,虽然在教学方法及战术、技术上有长足的进步,但自己心里还是觉得没有“底”。一天,军长李德生来盱眙视察普及训练工作情况,专程观看了我们班单兵防御课目的汇报表演。观看后,李军长高兴地说:“只有运用了郭兴福教学法,你们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取得这么好的成绩!李军长还专门接见了我们班全体同志,详细询问班里有几个党员啊?班里出了几个干部啊?离开连队驻地班里的生活保障怎么样?我作了一一回答。
这年十月,在召集全军尖子分队的一次会议上,李军长在总结前阶段普及训练情况时,突然点名,徐新华班来了没有?我立即起立“到”,李军长接着说:“你们班在普及尖子训练中,搞得不错嘛!仅用了一个多月时间,你们所普及的单兵防御课目训练水平超过原尖子班”。我立即回答:“离首长的要求还相差甚远,我们会继续努力,决不辜负首长的期望”。

十二月的一天,我们进行正常的训练,那天由我任教。教学中,向大家提出在防御战斗中怎样减少伤亡问题,大家正开动脑筋、献计献策时,我们营新上任的王金寿副营长来到训练场,大家都感到比较突然,我立即下达口令:“停止操练、”“立正”。向副营长报告后,大家围绕副营长坐了下来,聆听他的指示,副营长寒喧几句后,就宣布:“徐新华同志为100团九连一排长,少尉二十一级,晋升时间从一九六四年七月起算”。同时他还给我带来了少尉军衔的领章,要我立马挂上。
像我这样穷人家的孩子,竟当上了一名基层军官,真是连做梦也没有想到!激动的心情,难以用语言表达。可以说,军事大比武,培育了一批人,改变了一批人的人生轨迹。不日后,连队事务长给我送来了半年薪金。少尉正排级每月薪金66元,半年六个月共计396元,减去已领取的五个月上士津贴费90元,补差额306元。从来没有拿到过那么多钱的我,怎么办?当时我的家境极其贫困,补贴家用,不正是件天大的好事吗?
在这期间,我们班除参加军、军区军事大比武外,在原有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全面进行了战术、技术、共同科目和昼夜间的科目训练,使战术、技术做到配套成龙,运用自如。
其间,我们班奉命在军所属师、团巡回表演二十余场次,博得了各级领导和战友的好评。在一片赞扬声中,我没有沾沾自喜,更没有盛气凌人,而是清醒地发现自己还有教学中存在的不足,必须深入挖掘发展潜力,不断提高教学水平。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当年的小小成绩虽不值一提,但可自励自慰,感受军营人生虽然短暂,但自己没有虚度。
(感谢杨荣标战友供稿)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维克音乐小屋):老部队的故事:军事大比武,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浏览 20 次, 今日访问 8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