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保密与保护的故事

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保密与保护的故事

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保密与保护的故事,这是一个关于1949年前夕如何秘密营救民主人士的故事。你将会看到一些熟悉的名字,看到他们的生命安全曾遭受多大的威胁,迎接他们的是怎样残酷的困境,而他们是如何在围捕之下逃脱,又是如何保护其他人,真实的历史远比任何影视剧都更动人——

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保密与保护的故事
时近1949年,解放战争决战正酣,避居上海的政坛名人骤然成为关注焦点。
1948年中共中央发出“五一口号”,号召全国各地的民主党派、民主人士去解放区参加新政治协商会议。符定一等潜出平津,沈钧儒、章伯钧、谭平山、蔡廷锴从香港秘密北上,上海这边还有宋庆龄、张澜、黄炎培、罗隆基、史良等众多著名的民主人士暂时未动。国民党的军警宪警们严防死守,加紧了对这些沪上名人的监视。
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保密与保护的故事
解放前上海,苏州河近外滩水域

黄炎培宴中失踪

1949年元旦,南京的蒋“总统”发布一份“新年文告”,提出议和要求。同时,西柏坡的毛泽东也发表了一篇“新年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1月4日,蒋介石来到位于南京傅厚岗的副总统李宗仁官邸,当面提出引退。
1月5日,美国大使司徒雷登的私人顾问傅泾波看望李宗仁,代表美国大使征求意见。1月8日,蒋介石派张群约黄绍竑,乘专机到武汉与白崇禧商讨引退之事。白崇禧当机立断,派黄绍竑乘专机到香港接李济深,企图让“二李”共同主持大局。黄绍竑匆忙赶到香港,却得知李济深已经北上解放区!
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保密与保护的故事
李济深
1月17日蒋介石辞职。“代总统”李宗仁一上台就派甘介侯博士带巨款去上海,恭请社会名流出面推动和谈。可是却到处碰壁。原来大家都要看看,这位代总统是否真有和谈的诚意。2月8日李宗仁亲赴上海,终于请出邵力子、颜惠庆、章士钊、江庸四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以“上海和平代表团”的名义同共产党谈判。
眼看政坛名人纷纷转向共产党,蒋介石下令盯紧上海。香港那些左派人物早晚要北上拦不住,上海这些中间派就成了风向标,如果他们再北上,国民党就彻底孤立了。
其实,此时的上海民主党派人士,也早已不再持中间立场,大家都是反蒋派了。民革组织的“京沪暴动”计划,正在酝酿之中。
1948年1月李济深在香港组建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把策反国民党军队作为民革的工作重点。李济深在白绢上书写任命书,缝在交通员衣襟中送出,任命杨杰为西南军事特派员,任命王葆真为东南军事特派员。1949年1月,王葆真制定了一个“京沪暴动计划”。他是国民党元老,早年参加同盟会,民国初年是参议院议员,抗战中是国民参政会参政员。
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保密与保护的故事
1949年,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上海市临时工作委员会部分成员名册(上海市档案馆藏)
南京和上海两地的民革组织积极活动,在军警界联络多人。到了1949年初蒋介石下台的时候,大家认为时机已经成熟。京(指南京)沪两地分别制定了暴动计划,又在上海串联,计划京沪两地同时发动,一举拿下两城,扣押李宗仁等军政首脑,迎接解放军渡江
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保密与保护的故事
百万雄师冒着猛烈的炮火横渡长江
(上海市档案馆藏)
国民党政权风雨飘摇,各路豪杰纷纷起事,民革、民联(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都在准备暴动。可是,京沪两地的民主党派组织擅长社会上层交往,地下活动则不够谨慎。南京民革的联络点设在吴士文家,吴家住在大杂院里,院里住户多是公务员,也有特务。2月初的一天,民革和民联成员在吴家聚会,被卫戍司令部全部逮捕。南京民革负责人孟士衡带着暴动方案去上海汇报,特务也随之赶往上海追踪。
上海的特务更加老到,他们找到一个国民党老人,声称南京李代总统要同共产党和谈,需要找孟士衡去疏通。这老者虽不知孟士衡在搞暴动,但也不肯轻信来人,就说要先找孟士衡征得同意。就在老者只身去找老朋友孟士衡的时候,特务悄悄跟踪,那老者刚从孟家出门,特务就进门抓捕了孟士衡!
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保密与保护的故事
1981年,江苏省徐州市革命委员会关于追认“民革”成员孟士衡同志为革命烈士的批复(上海市档案馆藏)
顺藤摸瓜,国民党特务又抓获王葆真等十几名京沪暴动负责人,还逮捕了参与密谋的军警数百人。3 月初,京沪暴动的新闻铺满报纸。
王葆真被捕前,不顾个人安危,先销毁了身边的秘密文件。这些秘密文件里不但有民革的暴动计划,还牵扯到一个共产党的高级情报员——时任国防部作战厅长的郭汝瑰。郭汝瑰拿到国民党最高当局的最新作战计划后,急于交给中共组织,可当时郭汝瑰的上线任廉儒不在南京。为了尽快把紧急的军事情报交到中央,郭汝瑰通过关系寻找渠道,这份情报就到了王葆真手里。

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保密与保护的故事

郭汝瑰


王葆真看到这份绝密情报,判断这肯定来源于打入最深的情报员,他向送情报的人表示,一定会把情报送上去。送不到也不会泄密,保证用自己的生命掩护这个同志!
王葆真果然做到了。受尽酷刑,也没有交出秘密。
组织上也在营救王葆真。民革主席李济深、中共副主席周恩来,分别致电李宗仁,要求释放王葆真等人。李宗仁正要同共产党和谈,赶紧下令把人押解南京。只要离开上海特务部门的控制,李宗仁就能够下令释放王葆真。
可惜,李代总统的权威走不出南京城,上海的汤恩伯不理南京只服溪口的蒋介石。而蒋介石并不愿意收手,他的黑名单上还有更多人的名字。
国民党特务对上海名人痛下狠手,这未免坏了上海滩的老规矩。坐镇上海滩几十年的青帮大佬杜月笙对此有所不满,他虽曾在1927年帮蒋介石诱杀共产党总工会主席汪寿华,但1933年也曾掩护共产党将军陈赓养伤。青帮也懂政治,也会政治投机。
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保密与保护的故事
中共上海地下党绘制的国民党政府
在上海的军事、经济重要据点分布图
(上海市档案馆藏)
蒋介石下达的黑名单,杜月笙也知道。杜月笙看见名单中有一个重量级人物的名字——黄炎培,就暗中知会了黄老。
黄炎培虽然不是高官富贾,却是上海工商界德高望重的人物。他举办职业教育社,多年来培养的学员遍布上海工商业,桃李满江湖。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成立时,三党三派里就有黄炎培的职业教育社一派,大家公推黄炎培为民盟主席。
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保密与保护的故事
黄炎培(上海市档案馆藏)
黄炎培一人横跨三界,上海的教育界、工商界、政界都认这个人物,工商界中青帮弟子很多,杜月笙也尊敬黄炎培。现在老蒋居然要对黄炎培下手,杜月笙当然要卖黄老一个面子。
蒋介石下台,上海特务一时慌乱。黄炎培利用这个政治空档期,以庆贺生日为名,大宴宾客三天,制造混乱气氛。2月14日,他假借购物,带着夫人去永安公司购物,前门进,后门出,甩掉特务跟踪的汽车,转移到女儿家居住。第二天又化装登上中共地下党安排的船只潜逃香港。3月14日,黄炎培自香港乘船北上,到达北平的时候,正赶上前来欢迎他的毛泽东。
中共中央从西柏坡移驻北平,3月25日在西苑阅兵,中共领导人和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欢聚一堂。毛泽东住在香山的双清别墅,迎来的第一个客人就是黄炎培。
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保密与保护的故事
1946年,上海市警察局卢湾分局关于黄炎培和共产党往来的情报(上海市档案馆藏)
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保密与保护的故事
1949年9月,黄炎培在全国政协一届一次会议上发言

史良幸运脱险

1949年4月,解放军胜利渡江,拿下南京,兵锋直指上海。蒋介石不顾退隐的承诺,直奔上海督战。
蒋介石召集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上海警察局长毛森和幕后的保密局局长毛人凤训话,严令他们把上海的黄金白银全部运送台湾;同时按照秘密名单,把宋庆龄、张澜、罗隆基、史良、刘鸿生、杨虎等所有知名人士都带到台湾。不去台湾者,就地正法
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保密与保护的故事
“飞行堡垒”装甲车
死寂的上海到处响起刺耳的警报,人称飞行堡垒的装甲车包围各大学,全副武装的军警从四面八方分割街区,全市大搜捕开始了
城外,解放军重兵围困;城里,军警宪特日夜搜捕;上海成了恐怖的城市!
上海警察局局长毛森是毛人凤的本家侄子,一向心狠手辣,上海人称“毛骨森森”。毛人凤又加派保密局行动处处长叶翔之到上海督战。沈醉、叶翔之、毛森号称军统三大杀手,其中两人在上海展开了杀人竞赛。街头巷尾到处张贴通缉史良等人的通缉令,“一人不报,全家杀绝!一家不报,全里杀绝!”的标语面对着居民住宅……
就在上海民主人士生死存亡之际,周恩来电令上海局:全力保护和营救宋庆龄、张澜、罗隆基、史良!
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保密与保护的故事
左起:罗隆基、沈钧儒、张澜、左舜生、史良、章伯均合影
宋庆龄在国民党内一直坚持联俄联共,令蒋介石十分嫉恨。戴笠和沈醉多次商讨暗杀计划,打算制造车祸把宋庆龄撞成植物人。高级防弹车都准备好了,戴笠却迟迟不敢下令动手。孙中山夫人被刺必将引起国内外震动,蒋介石也顾虑追查到自己。
对于其他人,特务就没有多少忌惮了。保密局行动处长叶翔之负责追捕史良,上海警察局长毛森看押张澜、罗隆基,两大杀手双管齐下。

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保密与保护的故事

位于武定西路的史良旧居

史良女士是全国闻名的大律师,又是民盟的重要领导人,社会关注度极高。这些日子,她已经得到地下党的通知,正在四处躲避追捕。
史良大律师的住宅是个楼房院落。这天夜里,一辆吉普车和两辆卡车飞驰而来,便衣特务下车就包围了住宅。特务进门,见人就抓,逢人就打,小院里到处哭嚎,一片混乱,但找不到史良本人。叶翔之亲自出动,抢走史良的高级轿车,又到史良的亲友家追踪。

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保密与保护的故事

庆龄与史良(右)

这是一幢上海最普通的石库门房子,史良躲在二楼,偷偷向外张望。所幸,这一带很安静。突然,对面房子的一群鸽子飞了过来,公然停在史良的窗前。史良爱怜地看着鸽子,用饼干渣喂食。
楼下突然敲门,史良忙躲避起来。只听楼下说:“区长啊!您怎么大驾光临……”
“我来找我的鸽子。”
史良忙把鸽子轰跑!
楼下还说:“刚才我看见你们楼上有个女人。”
“那是我姐姐,串门的。”
“现在交往要注意的……”
楼上,史良立即拿起提包,她知道这区长分明是个特务!他走后,史良提着一个小包匆匆出门……不一会儿,叶翔之驾驶着史良的轿车就在房前急刹车!
黄炎培走了,他的儿子黄竞武还留在上海。叶翔之抓不到黄炎培、史良,就拿他们的亲属报复,不但抓捕了史良的七名亲戚,还逮捕了黄竞武。
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保密与保护的故事
中华工商专科学校致黄炎培关于其子黄竞武牺牲一事的慰电(上海市档案馆藏)
黄竞武是民建中央干事,又是民盟成员,他利用中央银行稽核专员的身份,收集了上海四大银行的绝密金融情报,还发动各金融机构的民建、民盟成员保护银行财产,抵制国民党偷运。
就在黄竞武被捕前夜,中共秘密情报电台的报务员李白也被逮捕。叶翔之严刑拷打李白,李白宁死不屈。叶翔之又拷打黄竞武,直到打断他的胳膊,黄竞武还是宁死不屈!
面临必败的下场,特务更加残忍。上海解放前夕,民革的孟士衡、吴士文、肖俭魁,农工民主党的曾伟、虞健等都因策反活动暴露而被杀害,民主党派干部黄竞武被活埋,共产党情报人员李白被枪杀,史良的亲友则幸运地在押赴刑场的路上被解放军营救。同时被判死刑的王葆真因暂缓执行,在提篮桥监狱里熬到了上海解放。

老张澜的惊险时刻

史良跑了,不能让张澜再跑掉。这次由毛森布置,担任警备区稽查大队大队长的军统特务聂琮负责抓捕张澜、罗隆基。
聂琮带领四十多个特务包围了张澜所在的虹桥疗养院,将要动手之际,才想起自己是直接执行毛森命令,还没有和警备区打招呼,而稽查大队副大队长阎锦文就是警备区周副司令的亲信。为了不影响自己的前程,聂琮还是给阎锦文打了一个电话。
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保密与保护的故事
上海虹桥疗养院(上海市档案馆藏)
阎锦文接到电话后立即赶往虹桥疗养院:“大队长,都这个时候了,不抓紧时间安排家眷,看管疗养院干什么?”
“没办法。”聂琮叹气,“毛森总是把得罪人的事情交给我。”
“没关系!”阎锦文豪爽地说,“大队长有什么难处,尽管交给兄弟。”
聂琮、阎锦文带领特务,把张澜、罗隆基集中到206病房。聂琮礼貌地敬礼:“张先生,罗先生,李代总统派在下来保护二位。”
“李宗仁都不知去向何方,还来保护我们?”张澜不信,但并不吭气。
聂琮和气地说:“请二位跟我走。”
罗隆基忍不住说:“我们哪里也不去,就留在上海!”他已经派人联络美国驻上海领事馆,请美国人常来探望,震慑国民党特务。
“上海很危险。”聂琮恐吓,“保密局根本不听代总统的,要抓你们去台湾呢!”
这下罗隆基慌了,望望张澜,张澜昏花的眼神与罗隆基交流时却突然放射电流!罗隆基顿时醒悟这人在欺骗,也闭目不理。
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保密与保护的故事
张澜(上海市档案馆藏)
眼见二人不为自己的谎言所动,聂琮凶相毕露,喊道:“来人!”高大威猛的阎锦文带人闯了进来,张澜、罗隆基此时全明白了……
特务们正要动手,一个医生进屋了。医生严肃地说:“病人正在休养,请勿打扰。”
聂琮顿时就要发作,阎锦文却故作严厉地对医生说:“张澜先生和罗隆基先生都是政府保护的重要人物,留在这儿你们能负责吗?”
医生迟疑一下,勇敢地说:“我是这里的副院长,一切由我负责。”
阎锦文附耳对聂琮说:“留下几个弟兄看守,这两个文人也跑不了……”见聂琮犹豫,他立即冲副院长喊,“签字保证!”
这位副院长郑定竹是张澜、罗隆基的主治医生,一直同情他们的民主活动,他果断地说:“我以身家性命担保!”其他医护人员也随同签字。阎锦文一把抢过担保书,就拉着聂琮走了。
张澜处境危险,上海地下党也在想尽方法营救。熟悉上海军警情况的周幼海建议,组织一支武装打进虹桥疗养院抢人!又怕伤及张澜,打算说服稽查大队的副大队长阎锦文放人。
大家正在苦思对策,中央另有部署:营救张澜的任务交给吴克坚。
吴克坚有自己独特的情报方式:争取敌人营垒的重要人物,使其整个系统为我服务。这次营救,吴克坚瞄准了杨虎。
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保密与保护的故事
杨虎(上海市档案馆藏)
杨虎任国民政府监察委员,周恩来对他颇为了解。虽然1927年时杨虎是蒋介石捉拿周恩来的干将,但蒋介石后来又过河拆桥剥夺这位弟兄的实权,杨虎就与蒋介石离心离德,而秘密接触共产党。1945年毛泽东到重庆谈判,杨虎曾当面警告戴笠不准暗害。
杨虎身边还有个宠爱的如夫人田淑君,这个女人虽然是军统安插在杨虎身边的钉子,却一心为杨虎的前途着想。她与锦江饭店的女老板董竹君是密友,而董竹君又是吴克坚的情报来源。
通过董竹君、田淑君的关系,吴克坚登门拜访杨虎。共产党交付的营救任务,杨虎认真落实,从女婿周力行联系到了阎锦文。
聂琮也来找阎锦文,这些天来,毛森疯了似的抓人杀人,根本不考虑后路,聂琮正安排家眷逃亡,又接到毛森要干掉张澜、罗隆基的命令。阎锦文豪爽地把这个得罪人的差事揽了下来。聂琮又叮嘱,这两个是知名人士,不能造成社会影响。毛局长要求,用麻袋把他们装起来投入黄浦江,一定要在撤退前完成任务。
聂琮一走,阎锦文立即给杨虎打电话请示,可杨虎已经躲起来了。阎锦文又给田淑君打电话,田淑君急忙告诉阎锦文,中共要求立即营救张罗二人,要阎锦文务必于当晚把二人送到杨虎的住宅。
阎锦文带人再闯虹桥疗养院,上来阻拦的医护人员都被蛮横撞开。进入张澜、罗隆基的房间,阎锦文立即摒退众人,关上门小声说:“杨虎先生派我来营救二位。”可罗隆基不信!阎锦文急得够呛,又说:“你们可以打电话!
罗隆基打通田淑君电话,才半信半疑地跟随阎锦文出发。
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保密与保护的故事
1949年被国民党政府软禁在上海虹桥疗养院的张澜(中)、罗隆基(左)
押解两人的囚车嚎叫着冲出疗养院,在上海的街道上风驰电掣。可是,在一道作战工事前被全副武装的士兵拦住!阎锦文从驾驶室里伸出脑袋喊道:“警备司令部押解要犯枪毙!”
囚车被放行了,飞速驶向环龙路,杨虎住宅的大门应声而开,里面的守卫者全换成了解放军的便衣侦察队。这里已是上海地下党的秘密指挥部,一个提前解放的小解放区。此刻,张澜、罗隆基身心俱安。大家想起齐燕铭在延安创作的一出平剧——逼上梁山。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十天前牺牲的黄竞武,后由人民政府追认为烈士。在中国人民的解放斗争中,民主党派人士与共产党人的鲜血流在一起。无论是共产党员还是民主党派成员,都为新中国作出了杰出贡献!
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保密与保护的故事
1949年10月9日,毛泽东与张澜在全国政协一届一次会议上亲切交谈
 
 
来源:微信公众号:档案春秋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作家文摘):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保密与保护的故事

(浏览 4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